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四十三章斷子絕孫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斷子絕孫
  “噢?齊經理,眼下還有什麼事兒比這人命關天的事兒更重要?你說說看?”許立有些陰沉的瞪了齊光達一眼,冷冷的道。
  “這……”齊光達遲疑了半天。麵對許立,齊光達本不敢放肆,可再看看吳聰的表情,真怕一會兒要是談不攏,這家夥會不會當場要了自己的小命。思來想去,得罪許立這位望江的市委書記固然可怕,可自己的小命卻更加重要。
  “許書記,我確實有重要的事情要辦,隻是不方便說出來,這也是商業機密。再說你們也沒有權利限製我的人身自由!”齊光達仗著膽兒道。
  許立疑『惑』的看了齊光達一眼,沒想到這個齊光達到也光棍,竟然敢當麵跟自己翻臉。“好,說的好,我確實沒有任何權利限製你的人身自由,你現在就可以走了,請!”說完許立沒有再看齊光達一眼。
  齊光達一咬牙,抬腳就走。可他剛要邁出大隊部的大門,卻不想隻聽到身後一陣風聲,剛想回頭看仔細,卻隻覺得後腦一疼,半天沒緩過神來!
  等他從地上爬起來,卻正好看到自己身後的吳聰在兩名警察的看押下依舊怒視著自己。
  “你、你竟然敢打老子!”齊光達已經多少年沒吃過這樣的虧了,當場就想找回來了。可再一看一邊的許立、任曉明、謝廣田以及那兩名警察,齊光達隻能忍了。“你等著,這筆帳,我早晚要跟你算回來!”說完齊光達也顧不得頭上的傷勢就想走。
  “齊經理,請你等一下!”一名押著吳聰的警察開口道。
  “還有什麼事兒?沒看見我的頭已經破了嗎?我要上醫院包紮一下也不行嗎?”齊光達沒好聲的道。
  “齊經理,對不起,按照程序你還需要跟我們回局錄一份筆錄,畢竟你是受害者,如果沒有你的筆錄,我們恐怕也無法立案。”
  “不用了,我也沒打算追究這個窮小子,算這小子便宜!我自己到醫院包紮一下就得了!”齊光達現在急於想擺脫這些人,也顧不得找吳聰算帳。
  “齊經理,請你配合我們工作!這是一起明顯的傷害事件,而且就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如果這樣我們都不立案,不查處,那還要我們警察有什麼用?所以齊經理你必須跟我們回警局協助我們辦理此案!”
  “你們、你們這不是沒事找事嗎?不去都不行!”齊光達有些激動的道。可他再看看一邊坐著喝茶的許立,他終於明白了,這一切都是許立暗中指使的,不然這些人怎麼敢這麼幹。可人家是市委書記,自己雖然有錢,可是現在錢卻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自己更鬥不過許立,看來自己今天是別想出這個門了。想到這兒,齊光達也氣餒了,道:“算了,算了,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你們調查案子也不差這麼一會,你先陪齊經理去醫院包紮一下,然後再帶他去公安局辦理此案。”許立隨便指了一名警察道。
  齊光達這次一個屁也沒敢放,乖乖的跟著那名警察後麵去了醫院。
  等齊光達走了,許立才又道:“吳聰你接著說,有什麼委屈都說出來,黨和『政府』一定會給你作主!”
  吳聰含淚點點頭,又坐在了許立的對麵,平靜了一下情緒後,才道:“自從幾年前我們村成了附近有名的癌症村,村子堛漱p夥子這幾年就沒往村堸蠾^一個媳『婦』,沒有人願意到我們村堥荂A都怕也得了這種重病。實在沒招的,就給人家當了上門女婿。
  我媳『婦』是我在外地打時認識的,我本來也不想回來住的,可那年正好我爹在找他們豐華紙業說理時被他們廠的保安推了一把,摔倒了,一下子得了腦血栓,他們廠開始還死不承認,說是我爹原來就有病。我爹媽就我一個孩子,當時家堸戌釦琤擦豸@個人,也說不過他們廠子,沒辦法隻好把我找回來了。後來我就到咱們市法院起訴了他們豐華紙來,最後法院判我們勝了,他們廠子賠了我們十萬塊錢給我爹治病和養老費用。
  我爹治好後,還是有些手腳不便,地堛漪&琤輕N幹不了,我媽還得照顧他。我把家堛滷〞p跟我對象一說,她也十分通情達理,就同意到我家來幫忙,當年年底我們倆就結了婚,第二年就有了我們家虎子。
  可誰曾想,虎子這才三歲,竟然也被查出患了肝癌,這、這可叫我們怎麼活啊!這才兩個月,為了給虎子治病,我們家已經花光了所有積蓄,我爹和我媽商量著要把房子也賣了要給虎子治病。可房子賣了他們到那兒去住?我已經花光了家堜狾釭瑪,怎麼能再讓爹娘那麼大年紀還流落街頭!無耐之下我隻好來找他們廠子,想讓他們拿錢給我家虎子治病。可他們不但不管,還罵我們活該,缺德事兒做多,活該我們老吳家斷子絕孫!
  許書記,你說我能咽下這口氣嗎!”
  看著吳聰一個五尺高的漢子坐在那兒哭得跟個淚人兒似的,就算許立前世今生見慣了生生死死,可還是會忍不住抱以同情之心。
  這時一邊的趙洪江也道:“許書記,吳聰是個好孩子,他也沒有撤慌,他是想要跟那個豐華廠的齊豐拚命,可我們全村的老少爺們總不能眼看著這麼好的孩子就這樣沒了,還有虎子,那個虎頭虎腦的孩子是我們安民村這幾年來唯一的孩子,更是得我們全村人的喜歡。我們不能眼看著他們受這個罪啊!再說這幾年下來,我們全村已經有近四十人死於各種癌症,大家都是粘親帶故的,所以我們大家夥才會一起來找他們要個說法。可誰曾想他們根本就不說人話,吳聰氣極了才會說要放火燒了他們廠子的!”
  “老趙大哥,你說的我都能理解!你放心,我沒有怪吳聰的意思!”許立安慰了兩句村民,轉頭對謝廣田道:“他們說的這些情況你都知道嗎?”
  謝廣田咂了咂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Snap Time:2018-10-17 20:27:56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