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三十一章來頭不小

  
  第四百三十一章  來頭不小
  對於王定邦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政敵,許立也不敢小看,雖然範傑並不看好王定邦,可要知道水利廳建設與管理處可是個要害部門,負責指導全省水利工程建設管理工作,監督著省級重點工程及江河提防、城市防洪、水庫、水力發電工程等防洪工程的建設管理;是個真正的實權部門。
  既然王定邦能當上水利廳建設與管理處的副處長,他本人應該也有幾把刷子吧,不然這麼重要的一個處室,就算王文天麵子再在,也不會讓一個二百五來當領導。
  再說王天文畢竟在鬆江省幹了大半輩子工作,他提拔起來的人如今也正值當年,這些人不看僧麵也得看佛麵,所以必將會有不少人支持王定邦。
  不過許立相信,如今的望江可不是以前的望江,現在市委十三名常委中,自己可以輕鬆掌握半數,不管是誰,就是天王老子來望江,在自己的這一畝三分地上,要想幹點什麼事兒,沒有自己點頭,他怕是也要寸步難行!
  “這個王定邦到是沒什麼可怕的,隻要是在望江,我就有信心讓他老老實實的呆著!”
  對許立的自信範傑沒有說什麼,他也相信以許立的手段,如今望江恐怕已經是鐵板一塊,就算王定邦有些能量,在望江也翻不出什麼大浪,更別說王定邦所仰仗的還是他那個已經過了氣的父親。
  “王定邦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他頂多算是個馬前卒。不過你卻要小心咱們鬆江市新上任的市長閆海德!他可是省長馬俊鬆一手提拔起來的。我聽說這次要對付你的那些二世祖中就是以馬俊鬆省長的小兒子馬濤為首,還有汪清書記的大兒子汪東傳。而閆海德既然是馬市長的人,當然也會給馬濤幾分麵子,在鬆江雖然有曾益市長幫你,可還是要小心閆海德給你穿小鞋。不過你也不用過於擔心,如今你也已經是鬆江市委副書記、市委常委之一,這個閆海德要想動你,也要考慮考慮才行!”
  許立點點頭,笑道:“沒事,不是還有你、還有葛副省長和文天書記嘛,你們都不會看著我不管的!那其他領導又有什麼變動?”
  “董立山職位沒變,依舊是市委副書記,兼著黨校校長,不過薑堰這次卻被調到省廣電局任副局長,也算是響應中央關於減副的號召吧,也就再沒有任命新的副書記接替薑堰的工作。組織部長郭曉楠和政法委書記張貴祥、紀委書記冷曉明、鬆江軍分區司令員王道平都沒有什麼變動,隻是由宣傳部長沈力接替了我的位置,成為常務副市長,而原來的市委秘書長何廣進被任命為宣傳部長,新任的市委秘書記你也認識,是原來『政府』辦的主任曲越生,再加上你,依舊是十一位常委!”
  許立到此時才算弄明白了這次鬆江市領導班子調整的最後名單,雖然這份名單也算不上什麼秘密,在鬆江恐怕早就有人知道了,而且明天的大會上也會正式宣布。不過許立作為鬆江常委之一,卻是直到此時才知道詳細的名單以及其中的隱情,這對自己今後的工作十分不利啊!
  再說許立作為望江市委書記,今後工作的大部分時間也都得呆在望江,對鬆江的消息自然就會有一些閉塞,如果範傑再一走,那自己更成了睜眼瞎,如果真有什麼重大的消息自己卻不能在第一時間知道,必然會影響自己的反應,看來是得在市找個托底的人,時常幫自己留意一下市委、市『政府』的情況才行。
  許立將自己這一想法說給範傑後,範傑深以為然,道:“確實應該有個人幫你看著點,不過這個人選卻不好定,職位低的怕是接觸不到真正的秘密,可職位高的又早就已經站好了隊,是誰的人大家都是有數的,要是你找的人在關鍵時刻給你傳了假消息,再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是啊,不過這件事也不急,市委曾書記應該不會看我的笑話,而且除了閆海德外,其他各位常委往日對我也十分照顧,應該不會這麼快就給我下拌子的!”
  “馬虎不得!閆海德高調來到鬆江,後麵又有馬俊鬆省長,市的這些常委說不準誰會倒戈。說起這件事,我倒是想起個人選……”
  “誰?”許立急問道。說是不急,可許立也知道,因為自己升遷的太快,難免會有人嫉妒自己,市這些位常委就算在大事上不會欺騙自己,可在一些細節上卻不會再像以前看待晚輩一樣照顧自己。再加上葛兵和範傑的調任,隻有曾益一人又需要統籌全市的發展,那有時間跟自己經常溝通情況。
  “就是小華!”
  “小華?她合適嗎?”許立有些擔心範玉華不適合這種勾心鬥角的鬥爭,更怕她心地善良,一不小心反而被人騙了,那可就更是得不償失了。
  “你剛才還說小華是個傑出的幹部,這會又信不過她了?雖然我說她是政治白癡,不過她這幾年在市財政局也算有些成績,就是在你麵前才會表現的有些失常,如果將這其中的凶險告訴她,讓她再小心一些,又有你在一邊指點指點她,小華應該可以勝任這個工作!不過這樣以來,你們的婚期恐怕又要延後了!”
  沒等許立說話,書房的門卻突然被推開,進來的正是範玉華。範玉華看著為難的許立,堅定的道:“我願意給你當這個聯絡員!再說不就是婚期推遲一些嗎,沒關係,咱們還都年青,等過幾年你站穩了腳,咱們再舉辦婚禮也不遲!”
  “小華,你一直在門外偷聽?”許立也站了起來,輕輕拉過範玉華的手,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誰讓你們不讓我進來!不過說好了,隻是推遲幾年,你可不能不要我!”範玉華也知道夜長夢多,可她更明白,眼下正是許立上升的關鍵時期,又有人要專門針對許立,範玉華當然不會坐視不理。可一旦兩人要是結了婚,丈夫作為市委副書記,自己恐怕就不好再到市委、市『政府』部門任職,也就無法及時給許立傳遞消息了。
  

Snap Time:2018-12-11 01:26:10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