《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五十五章駐軍司令


    第四百五十五章  駐軍司令

    “曾書記,豐華紙業在我市勤儉鄉投資建廠五年多以來,因為他們沒有采取任何淨化措施,造紙廢水直接排放到河中,對當地環境造成了重大汙染,使當地河水濁黑惡臭,水草不生,魚蝦滅跡,蚊蠅叢生,蛆蟲遍地,嚴重威脅附近居民的身體健康,同時對當地農田灌溉和人畜飲水也造成了極大的危害。當地村民屢次找到該企業協商解決問題,卻被企業反咬一口,說他們無理取鬧,想要訛詐他們!”說著許立特意加重了訛詐兩個字,又看了看閆海德。

    曾益聽後也是一皺眉,道:“已經有五年多了,那當地村民現在生活狀況怎麼樣?對他們都造成了什麼影響?”

    許立歎口氣道:“五年多以來,當地安民村一千餘口人,已經因患各種癌症死亡四十餘人。就在我帶人到當地進行調查時,一個年僅三歲的孩子竟也患上了肝癌!其餘身患痢疾、腸炎、疥瘡等疾病的更是數不勝數!可以說豐華紙業已經成為一顆毒瘤,到了非要鏟除的時侯了。”

    “你們能確實村民患病與企業排汙有直接關係嗎?”曾益還是有些不放心的道。如果不能證實兩確實存在必然聯係,冒然通緝齊豐,必然會造成惡劣影響。

    許立當然明白曾益的意思,解釋道:“目前還沒有證實,不過相關水樣已經送省有關部門進行檢查,很快就會有結果。不過我市環保部門已經查明該企業排放的汙水確實不合標準,所以才會對企業廠房進行查封。可誰知道工廠的工人竟然無視法律,當夜就擅自啟封,恢複生產。在民警進行勸阻時,這些工人不但不配合,還用汽油自製燃燒彈與民警對峙,而在民警們將所有工人抓捕後,據他們交待,這一切都是齊豐在背後指使的,所以我們才會拘留工廠工人,並通緝齊豐!”

    聽了許立的解釋,曾益鬆了口氣,看來許立還是那個自己熟悉的許立,謀而後動、辦事滴水不漏,根本不會給其他人任何把柄。聽許立這麼一說,拘留工人、通緝齊豐,一切都是合情合理,更是符合相關法律規定的。不過這時大家看向閆海德的目光卻不太對勁了。

    通過剛才的對話,大家都明白閆海德與那個齊豐之間必然有著聯係,不然閆海德也不會幫著齊豐說話。可現在事情真象大白,就連郭曉鬆都有些在心暗怨閆海德有些白癡,竟然會為這種人出頭。

    沒等其他人開口,在常委會上一向不主動發表意見的鬆江軍分區司令員王道平突然道:“各位同誌,我的祖輩也是普通的農民,對於農民我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我們不能因為袒護齊豐這些老板就置這些農民於不顧,對於齊豐這種人一定要盡快將其緝拿歸案,給村民們一個交待!許書記,如果需要我們駐軍配合你們抓捕,我們一定全力以赴!”

    王道平這話剛一出口,不僅是閆海德楞住了,就連曾益也楞了一下,暗中猜測:許立什麼時侯又與王道平搭上關係了?這小子在政壇混得如魚得水,這下子又有了軍方支持,他的前途真可畏是不可限量啊!

    可他們那知道,就連許立也是吃驚不小,沒想到王道平會主動支持自己,難道是因為鄭雷?還是因為胡老爺子?不過這時侯能有人支持自己,又是向來不太參與政事的王道平,卻更顯得珍貴。

    這下子連閆海德也不敢再說什麼。眼看著此時在坐的十一位常委,除了郭曉楠與自己稍微親近一些外,其他人就差沒在頭上刻上字,旗貼鮮明的標明支持曾益、許立了。而且要是自己再這麼無所謂的與許立糾纏下去,丟人的隻能是自己,到時恐怕連郭曉楠都要對自己避而遠之了。

    而且連平時不開口的王道平都開口了,自己雖說在省有人幫扶,可卻從來沒有跟軍隊打過交道,實在是不清楚王道平的底細,更不清楚這其中的水有多深。

    許立忙向王道平道:“謝謝王司令的支持,我想目前有民警配合就應該夠了,相信很快就可以將齊豐緝拿歸案。”許立那敢隨便調用駐軍,要知道這駐軍一旦出動,可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再說要是越過了張貴祥而直接請王道平派軍隊幫忙,張貴祥又會怎麼想?

    一邊的張貴祥當然也明白其中的奧妙,也道:“王司令,你放心吧,不過是個小案子,那能麻煩你們駐軍?那不是太瞧得起他了!我保證三天之內將齊豐抓捕歸案!”

    這次鬆江市委常委會可以說是基本結束了,曾益是十分滿意的。本來還想在閆海德提出的那個人事提案上給他一個下馬威,讓他看清鬆江的形勢,可誰知道根本沒用自己出手,這個閆海德自找不自在,非要去惹許立,反倒被許立給了個下馬威。不過這個許立卻是越來越看不懂了,竟然又結交上了王道平,將來誰知道他還會再給自己什麼驚喜。不過這並不重要,隻要許立還跟自己一條心,還站在自己一方,那他的成功不就是自己的成功嗎。

    秘書長曲越生見眾人都沉默不語,郭曉楠也不再提那個增設副職的提案,他當然更樂得故做不知。過了一會兒,曲越生小聲道:“曾書記,閆市長還有什麼工作嗎?”

    曾益搖搖頭。閆海德更是一動不動,仿佛沒聽到一樣。他也知道今天這次常委會自己這個人是丟到家了,自己一個堂堂市長,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擺了一道。自己現在再說什麼都不過是讓自己更加難堪。所以閆海德隻能故做鎮靜,仿佛睡著了一般。

    曲越生又轉向其他各位常委,見各位常委都紛紛搖頭。這時曾益才開口道:“那好,今天的常委會就到這兒,我在這也給各位同誌拜個早年,祝大家春節愉快、合家歡樂,回家都過個好年!”

    各位常委也紛紛點頭致謝,唯有閆海德還鐵青個臉,沒有說話。

    

Snap Time:2018-01-17 11:26:00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