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三十四章歡迎新貴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歡迎新貴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鍾,新上任的望江市委副書記王定邦便在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趙建群的帶領下,來到了望江市委,正式上任。

    對於這位新上任的市委副書記,以許立為首的各位望江市委常委都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眾人早就等在常委會議室,準備迎接這位望江的新貴。不過大家到底是看在趙建群部長的麵子上,還是因為其他什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當趙建群帶著王定邦出現在會議室門口時,許立和蘇廣元早早就等在這,分別與趙建群和王定邦親切握手。特別是市長蘇廣元與王定邦握手時,親切的道:“定邦來到我們望江,我們望江的領導班子就配齊了。定邦可是年青有為,應該與我們許書記年紀差不多,我想我們望江常委的平均年齡應該是全省最年輕的吧!您說呢,趙部長!”

    趙建群點頭道:“不錯,你們望江市十三位常委的平均年齡還不到四十,不僅是在咱們省,就是在全國恐怕也是不多見的。”

    許立在一邊『插』言道:“趙部長、王書記請坐,咱們坐下慢慢聊!”

    趙建群和王定邦坐下後,坐在首位的趙建群笑著道:“這次省委把定邦充實到望江,就是希望進一步使望江的領導幹部年青化、知識化、科學化,以你們充足的幹勁、開放的思想帶領望江走出一條新路子,確保望江的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百姓受益!希望你們不要讓省委、省『政府』失望!”

    “請趙部長放心,我們一定會緊密團結在一起,共謀發展、共創輝煌!”許立看著趙建群若有所思的道。

    “嗯,定邦一直在省機關工作,沒有基層的工作經驗,不比你們這些人都是基層的骨幹。特別許書記更是大家的榜樣。定邦你可一定要向許書記好好學習。別看許書記比你還要年青兩歲,可許書記卻真的是從鄉鎮一名普通公務員一步一個腳印,紮紮實實幹起來的,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如果有什麼問題,要及時向許書記請教。”

    王定邦一臉笑容,望向許立,道:“許書記,以後還請您多多提攜!”

    許立忙道:“都是領導們關照,同誌們幫助的結果,以後咱們共同提高、共同進步!”話雖是這樣說,可許立心中卻明白,這個趙建群應該是馬省長一係的人,此次來望江就是來給王定邦撐腰的,看他說話客氣,可話中卻是有一些瞧不起自己,什麼叫在機關工作,什麼叫基層骨幹,這明顯就是兩個級別。而且許立更看不清蘇廣元的意思,一見麵就把自己和王定邦放在一起比較,到底是想抬高自己,還是想引起王定邦對自己的嫉妒?

    “好了,你們以後就要在一起共事了,都是青年才俊,理應互相幫助,就不要再客氣了!”趙建群對許立等人的態度十分滿意,這也正是自己特意從省城跑一趟望江的目的,就是要讓望江這些人,特別是要讓許立知道,王定邦是自己的人,千萬不要以為他是外來人,就想要架空他。

    歡迎會十分簡短,下午趙建群便返回了省城,而王定邦則在縣委辦主任任曉明的帶領下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正式接過相關的工作。

    而許立回到辦公室卻是靜靜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半天沒有動作。這個王定邦在剛才會議上表現的還算中規中矩,可在午宴上的表現卻讓人不敢苟同,好像忘了自己的身份,也忘了在望江他頂多算是三把手,在他前麵還有自己和蘇廣元,頻頻向趙建群敬酒,向其他各位常委敬酒。

    對於王定邦大家又不好意思拒絕,隻有趙國慶看不慣他的樣子,以下午還有工作為由,沒有與王定邦碰杯,其他人都隻好捏著鼻子硬幹了一大杯白酒。

    這個王定邦真會如範傑所說的那樣不堪嗎?看趙建群也不是糊塗的人,如果這個王定邦真的如扶不上牆的爛泥一般,趙建群又怎麼會公開表示支持他呢?還有蘇廣到底是什麼意思,剛見麵時拿自己與王定邦比較還能說他是無意的,可剛才在午宴上,這個蘇廣元再次感歎自己老了,以後可就是年青人的天下!這不是又把自己和王定邦推到了對立麵上了嗎?難道他是想坐山觀虎鬥?如果真是這樣,蘇廣元可是太瞧得起王定邦了,以王定邦在望江的地位,就好似無根的浮萍,有什麼資格與自己叫板?

    隨著望江以及鬆江的領導幹部調整結束,原有的領導幹部在鞏固自己的地位,而新上任的則力圖融入新的集體,兩地都迎來了短暫的平靜,一切都如往日一樣按步就班。許立也以為自己以及望江將在平靜中走進新的一年,可安穩了一段時間的王定邦終於發彪了。

    眼看離春節還有半個月左右,這天下午許立正在辦公室批閱著相關的文件,任曉明就站在許立的辦公桌前,等著許立圈定今年春節前需要走訪慰問的望江老幹部、貧困家庭,要在春節前給他們送去一絲溫暖,幫助他們渡過一個安慶祥和的春節。

    突然聽到外麵有人在吵鬧,許立一皺眉頭,看了一眼任曉明,道:“去看一下,怎麼回事,我怎麼聽著是像是定邦書記的聲音!”

    任曉明點頭,忙走出辦公室去了解情況。過了十幾分鍾,任曉明才回來,對許立道:“是定邦書記,他在跟行政科的牛科長發火。”

    “怎麼回事?老牛犯什麼錯了,怎麼惹得定邦書記發這麼大的火?”許立也十分好奇牛鐵健科長怎麼會惹到王定邦。

    要說這個牛鐵健可是市委辦的老人了,今年五十多歲,卻已經在市委辦幹了三十多年,從十六歲參加工作就在行政科當打雜,一直幹到今天成為行政科科長副主任科員。也不知道牛鐵健這些年伺候了多少任領導,可不論那界領導對牛鐵健的工作都是十分的肯定。

    

Snap Time:2018-06-19 12:37:52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