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三十二章迎來送往


    第四百三十二章  迎來送往

    看著範玉華誠懇的眼神,許立鄭重的點點頭,道:“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最完美的婚禮!讓你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範傑在一邊聽後,哈哈一笑道:“行了,你們小兩口就別當著我的麵兒,在那親親我我的了。我也豁出我這張老臉,臨走前一定將小華調到市委辦去,她在曾書記手下我也放心些!”

    在第二天的全市領導幹部大會,由曾益主持,省委組織部長秦家平親自來到會場宣讀了所有相關人員的人事任命。而這也是許立第一次坐在鬆江市禮堂的『主席』台上。

    雖然許立隻能坐在末席,可他的最大優勢便是年青,在場的人沒人敢小瞧這位年僅二十六歲的市委常委,許多人甚至猜測許立恐怕用不上四十歲就能坐到正部級的領導位置,如此以來,更使許立這位本來是常委中最末把的人物反而成了僅次於市委書記曾益和市長閆海德的熱門人物。

    大會到中午時已經圓滿結束,走的也都發表了自己的感言,新上任的各位市委常委也都一一作了表態發言,將會帶領鬆江走向更加繁榮的明天。

    中午在望江賓館最大的餐廳,鬆江新一屆十一名常委以曾益為首,一起坐陪,盛情款待省委組織部長秦家平,並為即將調離鬆江的葛兵、薑堰、範傑三人送行。

    此次鬆江領導班子的調整可以說沒有失敗者,大家都是榮升,所以氣氛也十分熱烈。首先是由曾益代表望江新一屆領導班子向其他人敬酒,一方麵感謝秦部長遠道而來,為大家帶來了好消息,另一方麵也是為葛兵等人送行。

    對葛兵這位老班長曾益還是十分有感情的,兩人一起經曆了不少的風風雨雨,並肩戰鬥了這麼多年,今天分別也是感慨萬千,不過千言萬語最終還是匯成了一句話:“喝酒!”

    說起這喝酒可是許立的長項,所以許立當然是不會有半點馬虎。而且因為今天在坐的眾位身份特殊,菜上齊後,也就沒讓服務員在一邊伺候著,誰知道一會兒會不會有人喝多了酒,做出一些什麼有損身份的事來。而在坐的眾人中,論職位許立最低,論年齡許立最小,所以他也就成了現場的服務員。

    一看大家一杯酒已經喝下去了,許立立刻站起來,忙著給大家倒酒。而首先倒酒的當然是秦家平部長。許立來到秦部長身邊,剛要倒酒,秦家平卻笑道:“許立,我們田副部長在省可沒少說你的好話,以後有機會你可得好好謝謝他啊!”

    “一定、一定!不過今天我還是要先感謝您,如果沒有您的支持,我恐怕也不可能有今天的位置!”

    “謝我就不必了,在望江好好幹吧,有空別忘了替我和老田多到胡家村走走。唉,上次要不是正好在中組部參加學習班,那天又正好是學習班畢業典禮,我又怎麼可能缺席,終身遺憾啊!如果胡老爺子有什麼事兒是你解決不了的,就找我和老田,明白吧!”

    許立這才知道,原來秦家平竟也是胡老爺子的子侄。經秦家平這麼一說,許立才想起來,年前在胡家村的那場葬禮上,可不正是一位姓秦的將軍也葬在青鬆嶺上嘛,而當時為秦將軍捧著骨灰的好像就叫秦家和,也是一位少將,與秦部長還真有幾分相像,兩人應該是親兄弟吧!

    “秦部長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胡老爺子的!”說著端著酒瓶為秦家平滿上。對於這兩人的話,其他人卻如雲山霧繞一般,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不過看秦家平對許立如此親近,當然也知道兩人關係不一般,在許立隨後為各位倒酒時,大家都表現的十分客氣。

    對於其他人許立都已經十分熟悉,可以說都是自己的老領導,唯有新上任的市長閆海德還是第一次接觸。所以許立有意無意間都會特別關注閆海德。也許是閆海德也知道今天的主角並不是他,所以在酒席間表現的十分低調,就是許立在給他倒酒時,閆海德也十分客氣,連聲道謝。不過這卻不但沒有讓許立放鬆警惕,反而更讓許立心生警覺,看來這位人事部門出身的市長也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深沉人物啊!

    一眾人用過午飯,秦家平便帶著葛兵、薑堰、範傑一同乘車返回省,明天一早秦家平還要送三人分別去省『政府』、省委宣傳部和省廣電局去報道。

    而許立也告別了大家,乘車返回了望江,明天一早望江市新上任的市委副書記王定邦也要來望江正式上任,許立這位望江一把手當然要親自出麵表示歡迎。

    在返回的途中,許立拔通了範玉華的電話,因為時間緊不能當麵告別,隻能通過電話互述衷腸了。此時範玉華在範傑的活動下,已經是鬆江市委辦公室信息科的科長。信息科工作量並不大,主要負責黨務信息的搜集、篩選、綜合、分析和信息調研工作,而這卻正是許立急需的,範玉華的這個職位正好可以名正言順的為許立收集鬆江的各類信息。

    對於許立的離去,範玉華雖然嘴上沒說什麼,可心還是不太舒服,一年前一家人還都在鬆江,每天都在一起生活,可現如今卻是各奔東西。父親被調到省城,母親近段時間也準備調到省城與父親團聚,許立又是望江市委書記,根本不可能經常回鬆江陪自己。而自己卻隻能獨自一人留守鬆江,此時範玉華真的有些後悔了,當初真不該答應許立幫他收集信息,不知道自己獨自一人留在鬆江又能堅持多久。

    許立也從電話中聽出了範玉華情緒低落,當然明白她一個人的寂寞。“小華,要是不想幹就不幹了,過幾天我找曾書記,把你直接調到望江,春節前咱們就結婚,等明年咱們也許連兒子都抱上了,可不能因為工作耽擱了咱們兒子的一生!”

    

Snap Time:2018-04-27 04:42:12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