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二十一章提點薑凱


    第四百二十一章  提點薑凱

    對於許立的話,薑凱不敢隨便接著聊,畢竟那不是自己一個區區辦公室副主任能過問的,聽說這次市檢查院準備起述的四十幾人中,有不少都是省直接點名要查處的,望江恐怕已經成了省市某些領導角逐的舞台。所以薑凱又轉移話題道:“自從聽了許市長兩次講話,我才有了些數,再寫起來才有些感覺了!不過說實話,給許市長你寫講話,連我都覺得痛快!有的時侯我寫的東西,都害怕您會找我批評我,可沒想到您卻偏偏在會上講了,而且還更加犀利,更加直接!當然效果也更加明顯!”

    “行了,行了,你就別捧我了!還是說說你吧!你現在可真快成了我肚的蛔蟲了,可我對你卻知之甚少啊!”

    “我有什麼好說的!我也是土生土長的望江人,大學畢業後分配在咱們望江某鄉鎮當秘書,後來也是咱們『政府』辦的一位老主任說我寫的東西還有幾分靈『性』,便把我調到了綜合科當了一名普通科員。這一晃都十幾年了,我也接過了當年那位老主任的班,繼續為領導服務!”

    “嗯,為領導服務好啊!在領導身邊機會總要多些!”

    薑凱一笑道:“幹我們文字這一行的,不求寫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好文章,隻求能讓各位領導覺得我們還有些用處,能為領導幫上些忙,在講話或是文件中不出現錯別字,我們就很高興了!”

    “你們這些文化人就是謙虛!沒聽人家都說這年頭就是官最好當,就是秘書最難做!這一當上了官,出入有車,吃飯有桌,住房不愁,講話有托兒!如今你就是我的那個托兒啊!”

    “許市長說笑了。能當上領導的都是有本事的,一般人就是讓他坐上領導的位置恐怕他也幹不好,用不了幾天就得下去!”薑凱不知道今天許立找他談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也不敢隨便,處處小心。

    “我看你就很有本事,幹了這麼多年副主任,對各行各業的東西也都了解了一些,將來不論到那個崗位都是一把好手!”許立看似隨意的道。

    薑凱聽了這話心卻不由得暗自琢磨,與許立相處了近一年時間,自問對許立的為人處事風格也有所了解,不然也寫不出符合許立心思的講話。許立從來不做表麵文章,應該不會無緣無故找自己談話,許立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把自己調離現在的工作崗位?那又會把自己調到那兒去呢?是升遷到重要部局當主要領導,還是發配到無關緊要的小局讓自己養老?

    沒等薑凱想明白,許立已經起身道:“那好,這個報告我先看看,有什麼問題我再找你!”

    薑凱聽出來許立這是在送客,忙站起來道:“我先走了,有事您叫我!”

    薑凱回到辦公室也沒想明白今天許立找自己談話的意思。晚上回到家,與妻子、兒子一起吃過晚飯,兒子自己一個人到小屋去寫作業,薑凱這才與妻子提起今天在許立辦公室的談話。

    薑凱的妻子杜思是市二中的老師,不但教學成績優秀,在為人處事方麵也比薑凱這個死榆木腦袋靈活多了,平時薑凱工作上有什麼拿不定主意的,杜思總會給他一些建議。

    杜思聽後,沉思片刻道:“你這段時間不是沒有做什麼惹許市長不高興的事嗎?”

    “當然沒有,我一個辦公室的副主任,那敢惹市長不高興,以許市長的手段,如果真要整我還用拿話點我?他一聲令下,我恐怕就得被調到全市最遠的鄉去當個什麼人大副主任或是政協副『主席』之類的,還能有空跟你坐在這兒說話?”

    “那就是說許市長並沒有發配你的意思?”

    “應該是吧!”薑凱自己也拿不準許立的真實意思。

    “老公!”杜思一下子抱住薑凱,甜甜的道:“恭喜你了,你應該是要升官了!”

    “這都那兒跟那兒啊!”薑凱看著突然低溫柔的妻子,哭笑不得。

    “我說的是真的!既然許市長不會發配你,又有要調動你的意思,那你當然是要升官了,至少也會到某個鄉鎮當個正職,或是到市某部局當個常務副職之類的!”

    “可許市長並沒有這麼說啊!”

    “你真是笨的可以了!這種事人家堂堂一市之長還用得著說的這麼明白嗎?他這是在等著你的表現,如果你表現的不好,恐怕真的會被發配到那個窮鄉僻壤讓你養老!”說著杜思突然站了起來,跑到臥室去翻箱倒櫃,過了半天才拿著一堆存折出來。

    坐在沙發上,杜思一張一張的數,最後才對薑凱道:“咱家現在存折上還有七萬多的存款,要不明天咱們再跟親戚朋友借幾萬,湊夠十萬給許市長送去!我約莫著你的局長就應該是板上釘釘了!”

    薑凱一把打散了杜思拿在手上的存折,道:“得了吧,你要是真把這些錢都給許市長送去,那咱們家離家破人亡也就不遠了!”

    “你說什麼呢!這天下還有不吃腥的貓?古語說的好:千為官隻為財!他許市長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市長,還指不定送出多少禮呢,這會兒把鄭鈞波、董陽明都收拾了,還不趕快把本錢撈 回來?”杜思不服氣的道。

    “你啊!平時看你挺聰明的,這會兒怎麼就犯了糊塗?就是因為許市長年輕,他才不會收這些錢,許市長將來可是廳級、省級的料,怎麼可能貪這麼點小便宜?十萬、八萬在人家眼根本什麼都不是!鬆江的旅遊項目聽說沒有?投資十幾個億,全是許市長一手引進來的!聽說老板就是許市長的同學,而且兩人關係比兄弟還親,許市長要是真需要錢還用得著找咱們?幾十上百萬還不是一個電話的事?用得著跟咱們擔這風險?”

    “那你怎麼辦?難道你就裝做什麼也沒發生過?什麼也不知道?一點表示也沒有?要真是這樣,我看別說升官,就是保住你現在的位置恐怕都難了!”

    “別吵,讓我想想,你說許市長既然不缺錢,那他那番話又是什麼意思?他又會缺什麼?”說完薑凱點了一支煙,坐在沙發上沉思起來。

    

Snap Time:2018-08-15 22:34:34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