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四十四章寸草不生

  
  第四百四十四章  寸草不生
  許立沒等謝廣田開口,瞪著他道:“如果你不知道這些事,那你是失職!如果你知道這些事,卻眼看著情況日益惡化下去,不想辦法解決,那你是無能!”一句話說得謝廣田冷汗直流。
  “曉明,你立即給市環保局、衛生局、工商局一把手打電話,讓他馬上帶相關人員到豐華紙業來開現場辦公會,這次一定要徹底查清楚豐華紙業的水汙染問題和村民患病問題!你再給國慶書記打電話,讓他親自帶人過來支援鞏群他們,一定要控製好現場,防止那些工人鬧事兒!”
  任曉明不敢怠慢,立即給許立提到的幾個單位一把手打去電話,讓他們帶著相關的技術人員來豐華紙業。對於許立的命令沒有人敢當耳邊風,不管是在外麵應酬的,還是忙於工作的,都立刻找人,帶上相關設備趕往勤儉鄉。
  趙洪江、吳聰等人看著許立雷厲風行,困撓了全村幾年的問題今天終於有望解決,都是打心眼媟P激許立,真是恨不能給許立磕幾個響頭。
  許立看任曉明已經打完了電話,又道:“老趙大哥,我已經讓相關部門的人員過調查,不過我也不能光聽你們一麵之詞,咱們還是到你們說的那條汙水河現場去看看吧!一會兒再到吳聰家看看孩子。”
  “應該的、應該的!”趙洪江忙站了起來,在前麵帶路。
  許立跟著也出了大隊部,其他人見許立要去現場,那還有人敢繼續坐下去,也都急忙跟在後麵。
  出了大隊部順著村堛漱p路走出去不到兩埵a,還沒看見趙洪江所講的汙水河,可刺鼻的氣味就已經撲鼻而來。
  趙洪江看許立等人都捂住了鼻子,一笑道:“這還是冬天,要是到了夏天就是咱們剛才呆的大隊部也逃不了,根本不敢開窗戶,不然呆不了人!”
  許立點點頭,鐵青著臉,卻沒有說話。其他陪同人員一看許立沉下了臉更是個個噤若寒蟬,隻是捂著鼻子低頭走路,根本不敢多看一眼,生怕引起許立的怒火。
  又走出去近一埵a,大家終於來到了趙洪江所講的那條汙水河。因為汙水河距離豐華紙業的汙水排放口隻有兩三堛熄Z離,而從工廠堭ぁX的廢水通常都有二十幾度左右,所以河水並未結冰,隻見四五米寬的河道中,褐黑『色』的廢水正順著河道流淌,河水表麵還漂浮著大量的白『色』泡沫。
  許立捏著鼻子,小心的走下河堤,來到河水邊上,近距離的觀察河水。隨後又從岸邊撿來一根木棍在汙濁的河水中攪動了幾下。媊扆戌鳥藆眳h、木屑、草屑、腐草、腐漿等汙物,附近卻是寸草不生,魚蝦滅跡。
  許立將手中的木棍狠狠的扔進河水,濺起一片水花。許立卻轉身上岸,招呼了吳聰一聲,道:“走,咱們到你家看看!”
  吳聰當然也知道此時許立正在氣頭上,不過卻不是因為自己生氣,而是因為那個豐華紙業生氣。吳聰雖然有些害怕,卻並不擔心,反而還有些竊喜,希望這次許書記一怒之下,將那個害人的豐華紙來給他關了,讓他徹底停產才好。
  在吳聰的帶領下,眾人走了近二十分鍾才來到了一片小村莊。此時正是冬季農閑時節,又是臨近年關,在農村本應歡聲笑語,其樂融融,可走進了村子,大家卻發現村堳o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可到底是為什麼,大家卻都說不出來。
  進了村後,許立突然問吳聰道:“你們村堳蝏簳S人養雞、養狗嗎?”
  聽許立這麼一問,大家才反應過來,原來村奡N是太過寂靜了,靜的別說人聲,就是連聲雞鳴狗吠都沒有,更別提在其他地方常見的麻雀了,連隻耗子都難活,難怪會氣氛會如此壓抑。
  吳聰聽了許立的問話,不禁感慨道:“村堣H吃水都得到十幾堨~去拉,那還有水給那些畜牲啊!至於井堛漱禲A畜牲喝了後幾天就不行了,所以我們村上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人養那些東西了!”
  一時間眾人都沉默了,隻聽到大家踩在雪上,發出“噶吱、噶吱”的腳步聲。
  進村走了不遠就來到了吳聰家。吳聰家是五間大瓦房,整齊的紅瓦,『乳』白『色』的牆磚,淡綠『色』的塑鋼窗,顯得十分氣派。
  可當大家推開門進了屋,卻發現這間大瓦房真可以說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屋堛瑰薴W連大白都沒刷,暗灰的水泥牆使整個房子都顯得十分氣悶,坑上連塊坑革都沒有,竟然隻鋪著一層破舊的塑料布。
  吳聰也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解釋道:“這房子是用豐華紙業賠償我父親的錢蓋的,本想先把房子蓋起來,屋媯它酗F錢再收拾。可沒想到幾年下來剛攢了一萬來塊錢,還沒等裝房子,虎子就有病了,那點錢還不夠虎子住上十天半月院的,如今我家已經欠了親戚朋友幾萬元的債,還不知道什麼時侯才能還上!”
  這時坐在炕上正哄著孩子的吳聰媳『婦』見家堣@下子來了這麼多人,掀開蓋在腳上的小被,要下地招呼大家。許立忙道:“別著忙,孩子要緊,你就別下地了,我們就是來看看孩子。”說著許立也不顧炕上的灰土,湊到了孩子跟前,隻見孩子還閉著眼睛,睡得正熟。不過卻不時的皺皺眉頭,看來孩子在夢堣]沒有擺拖病魔的折磨。
  許立看著孩子憐憫的道:“真是可憐了這個孩子!”說完問吳聰:“到省醫院檢查了嗎?醫院怎麼說,痊愈的機率大不大?”
  吳聰一提起孩子,就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有些激動的道:“我們到省二院給孩子檢查了,在那兒住了快一個月的院,大夫說孩子現在還隻是肝癌早期,如果及時手術,並配合治療還有有一些治愈的機會,可這一個月的時間就花了四萬多塊,親戚朋友能借的我們都借了。”說到這兒,吳聰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了許立跟前,哭述道:“許書記,隻要能救救孩子,你就是叫我上刀山、下油鍋都行,求求你救救這個孩子吧!”
  

Snap Time:2018-10-19 16:58:17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