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四十章許立趕到

  
  第四百四十章  許立趕到
  鞏群眼看場麵又有些不受控製,無奈之下,隻得再次掏出手槍,鳴槍示警。為了震懾住這些已經頭腦發熱的人,鞏群連開了三槍,巨大的槍聲,終於又將這些已經陷入瘋狂的人們拉了回來。其餘警察也都紛紛拿出槍,小心的對著自己身邊的人,生怕這些人再次瘋狂起來。
  這時任曉明也乘車趕到了現場,看到現場紛『亂』的局麵,鞏曉明當機立斷,找了一處高台站了上去,大聲道:“大家都冷靜一些!我是市委秘書長任曉明!我今天來就是代表市委、市『政府』來調查處理豐華紙業和你們之間的矛盾的!請你們相信我,隻要事情調查清楚了,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
  這時謝廣田和張金龍也馬上找到村民中威望比較高的人作起工作,希望他們能等調查處理結果出來後,再作打算,眼下還是救人要緊!
  另一邊齊豐也終於給小舅子打電話,讓他勸阻工人冷靜一些,那些村民可以打,謝廣田和張金龍的麵子也可以不給,可任曉明是代表著許立許書記來的,這個麵子一定要給!而且因為有了剛才與許立的談話,齊豐也相信任曉明應該不會違背許立的意思,處理這件事也應該會偏向自己一方才對!
  村民和工廠保安被鞏群從中隔開,衝突終於被平息,不過雙方雖然沒有了肢體接觸,可再看看身後受傷躺著的親戚朋友,言語上更是誰也不服誰,一時間南腔北調,吵得更歡。
  任曉明見雙方終於停止了械鬥,忙對村民大聲喊道:“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提,相信市委、市『政府』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複。”
  任曉明話音剛落,圍在四周的村民立即七嘴八舌的向任曉明述苦。任曉明的頭都被他們給吵炸了,可還是沒有聽清楚他們到底想說什麼。隻好又大聲道:“你們不要『亂』!安靜一下!你們這麼吵也不是辦法,這樣,你們選出三名代表,然後再跟我談!”
  村民們聽了任曉明的提議後,卻有人大聲道:“選代表有什麼用?我們都上市委、市『政府』告了七八次了,那次不是糊弄咱們,從來也沒給咱們徹底解決過問題!”
  “就是,不要聽他瞎白話,小虎子眼看都要不行了,咱們村子的人不能再這麼繼續不明不白的死了!咱們幹脆衝進廠子,一把火把這個破廠子給他燒了,我看他還能不能再害人!”
  看著情緒激動的村民,任曉明隻好繼續勸道:“同誌們、老鄉們!你們就算不相信我,難道還信不過許書記嗎?許書記已經乘車正趕往這,你們先選出代表,等許書記來了才好跟許書記反應情況,不然的話,就算許書記來了,也搞不清楚你們的委屈,怎麼給你們解決問題?再說你們隻圖一時痛快衝進廠子,要是真把這個廠子給點著了,後果更是不堪設想!民警同誌就在這,他們會放過你們嗎?廠子價值上千萬,你們用什麼賠?難道就甘心為了他們進監獄嗎?還是準備從此流浪他鄉?好好想想吧,老鄉們!”
  也不知是因為有鞏群等人的威懾還是因為許立的威望,這些村民終於安靜了片刻,暫時與工廠保安停戰了,而是聚到了一齊商量著應該怎麼辦。
  還沒等村民們商量出個結果,許立已經乘車趕到了廠子門口。任曉明急忙上前將剛才發生的一切告知了許立。勤儉鄉的黨委書記謝廣田和鄉長張金龍也跑了過來,主動承認錯誤,道:“許書記,這都是我們工作沒做到位,是我們的工作失職!”
  許立也是從鄉鎮出來的,當然也能體會到鄉鎮這一基層領導的難處,上麵有問題找他們,村民有問題還是找他們,可大事卻又作不了主,就好像老鼠進風箱,兩頭受氣。
  許立一擺手道:“也不全怪你們,我雖然來望江時間並不長,可也已經遇到過兩次勤儉鄉村民上訪,隻是那時市委、市『政府』的精力都主要集中在查處違法『亂』紀上,也沒有出麵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才會使得問題久拖不決,以致釀成今天的局麵!”
  許立的話讓謝廣田和張金龍心頭一暖,有這樣一位體諒下屬的市委書記,自己還有什麼說的,當然隻能是以全力工作來報答。
  “今天事情的起因到底是什麼?怎麼會鬧得這麼嚴重?”許立看著鞏群兩側都聚集了幾百人,不由得皺眉道。
  沒等謝廣田和張金龍開口,這時齊豐卻不知從什麼地方鑽出來,來到許立身前。“許書記,沒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還驚動了您,真是罪過。許書記,您看外麵天寒地凍的,要不您先到我們廠的辦公室,再詳談?”
  許立看了一眼齊豐,對於剛才緊張的局麵,這個齊豐卻不知道躲在那。工廠幾百名工人如果沒有齊豐的默許他們難道敢停工?敢與村民械鬥?敢與民警對峙?許立現在是越來越不喜歡這個齊豐了。不過在事情真像沒有搞清楚以前,許立也不好惡言相向,隻是搖搖頭道:“多謝齊總的好意,我就不進廠子了。廣田,這是你的地頭,我看這件事一時半會兒也解決不了,大家也不能都在外麵站著,你看那些村民還有老人孩子,別凍壞了,你給在附近找個地方,咱們再詳談吧!對了齊總,一會兒希望你也能參加,有問題早晚得解決,拖著也不是辦法!”
  齊豐作了這麼多年買賣,當然更懂得查言觀『色』,在許立說他不肯進廠子,他心就是一緊,暗道:這個許書記態度怎麼變得這麼快?剛才在他辦公室他還暗示自己要給自己出麵,可這會兒卻又連門都不進了。齊豐再看看前麵不遠處那些恨不得生吃了自己的村民,心中一驚,馬上道:“許書記,真是對不起,南方剛來了一個大客戶,正從鬆江趕過來,我還得去迎接一下,總不好失了禮數。要不然您看這樣行不行,我讓我們公司的副經理代表我參加會議,如果有什麼事情,他也可以直接作主!”
  

Snap Time:2018-12-11 02:01:39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