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四百二十章無人可用


    第四百二十章  無人可用

    送走了懷特,許立馬上拔通了林業局聞洪偉的電話。

    聞洪偉一聽是許立的聲音,馬上道:“許市長,有什麼事嗎?”

    “關於林地砍伐的工作,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都準備好了!我們特意從各林場抽調人員,成立了一支五十餘人組成的工作隊,由黃傑任組長,隻要許市長一聲令下,他們便可以立即上山開始砍伐!”對此聞洪偉倒是回答的信心十足,他也知道這件事是許立關心的大事,當然上心,所有工作都是實打實的完成好,當然不怕許立問起。

    “嗯,那明年開春補苗的事兒安排好沒有?”砍伐樹木十分簡單,隻要油鋸幾下便會應聲而倒,可再想讓砍伐過後的林地恢複到原來的麵貌,沒有幾十上百年根本不可能。所以許立不僅關心為舒寧公司提供原木的問題,他更關心砍伐後,林地是否能在最短時間內恢複原貌。

    “都安排好了,全部按照縣林地管理規劃書上的相關條款進行準備,保證今年砍伐的林地,明年開春全部補齊苗!幾十年後,這又是一片成材林!”聞洪偉答道。

    “嗯,你們林業局的森林警察也一定要負責責任,在保證正常砍伐的同時,要加大對盜砍盜伐的查處力度,特別是要對新發現的東北紅豆杉林區要加大巡查力度,前段時間我到省開會時,省林業廳的劉廳長還特意關注這件事,你們打上去的成立保護區的報告省林業廳正在研究,最近也應該快有結果了,如果批下來,每年都會有近百萬的保護專項經費,你們林業局的日子就更好過了!”

    “謝謝許市長!”聞洪偉高興的道:“等保護專項經費審批下來,我們也一定不會忘了您的關照!”

    “行了,好好幹好你的工作就是幫我大忙了!我這邊還有事兒,有空再聊吧!”許立說完掛了電話。對聞洪偉這個即將到站的林業局局長,許立知道他因為年紀的原因,現在是守成有餘,可進取不足。但隨著舒寧公司落戶望江,家俱業在望江的興起,林業部門必將成為全市摯手可熱的部門。

    要想在望江打造東北最大家俱城的過程中,真正發揮林業部門的作用,有些保守的聞洪偉已經不勝任這個位置了!可眼下自己在望江真正能信任的人不過趙國慶、徐剛等幾人,可不論從各方麵考慮,一時間竟沒有一個人能夠適合這個重要的崗位。至於黃傑,如果是五年以後,倒可以考慮,現在他才剛剛被提為正股級,離局長的級別差得太遠,自己也不好一下子將他提得那麼高,再說他目前的水平更適合當一個主管業務的副局長,並不足以勝任這個位置。

    許立正想著林業局長人先的問題,辦公室副主任薑凱敲門走了進來。“許市長,這是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我們寫了個初稿,您看看!”

    薑凱今年還不到四十,在『政府』辦工作卻也有十餘年了,從綜合科的普通科員走到今天這一步,主要靠的還是他的實幹精神和文字功夫。現在分管秘書科、綜合科等科室。在以往的領導鬥爭中,不論誰上任,倒也沒有人會動他這個位置。這個位置真可以說是好人不想幹,孬人又幹不了,說著『政府』辦副主任,名頭好聽,與領導相近,可實際上卻沒有任何實權,在與市直各部門以及各鄉鎮打交道時,人家願意把你當領導看,那是捧著你,可要是遇到不把你當人的,你也是拿人家一點招沒有。

    再說不管是誰上任當領導,怎麼也不希望在全市的大會上,講的話驢唇不對馬嘴,滿嘴跑火車,都希望自己的講話能言之有物,讓人聽了信服。而這些就要靠薑凱的筆杆子了。

    “好,先放這吧,我看看!”許立接過材料來放到桌上。

    “許市長,那我先出去了!”薑凱不敢打擾許立,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許立卻突然叫住了薑凱。從自己到望江來也有近一年時間了,『政府』辦中恐怕除了他這個副主任,其餘隻要是副科長以上級別的都來找自己單獨匯報過工作。其實這些人來找自己單獨匯的目的無非就是加深自己對他們的印象,在關鍵時刻能想到他們。可這個薑凱每次與自己打道都隻是因為了工作,從來沒聽他嘮過一句家常。

    “許市長,還有事?”薑凱聽到許立叫自己,不知道許立有什麼事兒,忙轉回身道。

    “來,坐下!”許立一指沙發道:“咱們聊聊!”說完許立自己也走過辦公桌,坐在了沙發上。

    薑凱猜不出許立是什麼意思,不過許立既然主動提出要與自己聊一聊,自己又怎麼敢拒絕,隻得也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抽煙吧!”許立拿出煙遞給薑凱一支,自己也叼了一根。

    薑凱接過煙,自嘲道:“我們寫材料的,好像沒有幾個不抽煙的!要不然寫不出東西來!”說著拿出火機先幫許立點上,隨後又給自己點著了。

    “我來望江快一年了,你也幫我寫了這麼長時間的材料,我看你寫的材料可真是把我了解透了,知道我想說什麼,不想說什麼!可咱們卻還從來沒有好好聊過,也從來沒聽你說過家的事情,今天咱們沒什麼事,隨便聊聊!”

    “許市長誇獎了!您不記得了,您剛來的時侯,我給您寫過兩回稿子,您當時雖然沒有說什麼,可開會時您卻一句也沒有照稿子上的講,說實話,那兩次大會,我都坐在後排聽著,就是怕新來了領導,我寫的東西您看不上眼!那兩次大會我坐在後麵真是如坐針氈啊!”

    許立一擺手,道:“這不怪你!你寫的稿子我也看了,四平八穩,沒有什麼漏洞!按道理來講,我當時剛來望江,年紀又輕,確實應該像你寫的稿子那樣講,穩定為主嘛!可是我一上會,一看下麵那些來開會的領導幹部,我有時就控製不住,就忍不住想多講兩句,想給他們敲敲警鍾,讓他們『迷』途知返!唉,可惜還是有人執『迷』不悟,最後落得可悲的下場!”

    

Snap Time:2018-04-23 11:51:43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