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八十五章得傳真功


    第三百八十五章  得傳真功

    許立聽了胡老爺子的話,當然明白老爺子這是答應傳自己所謂的內家功夫了。“多謝老爺子肯收我為徒……”許立說著便要跪下給老爺子磕頭拜師!

    可老爺子卻一把扶住了許立,道:“切不可如此莽撞!你那位長輩才是你真正的師傅,我又豈能奪人之愛?咱們隻算是互相探討、互相研究罷了,不必拜師!”

    許立見老爺子態度堅決,也就沒有堅持,不過這份情誼許立卻是深深記在心。畢竟一旦老爺子傳了自己功法,受益的可不僅僅是自己一人,自己徒弟徐剛、兄弟二子、眼鏡、燈炮,還有雪豹部隊那些上輩子的戰友,不知可以使多少人免去傷病的困擾,讓他們能有一個幸福、安康的晚年!

    老爺子也不是囉嗦之人,答應了許立,便立即為許立講解起自己這麼多年所練習的內功心法。

    其實人們常說的內功外功,說到底不過是呼吸之別,常言道:呼吸有內外之分,拳術無內外之別。善養氣者即內家,不善養氣者即外家。所以這內功最重要的便是養氣。而養氣則需要站樁來培養氣感。在胡老爺子學的功夫中,主要為靈步樁功。老爺子說到這兒不顧年邁,親自為許立罷起了樣子,站起了樁。

    “小友,看好了!這站樁第一步要好似木雞植中庭,又若扁舟泛巨海。要使心無所住,空『蕩』『蕩』的。心腦完全靜下來。當入靜至極,丹田中便會開始有氣感。隨此功夫“意守丹田”,功夫深造,即漸使呼吸之氣沉於丹田,感到越煉內氣越充實、圓滿而逐漸產生熱感。

    這時便要抓住這個時機,進而采用“舍氣從脈”和“神氣合一”的方法,使意念緩離丹田,引領熱氣循行於經絡脈中。即由丹田入『毛』際到會陰,過穀道、長強,通夾脊,上達玉枕,漸達精髓之海——“泥丸宮”。然後氣化成『液』,再由上丹田經“上鵲橋”,過中丹田“土釜黃庭”,再到下丹田,是為小周天。

    打通小周天後繼續堅持日日功修煉,則可打通大周天。即將連通頭、手、 足中的奇經八脈全打通。 修煉至此,方可算初步達成目標。在這過程中,內氣就是通過這四個步驟而逐步求得充實和貫通的。煉到此步,方可稱之掌握了“內家拳”。

    隻要小友身中可運轉完成小周天,體內真氣推動氣血津『液』充盈、貫通全部經絡脈中,並通達五髒六腑、四肢百骸、 筋骨皮肉之孫絡中。使其全部得到滋養。年雖邁亦氣不衰,形雖朽而精不枯。保持人的“三元” ,即元精、元氣、元神旺盛,即可化去你所練功夫所含戾氣,可保小友一生無憂!至於大周天,老夫我至今也不過初通而已,尚未徹底完成,小友切不可好高騖遠!”

    許立點頭稱是,便按照胡開泰剛才的姿勢站起了樁法。不過這樁法形似易而知精難,許立站了半天也沒感到體內有氣感升起。好在胡開泰在一邊不厭其煩的不斷為許立講解,並道:“這站樁非一日之功,當年老夫可是用了半年時間才初感有氣在體內升騰,小友隻要堅持下去,遲早有大成的一天!”

    就在許立在胡開泰的指導下,不斷感覺體內變化時,突然外麵跑來一名村民,一見胡開泰急道:“叔祖,不好了,外麵來了許多當兵的,咱們的人沒敢攔他們,他們已經到了村口了!”

    “噢?我們胡家村多年不來外客,今天貴客卻是接踵而至,走吧,咱們先去看看!”胡開泰雖然吃驚不知又是那方來客,不過麵上卻依舊波瀾不驚,養氣功夫實在是到家了。

    許立也顧不得繼續站樁,跟著胡開泰等人一同來到村口。許立也是暗中嘀咕:難道是鄭雷不放心,率人前來?可鄭雷要來,也應該提前給自己打個電話啊,總不至於突然殺上門來。

    來到村口,許立站在胡開泰身後,便看到村口站滿了全副武裝的戰士,為首的卻並不是鄭雷,而是一個穿著便裝的五六十歲的老者。再仔細看看,卻發現鄭雷正站在老者身旁,正與老者低語著什麼。看鄭雷說話時恭敬的樣子,就知道這老者恐怕身份不低。

    老者聽鄭雷說話時則不斷點頭,可當老者看到胡開泰出來時,卻沒有再理會鄭雷,而是大步走上前,一直來到胡老爺子麵前,突然跪倒。

    站在胡開泰身後的許立等人連忙讓到一邊,不敢占了人家的便宜。

    老者跪在地上,大聲道:“徐世績拜見叔爺,願叔爺壽比南山!”說完竟不顧地上灰塵,一連三個響頭磕在地上,磕完後也不在抬頭,就跪在那。

    胡開泰站在那受了徐世績三個響頭後,一捋胡須問道:“你是徐老三的孫子?”

    “是!”徐世績並未起身,依舊跪在地上答道。

    “你起來吧!”胡開泰說著上前扶起了徐世績。“徐老三已經去了吧!”說這話時,可以看出胡開泰老爺子麵『色』也為之一暗。

    “我爺爺七年前便去逝了!”

    “七年前?唉,算來徐三哥活了九十二歲,也算活的夠本了!膝下又是子孫滿堂,他這輩子也算是沒什麼遺憾了!”老爺子歎了口氣道。

    “爺爺臨終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再見叔爺一麵,他不斷囑咐我們,有機會一定要來拜見叔爺!聽叔爺教誨!”徐世績說話間中氣十足,可以看得出應該也是軍伍出身。

    “你爺爺跟我在這片白山黑水間一同抗戰了十幾年之久,直到東北解放,你爺爺跟著『共產』黨南下去打江山,而我這個老朽卻甘居於這僻遠山村,當年在這胡家村一別已經五十多年沒有見過麵。這些年雖然有書信往來,你爺爺也幾次提起想回胡家村看看,卻被我拒絕了,他位高權重,一旦來此,我胡家村恐怕再也沒有了安寧之日。唉,早知他對此一直耿耿於懷,我還躲什麼清靜,早就請他回鄉一聚了!”

    

Snap Time:2018-01-24 11:56:19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