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九十五章慶功大會


    第三百九十五章  慶功大會

    上午九點,天空中的太陽已經開始展『露』出他火辣的一麵,氣溫也開始不斷上升。

    雖然外麵的天氣依舊酷熱難耐,可在望江市委常委會議室中,立於會議室一角的立式空調卻不斷為大家送著涼風。更重要的是今天的會議算是一次慶功會,所以已經到場的幾位常委正聊得高興,現場的氣氛也十分熱烈。

    一連兩個月以來,在這間常委會議室開始時是硝煙不斷,後來更是噩耗頻傳,今天終於迎來了一次慶功會,大家也終於可以放鬆一下緊張的神經,在一起開著玩笑,說著閑事。

    隨著會議室門被打開,劉洪濤和許立還有趙國慶三人先後走進會議室,大家才安靜下來。今天的會議非常簡單,就是通報一下這兩天排查K1982次列車的旅客的情況,同時對下一步防治非典工作也作以安排。

    會議首先由趙國慶介紹了兩天以來全市幹警日以繼夜的工作,最後終於將二百一十六名旅客全部找到,除特殊情況外,其餘旅客都已被安置在市傳染病院,而且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有人出現發熱症狀,被傳染非典的可能『性』已經極少。

    在趙國慶的報告中,並沒有為自己請功,反而講了幾個民警工作中的細節,比如民警在胡家村被圍困時,他們卻能冷靜對待,沒有采取什麼過激行為,為最後順利解決矛盾奠定了基礎。再比如鞏群以身犯險,勇擒歹徒。正是這些細節,讓大家感受到了現在望江的公安已經真正形成了一定的戰鬥力,是一支拉得出、打得贏的隊伍,是望江百姓的保護神,而不在是以前的那些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當然在趙國慶的報告中,並沒有過多的提到許立。以許立現在的威望,已經不需要再為他鼓吹什麼。

    趙國慶說完,市委副書記蘇廣元這位土生土長的望江人首先為趙國慶的辛勤工作和認真的態度鼓起了掌。隨後劉洪濤也笑著拍著手掌,許立等人也紛紛向趙國慶表示祝賀。一時間小小的會議室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直到此時,趙國慶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溶入了望江,真正把自己也當作了一名望江人!自己這幾天的工作沒有白作,所受的累也沒有白費。

    隨後許立和劉洪濤也分別作了講話,一方麵要求大家回去一定要把這人好消息宣傳出去,讓全市人民放心,同時還要為在此次工作中的優秀工作者請功頒獎!另一方麵要大家不要放鬆警惕,特別是公安、衛生、交通等部門,要繼續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堅決打好防治非典這一仗!

    散會後,許立與劉洪濤商量了一下,便親自開車趕往鬆江,準備將這次的排查工作以及望江防治非典的情況向鬆江市委市『政府』作以匯報。同時許立也要親眼看一看範玉華、計春梅還有可愛的寶寶沒事,他才能夠放得下心。

    趕到鬆江後,許立找到市長曾益將望江現在的情況作了簡要匯報。曾益也對望江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將二百餘名旅客全部找到表示高興,對望江黨委班子的凝聚力、戰鬥力也給予了高度評價。

    當許立從市『政府』辦公樓出來時,已經是中午了。本來曾益是要留許立一起吃飯的,不過許立知道曾益現在工作十分繁忙。畢竟鬆江不比望江,全市幾百萬的百姓都在關注著此次非典事件,而且聽曾益說,K1982次列車上的乘客至今還沒有全部找到,反而是非典疑似病例又有所增加,現在已經又有三人出現發熱症狀,正在接受觀查,整個鬆江的防治工作不容樂觀。

    許立告辭後在車上想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拔通了計春梅的電話。當得知計春梅在家時,許立道:“我這就開車到你樓下,你就不要出來了,隻要在窗戶讓我看一眼你和孩子就行了!”

    計春梅得知許立竟趕到了鬆江時,心中卻是一驚。現在鬆江防治非典的形勢這麼嚴峻,要是許立真的被傳染上了該怎麼辦?“你、你可一定要小心,千萬別到人多的地方去!”

    聽著計春梅在電話關心自己,許立心中也是一暖。不過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確實非常不方便,許立隻好掛了電話,專心開車。不過許立卻也在暗自嘀咕,自己是不是應該找個司機了?倒不是說現在給自己開車的小劉有什麼過於出格的地方,不過自己的秘密太多了,沒有一個自己人跟著,有些事情還是不太方便。要不然從望江到鬆江這麼遠的路,也不用自己開車了。

    車很快就駛到了計春梅家樓下。許立剛走下車,電話便響了。“喂,你看到我和寶寶了嗎?”

    許立雖然隻來過計春梅家一次,可那一次就在樓下呆了十幾個小時,對計春梅家是那個窗戶當然是再熟悉不過。依言向上望去,隻見計春梅正站在窗前抱著寶寶。寶寶卻還不老實,小腿站在窗台上不斷的蹬著。不過當他順著計春梅手指的方向看到站在樓下的許立時,卻一下安靜了許多,最後竟向站在樓下的許立伸開了雙手,要許立抱他。

    許立手拿著電話,隻覺得鼻子一酸,自己也想去抱抱孩子,可現在情況實在是不允許。許立隻能在電話對寶寶道:“寶寶乖,聽媽媽的話,等過段時間我一定會好好抱抱你的!”

    寶寶在電話那頭還在不斷的叫著:“寶寶、抱抱!爸爸!”隻聽得許立眼淚都差點掉下來。在這一瞬間,許立決定馬上與計春梅商量給他辦理出國的事情,自己真的有些受不了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明明孩子就在自己眼前,可自己卻沒有辦法抱他,甚至沒有辦法跟他好好說會兒話。

    當計春梅重新拿起電話時,許立已經收拾心情,道:“計姐,你這段時間受苦了!你一會先把孩子交給伯母,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談!”

    計春梅聽許立說得這麼嚴肅,雖然不知道許立是什麼意思,又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但還是將孩子暫時交給母親,自己一個人回到房間拔通了許立的電話。

    

Snap Time:2018-01-17 03:03:14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