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二十二章利益均沾

  
  第四百二十二章  利益均沾
  從來不讓薑凱在屋堜漞洈漣躩鉹竣悃S敢打攪薑凱,反而去衛生間把煙灰缸拿出來放在薑凱麵前。很快一支煙已經抽完了,薑凱突然將煙頭狠狠的掐滅,道:“我終於想明白許市長的意思了!許市長剛來望江不到一年,來後除了公安局的趙局長和秘書科的徐剛外,再沒有什麼特別知近的人了!可這次起訴的就有二十多個副科級以領導幹部,一下子空出這麼多位置,許市長現在是急需用人啊!”
  “用人?望江大小幹部還少了?別說才查下去二十多個,就是再多十倍,咱們望江也不至於沒有人可用!”
  “你不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許市長現在急需一批真正唯他馬首是瞻的人安『插』到這些突然空出來的職位當中,隻有這樣,許市長才能真正掌握望江,不論將來再發生什麼變故,望江都會是他許市長的根基,沒有人能憾動他的位置!沒有人能取代他的地位!”
  “那你還等什麼!你明天就去找許市說明白,好好表表決心,也許過幾天你就能外放到那個部局當個領導,咱家也能跟你借點光!”杜思一聽馬上急道。
  “行了,這種事情是能拿到明麵上說的嗎?要是真像你說的,恐怕會事得其反,領導最討厭的就是手下人太過張揚,明天晚上咱們去許市長家拜訪一下許市長,咱們什麼都不用說,許市長自然會明白咱們的意思!”
  這幾天許立家真可以說是車水馬龍,每天晚上都會有人提著兩袋水果來到許立家找許立拉拉家常。這些人的目的許立也是心知肚明,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實際上也是許立一手策劃的,不然他白天也不會經常找人聊天、談工作。
  而許立看上的人,當然沒有笨人,一個個都是精明十足,一點就透。這些人都如同薑凱一樣,很快就明白了許立的意思,當天晚上就會找到許立來聊工作、聊家庭,不過這些人倒是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沒有人傻乎乎的來送禮。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這幾天許立每天晚上甚至都要接待兩三個來訪的客人,薑凱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個。通過這些天的觀察,許立也基本確定了自己要拉攏提拔的人,也確定了要給他們安排的位置。
  不過這些中層領導的人事任命還要在常委會上進行討論,同時也要給其他常委留下一些適當的位置,有好處當然要大家一起分享,不然就算自己再強勢,恐怕也會招人不滿的。一旦各個常委與自己離心離德,自己一個外來戶,別看自己現在強勢控製了望江的黨政大權,可最後恐怕會落得個慘淡收場的結局。
  而且隨著市人大會議的日益臨近,這些人事任命中有不少是屬於『政府』部門的,一旦自己真被調到市委任市委書記,一些話反而不好說了,所以要抓緊才行!
  為了保證自己的意思能在常委會上能夠被認可,許立特意召開一次書記碰頭會。參加會議的隻有市委書記劉洪濤、市長許立和市委副書記蘇廣元、政法委書記趙國慶、市委組織部長何長江五人。這次開會參加的人選也是許立仔細思考後,才提出來的。
  現在望江的十二名常委主要還是分為兩派,一派是以劉洪濤為首,包括蘇廣元、方柏年、張桂芳、薛建偉在內共有五人,一派是以許立為首,包括趙國慶、姚桂靜、何長江、林森、張廣瓊和淩誌遠。市長派明顯要強於書記派,好在現在劉洪濤已有退意,所以蘇廣元等四人也正在逐漸向許立靠攏,不然望江這書記、市長之爭一起,恐怕對望江的影響更重於鄭鈞波之害!
  這次會議許立可以說不偏不倚,劉洪濤一派請兩人,自己則與趙國慶一同上陣,至於何長江,如果是研究組織人事,組織部長不到場,那還怎麼研究?不過何長江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分量,原本自己與鄭鈞波、董陽明和史林一派走得近些,還是看風頭不對,才急忙轉到許立一方,好在轉舵及時,才沒有跟著鄭鈞波這群看似強大的艦隊一起沉沒。
  在這次省紀委調查組的調查中,因為有許立一直保著他,才能讓何長江安然無恙。不過也正是因此,何長江在市堛爾僈y權被削弱了,就算在常委會上關於人事任免的議題,何長江也基本上沒有了決定權,他隻能緊緊的跟在許立後麵,看許產的眼『色』行事。
  在書記碰頭會前,許立已經將此次碰頭會的目的透『露』給了其他四人,讓其他四人也拿出一些意見,安排一些合適的人到合適的崗位。
  雖然平時不論是常委會還是書記碰頭會,會議的氣氛都十分輕鬆,可今天在坐的五人卻實在是輕鬆不 起來,這次的書記碰頭會可以說是決定望江政壇未來走勢的一次重要會議,更是大家對望江現有利益的一次分割,就連劉洪濤這位已經決定退居二線的人也不得不認真對待。
  他倒是信得過許立,就算自己退下去了,許立應該也不會虧待自己人。可其他人卻不會這麼想,如果自己退下去,蘇廣元就必定要扛起大旗,可在自己退下去前,不能給他留下足夠的力量,那麼用不了多久,蘇廣元、方柏年等人恐怕不用許立出手,就會被下麵的人排擠死。
  而在坐的眾人當中,何長江卻反而是最輕鬆的人,畢竟他也明白這次的會議與自己關係不大,自己又沒有話語權,隻等著其他人商量後,自己按照這次會議精神撰寫文件,等著上常委會研究就是了。
  會議是許立牽頭召開的,麵對會場的沉重氣氛,許立隻好先開口道:“今天這次會議就咱們五個人,大家也都不是外人,有些事情今天咱們就罷到明麵上來說,不過這些事大家知道就行,如果出了這間會議室,我也不一定會承認的!”
  許立的話引來大家一陣會心的微笑,現場的氣氛終於緩解了一些。
  

Snap Time:2018-10-22 01:43:13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