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八十七章無名葬禮


    第三百八十七章  無名葬禮

    胡開泰越想越感到自責,自己都已經破壞了規矩,可這些當年出去的老兄弟卻沒有一個人違背自己的命令,要不是今天徐世績說起,自己甚至以為這些老兄弟享受了榮華富貴,早忘了胡家村和青鬆坡這片窮地方。那曾想到這些人卻是臨死依舊念念不忘這片黑土地!

    徐世績看著胡開泰眼中的淚水,點頭道:“是,幾位叔爺都先後去了,現在老一輩的隻剩下李懷山爺爺,不過他今年也已經九十五了,現在已經下不了地,正在醫院接受治療,每天已經離不開氧氣了!”徐世績心中為爺爺以及其他幾位叔爺感到高興,看來眾老臨終前的遺願是有希望達成了。

    “唉!都怪我啊,都怪我眼光不準,竟連累了老兄弟們在外漂泊幾十年!回來吧!都回來吧!隻要願意回來的,我老頭子都歡迎!青鬆坡就是他們的家!”

    這一切就發生在許立麵前,許立早已被胡開泰以及他當年的那些兄弟之間的情誼所感動,當年在東北像胡開泰老爺子這樣的抗日隊伍可以說是數之不清,可他們大多都沉默在曆史的長河中,今天要不是親眼見證了這一幕,自己又那會知道這胡家村後麵的青鬆坡上竟埋著幾百位抗日烈士!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在那片山坡上,恐怕還會出現許多無名墓,墓中也許會有幾位將軍、幾位校官!或許今年一場大雪,待到明年開春時便再也找不到那些無名墓的痕跡,可整座青鬆坡便是一座無名的烈士墓,也許若幹年後,別人會忘記這,可自己不會忘記!胡家村的百姓不會忘記!還有徐世績剛才提到的那些老兄弟的後人不會忘記!這就是大家心中的聖地!

    “是!我馬上告訴他們!”一邊聽了胡開泰老爺話的徐世績雖然已經年近六十,此時竟高興的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忙掏出手機要打電話。可剛一按號,卻傻眼了,徐世績的手機是軍中保密網,而在胡家村這個偏遠的小村子竟然沒有信號!

    許立當年也是保密部隊中一的員,對這種情況當然不會陌生,拿出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

    徐世績接過電話,看了許立一眼,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畢竟胡老爺子輩份太高,誰知道這個一直站在老爺子身邊的小夥子是老爺子什麼人?要是叫錯了,那可是要鬧大笑話的。

    許立也看出了徐世績的憂慮,笑道:“我和鄭雷是朋友,我應該叫您一聲伯父吧!”

    “鄭雷的朋友?”徐世績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年青人明明站在胡開泰的身邊,怎麼又成了鄭雷的朋友。不過那都不要緊,重要的是盡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自己的父親,告訴其他人!“好,謝謝你!用完我就還你!”徐世績拿著電話到一邊去打電話去了。

    許立則趁機拉住鄭雷,小聲道:“這位就是你說的那尊大佛?”

    鄭雷則小聲道:“就是他!他可是軍委總參謀部的人,少將軍銜!而且在他身後還有一位更大的活佛,那可是中將!雖然年事已高,可影響力卻是不容質疑!”

    鄭雷雖然沒有說明徐世績的具體身份,可曾經當過兵,也曾任上校軍銜的許立當然明白,總參那是中央軍委領導下的負責組織領導全國武裝力量建設和組織指揮全國武裝力量軍事行動的軍事領導機關。設有辦公廳和作戰、情報、通信、訓練、軍務、動員、兵種、政治、陸航、外事、管理等部門。總參謀部的主要職權是提出軍事建設和軍事鬥爭重大問題的建議,組織實施戰略指揮,擬製軍事工作規劃和法規,組織領導戰備工作、軍事訓練和動員工作等重要工作,一位少將那必是要害部門的首腦。

    而且徐世績五十多歲的年紀在和平時期能夠成為一名少將,那不但要有人脈,而且還必定是立有戰功的,將來的發展前景更是無法估量!

    徐世績拿著電話隻是給家打了個電話,說了聲:“爺爺回家了!”便掛了電話並還給了許立。隻是一個電話就夠了,在電話那邊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苦盼著這個電話,而且為之盼了幾十年之久。

    看著眼前的場景,許立知道這已經不需要自己了,再留下來隻能給人以攀枝附貴的嫌疑。當下許立向胡開泰告辭。胡開泰也無法再顧及許立,畢竟自己幾十年未見的兄弟回來了,雖然隻是一把骨灰,可總歸是回家了!

    不過許立此行卻收獲頗豐,不但解決了自己的身體問題,而且在臨走時,徐世績知道了許立的身份後,對這位年青的市長也不由得刮目相看,更何況這個年青人還與胡開泰老爺子結成了忘年交。所以他也並不吝嗇,代表徐光以及那些健在的第二代人邀請許立到時來參加眾位老將軍、老烈士的葬禮。

    在半個月後,一個豔陽高照的夏日,二十幾輛掛著軍牌的軍用越野吉普軍駛進了胡家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從車上下來的幾十位老人雖然有的連走路都有些困難,可看他們的精氣神,卻非常人可比。一舉一動更是上位者的風範。而且不少人手都捧著一隻骨灰盒,當來到胡家村的祠堂時,不論老幼全部跪倒在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麵前。

    這些老人正是當年跟隨胡開泰老爺子一起抗日的兄弟的後代,而在這些人當中,將級以上軍官就有十幾位,其餘人也是非富即貴,許立甚至看到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也在其中,而看他站的位置卻隻能排在後麵倒數幾位。由此可見今天來的這些人都是些什麼人物。

    當天午時,在胡家村後的青鬆坡上又多了二十多座無名的墓『穴』,在墓『穴』上麵胡開泰老爺子親手撒上了花籽。也許明年開春這便是一片鮮豔的野花,誰又會知道下麵埋著的卻是一位位將軍!

    而在安葬的過程中,許立自然是全程陪同,雖然來人與許立並沒有過多交談,可每個人都已經把這個年青的市長記在了心,畢竟老人們能夠葉落歸根,與這位年青的市長還是有些關係的,大家都欠了人家一個人情。

    

Snap Time:2018-04-27 04:52:08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