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四十二章死亡村莊


    第四百四十二章  死亡村莊

    趙洪江隨後卻是長歎了口氣,話鋒一轉接著道:“唉,誰知道好景不長,還不到半年時間,我們安民村竟然先後有兩個人患上了肝癌。開始我們也不知原因,還以為隻是天災,大家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能幫一把就幫一把,一個月後兩人便挺不住去逝了。大家剛鬆了口氣,可誰知道這才隻是剛開始,從那以後,我們村基本每個月都會發現又有人患上癌症,大家還以為是我們村子的風水出了問題,直到年底時,我家的大孫子在大學放寒假回來,聽說了村的事後,他在村調查了一個禮拜,最後才跟我們說,根本不是風水的事,這一切都是豐華紙業搞的鬼!他們造紙後的汙水隻是簡單沉澱後就直接排進了村的小河,我們得病就是因為全村的水已經變質了!”

    “那你們原來就沒發現村的水不對嗎?”許立問道。

    “我們也知道河的水有些變味了,有些臭哄哄的,也沒人再喝河的水。後來村人因為掙錢多了,就都在自己家院子打了井,不但幹淨還方便。而且我們也都知道村小河的水變臭跟豐華紙業有關,可大家都在他們廠討生活,誰會為了這點小事跟他們計較啊!

    等我們知道有病的原因,馬上就找豐華紙業去談,可他們根本不理我們,更不承認我們村民患病與他們有關。那幾戶死了家人的村民因為鬧得最凶,他們家人都被廠子給開除了。剩下的人為了保住飯碗就不敢再鬧事。可打那以後,他們豐華紙業不但沒有改進他們汙水處理設施,反而變本加厲,造紙後的汙水連沉澱也免了,就直接排在村的小河。許書記您要是不信你去看看,現在我們村的那條小河早就成了臭水河!河的水別說是人吃,就是牲畜吃了都會沒命!”

    “廣田,他說的情況你們知道嗎?情況屬實嗎?”許立嚴肅望向謝廣田。

    謝廣田此時汗已經順著額頭流了下來。“知……知道一些!幾年前安民村的河水就已經不能飲用了,鎮也協調各有關部門幫村民們打了幾口深井。但是前幾年發水,小河的水漫出了河道,流進了河邊的稻田,全鎮當年稻地減產百分之三十左右,離小河最近的基本上都已經絕收了!”

    “啪!”許立猛的一拍桌子,大喝道:“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早向市委、市『政府』報告,為什麼不盡早請市環保局等部門來調查?”

    “我……”謝廣田隻覺得是滿腹的委屈。許立剛才還說理解自己,可這會兒怎麼就變了?但是謝廣田也知道,今天這件事要是不說清楚,許立一怒之下要是當場就把自己給免職了,那自己可是冤死了。

    “許書記,我報告了!任秘書長原來在市『政府』,應該知道,我基本上每年都要打幾次相關的報告,可是縣卻始終沒有個處理意見,我們鄉黨委、鄉『政府』又沒有執法權,根本就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許立抬頭看向任曉明,想確認謝廣田所言是否屬實。

    任曉明忙道:“許書記,廣田他們確實每年都會打報告要求市委、市『政府』出麵協調豐華紙業汙染的問題,不過……”任曉明說到這卻停下了。下麵的話不說許立也都清楚。當時望江是個什麼狀況許立更是最了解的人,連新上任的市長都會被打,你說全市下麵的人還會有人真心想幹工作嗎?都在一門心思的為自己謀取好處。環保局的原局長也在這次鄭鈞波一案中落馬,新上任的局長宮波還是方柏年提議任命的。

    許立又轉頭問趙洪江,道:“趙老哥,你接著講!”

    剛才許立發火,可不光是謝廣田被驚出一身冷汗,趙洪江三人看著平時高高在上的謝書記在許立的喝斥下那副委屈的樣子,更是早被嚇得魂不守『色』。

    聽了許立的話,趙洪江平靜了一下才接著道:“自從村子有人得癌症死了後,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村子又有幾個人死於癌症,我們村一下子成了附近有名的癌症村、死人村!這回再也沒人敢到豐華給他們打工了,畢竟還是命重要啊,沒了命,掙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

    我們又去找他們,可他們卻根本不理我們,沒辦法,我們又到市委、市『政府』上訪,最後鎮出麵讓豐華紙業給我們附近的幾個村都打了三四十米的深井,開始確實解決了一些問題,可不到半年時間那些井出的水也開始漸漸發黃變質了,現在已經根本不能喝了,就是喂牲口,牲口都會得病!村人現在喝水都得騎摩托到十幾地的地方往回帶水。”

    趙洪江說到這兒一拍身邊的何德廣道:“老何就是因為去年冬天到外村去拉水,摔斷了腳,現在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

    何德廣生怕許立不信,忙掀起褲子,隻見他小腳上至今還有一道十幾厘米的傷疤。

    “今天又是怎麼回事?你們這次怎麼沒有到市反應情況,怎麼直接把廠子給堵住了?怎麼還要燒廠子?你們難道就不知道這是違法嗎?”

    “許書記,這都是因為我,是我帶大家夥圍的廠子,要放火燒廠子的也是我!”說話的正是坐在一邊一直沒有出聲的吳聰。

    “你叫吳聰是吧!怎麼回事?這次怎麼這麼不冷靜?”許立看著吳聰這個年青人,可看他敦厚的外表,怎麼也不應該是敢聚眾鬧事的人啊!

    “許書記,你還叫我們怎麼冷靜!我兒子才三歲,三歲啊!竟然也得了肝癌,我們一家人所有的希望都在孩子身上,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們還能冷靜嗎?今天他們豐華紙業要是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說法,我就跟他們同歸於盡!”吳聰說完紅著眼睛瞪著坐在一邊的齊光達。

    此時的齊光達心也是直發慌,堂哥跑的到快,卻把自己扔在這兒了。眼下這些村民都已經瘋了,如果自己再不走恐怕一會兒就走不了了。“許、許書記,我還有點事,出去一趟,一會兒就回來!”

    

Snap Time:2018-01-17 11:24:08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