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五十三章咄咄逼人

  
  第四百五十三章  咄咄『逼』人
  許立心中有了定計,也不著急,穩坐釣魚台,反正曾益不表態,許立現在也不知道曾益到底是支持增加副職領導還是反對,還是好好聽聽閆海德的高論,隻要閆海德支持的,自己反對就是了。
  閆海德清了清嗓,剛一開口卻嚇了許立一跳。
  “關於財政、人事增加副職幹部的議提我想還是暫緩一下,眼下有個更加緊急的問題需要研究。省紀委今天早上給我打來電話,說有人舉報望江有些主要領導幹部官本位思想嚴重,對轄區內企業正常經營橫加阻攔,在工人不滿的情況下,竟然出動民警將全廠一百餘名職工全部抓了起來。許書記,我想這件事你應該最清楚吧!”
  對於閆海德的突然發難,不僅出乎許立的意料,在坐的各位常委也都是大吃了一驚。本來曾益和閆海德關於人事任命的問題就已經夠讓人撓頭了,兩人做為鬆江黨政一把手,雖說曾益是市委書記一把手,與在坐的各位可畏是關係密切,上麵又有文天書記,可閆海德比竟是上麵下派的,也不好得罪。大家還沒想好如何才能既保持自己的立場,又不得罪人,可這邊閆海德卻又突然將槍口對準了許立,這就更讓大家看不明白了。
  許立雖然升任鬆江市委副書記、市委常委、望江市委書記僅僅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可許立畢竟是鬆江人,又曾在鬆江市『政府』任過職,與鬆江市委、市『政府』的領導都比較熟悉。再說許立與範玉華可以說是鬆江人人羨慕的金童玉女,與範傑的關係不言而明,加上葛兵、曾益也十分看好許立,又有省委副書記文天欣賞,大家都認為許立的仕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不管是否與許立一個派係,大家都不願意得罪這位鬆江政壇最耀眼的新星。
  而許立在升任鬆江市委副書記、市委常委後,做人卻更加低調,與其他各位常委見麵時,總是老遠的就打招呼,更顯得他虛懷若穀,所以大家與許立關係可以說是十分融洽。
  可今天閆海德的突然發難,卻讓大家嗅到了一些不詳之兆,難道閆海德要拿許立開刀?閆海德這新官上任的頭把火有點燒得太猛了吧!
  麵對閆海德的質疑,許立雖然吃驚,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一點不安的神『色』,依舊穩穩的坐在那堙C可在許立腦中此時卻高速運轉,思考著閆海德此舉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是要徹底當著大家的麵與自己撕破臉皮,還是僅僅因為昨天自己沒給他麵子,才會遷怒於自己。那自己又該如何回答閆海德的問題。
  沒等許立開口,閆海德卻又不依不饒的道:“許書記,我希望你能就望江豐華紙業被查封一事向在坐的各位常委說明,給省紀委一個明確的答複,更要給企業的職工一個滿意的交待!”
  麵對閆海德的咄咄『逼』人,許立不怒反笑,道:“閆市長,請問你知道豐華紙業的總經理齊豐現在在那媔隉H我希望能和他當麵談談。”
  “他跟你恐怕已經沒什麼好談的了!”閆海德冷笑道。
  “這麼說閆市長是知道齊豐的下落了?”許立追問道。
  “我好像沒有必要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希望你能就查封豐華紙業一事交待清楚,省紀委可是在等著我們的答複!”
  許立聽後卻並沒有答話,反而轉頭向張貴祥道:“張局長,今天早上望江公安局發出的通輯令您應該已經收到了吧!”
  張貴祥麵『色』嚴肅,點點頭道:“收到了,我們也已經派出部分民警在各主要路口進行盤查,希望能盡快抓到齊豐!”
  “什麼?你竟然通緝齊豐?”閆海德大吃一驚。
  許立點頭笑道:“不錯,經過昨晚對豐華紙業部分職工的突審,他們已經承認昨天發生在豐華紙業門前的公然抗法事件正是齊豐指使的,為了盡快將犯罪份子繩之以法,望江市公安局已經對齊豐發出了通緝令,今天早上通緝令已經傳到各周邊市縣,請各地公安機關協助抓捕!”
  “你、你這是濫用職權!省紀委原來準備今天就下派調查組對你們市幹涉企業自主經營、非法查封企業問題進行調查,要不是我勸著,他們恐怕現在已經請你喝茶了!沒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還變本加利,竟然利用公安機關打擊報複!”
  “省紀委的茶確實不錯,我也已經喝過幾次了!”許立一笑道:“多謝閆市長幫我擔待,不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有些事情還是查清楚一些比較好,免得有人說閑話!但是閆市長做為我們鬆江市長,如果知道齊豐的下落可不能知情不報啊!”
  聽著許立調侃閆海德,在坐的各位常大部分人都強忍笑意,忙用其他東西遮掩著。張貴祥更是拿起了水杯遮住了大半張臉,可大家僅是聽到水杯不斷的抖動,就能猜出張貴祥此時的心情。
  曾益更是暗歎閆海得自不量力,立威竟然立到許立身上了,不用說許立在省堛漱H脈,僅是就鬆江而言,如果不是許立引來惠賓公司的投資,在坐的各位常委又有幾個能繼續坐在這堙H大家都是明白人,當然都要領許立的人情。更何況許立的手段可以說是層出不窮,到目前為止,與許立做對的人能有幾人有好下場的?不過曾益卻並不急著開口,對於閆海德,在坐的眾人中恐怕最討厭他的就是自己了,正是因為有了閆海德的出現,自己在鬆江不能大展拳腳,如果真被閆海德拉攏了大部分常委,到時恐怕不用文天書記責怪,自己也沒臉繼續在這個位置坐下去了。
  雖然大部分常委都在看熱鬧,可組織部長郭曉楠卻不能這麼坐下去。畢竟原本在省堮伝N與閆海德比較熟悉,而這次被調到鬆江工作,雖然來鬆江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自己在鬆江市的份量卻使終是重不起來,不用說鬆江其他事,就是組織人事方麵的一些決策,自己也無法參言,這樣下去時間久了誰還會把自己當回事?
  

Snap Time:2018-10-16 22:30:10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