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四十九章非法啟封

  
  第四百四十九章  非法啟封
  不過更知道同情歸同情,可這卻不能成為任由豐華紙業繼續為禍一方的理由。人命關天,已經有幾十人死於癌症,雖然目前檢測結果還有出來,但豐華紙業必定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許立當即立斷,命令鞏群調警力支援,務必要在今天查封豐華紙業,決不能讓這個害人的企業繼續汙染環境。
  趙國慶隨後親自率領大批民警趕到現場,組織警力控製局麵,又調來一輛推土機,將豐華紙業大門強行推開,近百名民警衝進豐華紙業廠區,將廠區內三百餘名員工有效控製起來。
  隨後宮波帶人將所有生產設備以廠房大門全部貼上了封條,以防止企業再次生產。三百餘名員工在宮波及幹警的說服教育下,有一百餘人當即收拾行李,踏上了返鄉的火車。
  畢竟企業汙染的事情他們比誰都要清楚,安民村有四十餘人因患癌症死亡,企業的工人每天生活在這個環境中又豈能幸免?好在齊豐在工廠堨握F兩眼超過一百米的深井,工人們平時吃水、用水都是從深井中打出來的,所以患病人數並不多。齊豐又給工人們開出較高的工資,那些患病人員也都給了一筆治療費用,才沒有在廠堣獉_恐慌。
  可如今有環保和衛生部門的專業人員出麵證實企來排放物確實有致癌的可能,大家雖然不想失去這份工作,可也不能為了錢把命丟在這兒吧!再說警察都來了,廠子也查封了,不走還等什麼。
  而剩下的近二百人卻是齊豐的老鄉或是親戚朋友,他們是鐵了心的要與齊豐在一條路上走到黑。趙國慶以及宮波雖然有權查封企業,卻沒有權利將這些人驅逐出境,更不可能將這些人全抓起來,所以這些人賴著不走,趙國慶等人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他們就是不走又能怎麼樣,工廠已經被查封,他們在這塈丹Y山空,過幾天恐怕不用再來勸他們,他們自己就會離開的。
  所以大家也沒把這件事當回事,查封了工廠後,大家便收隊回城了。
  可第二天一早,許立便又接到勤儉鄉黨委書記謝廣田的報告,據安民村村民舉報,豐華紙業昨天傍晚被查封,今天一早竟然又開始生產了,幾百名工人在廠子埵ㄠo熱火朝天,汙水還在順著小河排放。
  許立一聽頓時火了,沒想到齊豐竟然會如此固執,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村民的死活,難道他真以為自己拿他沒辦法嗎?難道真以為法不責眾嗎?
  許立當即給趙國慶打電話,讓他帶足警力,立即跟自己一同去勤儉鄉,將膽敢善自啟封的人員緝拿歸案,對豐華紙業再次進行查封。
  趙國慶不敢大意,命令政委吳國龍、常務副局長萬安雄以及副局長鞏群等人率大批警力趕往勤儉鄉。許立放下電話,剛要出門,手機卻響了。許立接起電話,沒想到竟是鬆江市長閆海德。
  電話中閆海德也十分客氣,道:“許書記嗎?我是閆海德。”
  “閆市長!您好!”許立不知道這時閆海德為什麼會親自給自己打電話。
  “嗯,許書記今天有時間嗎?我來鬆江時間雖然不長,可對你許書記卻是久仰大名了,而且我這邊還有幾位朋友想跟你交個朋友,要是有時間的話,咱們今天中午在鬆江聚聚怎麼樣!”
  “這……,閆市長,我白天還有點兒工作,要不咱們晚上再聚?在鬆江泰春酒樓我請您!”許立雖然知道這個閆海德與自己不是一個派係,可市長的邀請,許立也不敢輕易拒絕,隻是馬上要到豐華紙業處理情況,隻好把聚會推到晚上。
  “許書記忙什麼呢?不會是在忙著豐華紙業的事情吧!”閆海德笑道。
  許立卻是心中一動,閆海德怎麼會知道自己在查處豐華紙業,是這邊有人給他通風報信?沒等許立開口,閆海德卻又道:“今天早上省紀委軟環境辦公室打來電話,說有人舉報你們望江一些『政府』部門故意刁難你們本地的豐華紙業。省紀委讓市『政府』這邊調查清楚後給他們寫一個書麵材料送過去。我已經找豐華紙業的齊豐談過了,找你也就是想再了解一下有關情況。也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到時你和齊豐也可以當麵談談。”
  許立聽了閆海德的話卻知道今天這頓飯恐怕是不能去吃了。閆海德說得輕鬆,可許立卻已經從他的話中聽出了他的意思,一方麵拿省紀委來壓自己,另一方麵閆海德開始所說的那些朋友恐怕就包括了齊豐吧!隻是不知道齊豐是如何搭上閆海德這條線的。
  許立暗自冷笑,如果閆海德想在這件事情上作文章可是打錯了算盤了,豐華紙業汙染情況就在那兒擺著呢,而且安民村四十餘位村民已經因病去逝,人命關天的大事,誰敢在這上麵動心眼?別說老百姓答不答應,就是省婸熅伬n是知道了有關情況也不會同意。
  “閆市長,真是對不起,我這邊真的還有工作,要不改天我坐東請您!”許立這邊一把晚上改成改天,閆海德當然馬上就明白了許立的意思,暗罵許立不知好歹,自己開口邀請,這個許立不但不給麵子,竟然還敢拒絕。看來自己原本還想要拉攏許立的想法根本就是錯的,對許立這種人,就應該趁著他還沒成大氣侯,把他消滅在初期,不然以許立的年紀和他提升的速度,再過十年,誰知道他又會成為什麼級別的領導,說不定反而會成為自己的上級。
  “沒關係,有時間再聚吧!”說完閆海德沒等許立說話,便掛了電話。
  許立也是一愣,沒想到這個閆海德竟然會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自己的不滿。按說以閆海德這個級別的領導,不應該這樣啊!他那知道閆海德原本就沒瞧得起許立,認為許立不過是借裙帶關係才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這次他可是鐵了心的要懲治許立這個不聽話的倔驢,當然不會再與許立好言相向。
  

Snap Time:2018-10-23 03:04:44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