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場誤會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場誤會

    胡開泰沒想到許立突然提起百年前發生的那場鼠疫,卻還是不由得點點頭。那次鼠疫雖然自己並沒有親身經曆過,可是父母卻差點在那次鼠疫中遇難。後來聽父母曾經提起過那次鼠疫,還是唏噓不已,自己的爺爺,以及二叔還有五六位親戚都是被那場鼠疫奪去了生命。自己全家也正是從那以後才搬進了深山老林,以躲避瘟疫!

    “這次的非典可是比以前的鼠疫傳播的更快、更猛!而且現在對這種病還沒有什麼特效『藥』,要不是有『政府』出麵,協調全國一起動員、一起防治,恐怕死難人數還是那次鼠疫的幾倍不止!老爺子,雖然現在還不能證明胡玉寶就一定傳染了非典,可你就真的願意拿你們胡家村一千多條人命來賭嗎?”

    “真的這麼嚴重?”胡開泰也認為許立作為一市之長應該不會了隨便拿這種事來開玩笑。

    “當然是真的!而且我們也不是要抓捕胡玉寶,我們隻是要把他進行隔離,就是讓他自己獨自一人生活一段 時間,觀察他是否被傳染上非典。如果沒有被傳染,我們會馬上放人!老爺子要是不信可以讓人跟我們一起走,親眼看到胡玉寶被安置下來你們總該放心了吧!不過老爺子為什麼說我們是要抓胡玉寶呢?如果胡玉寶真的做了什麼違法犯罪的事情,我還是希望老爺子能夠明講,不然事情要是真的查出來,恐怕就是你老爺子再護他,我也一定會把他繩之以法的!”許立並沒有因為鄭健慶這位少將副司令員的壓力而放棄原則。

    “建業,你去你三爺爺家把你寶子叔叫來!”胡開泰終於同意叫出胡玉寶。這麼長時間,胡玉寶被藏在村子,如果不是老爺子去叫人,就算讓許立帶人找恐怕就是找上十天半個月也找不到人。

    胡建業一聽老爺子終於開口了,忙點頭答應,也不顧自己已經四十多歲有些發福的身體,一路小跑的向三爺爺家跑去。

    “許市長你莫怪,我真是老糊塗了,誤信了寶子的話,才造成了這場誤會!一會兒寶子來了你們就把他帶走吧!”

    “老爺子,你們怎麼會以為我們是來抓捕胡玉寶的呢?胡玉寶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我也不太清楚!昨天寶子連夜回到村,半夜就聽到有警車奔我們村來了!寶子就找到我,說是有警察來抓他!當時我也以為他做了什麼違法的事兒,還狠狠扇了他一把掌,罵了他一頓!可寶子卻跪在地上告訴我,說他真的沒做違法犯罪的事情,不過是在外麵見義勇為,救了一個人,卻得罪了一幫黑社會!而且這些黑社會的人勢力極大,他才會躲回村兒的,那些警察恐怕就是黑社會找來抓他的!他還向我發誓,他絕對沒有撒謊。寶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不會對我說謊,而且我活了這麼多年,寶子撒沒撒謊我也看得出來。具體是怎麼回事,一會兒寶子來了你問他吧!把寶子交給你我也能放心!”胡老爺子站起來,拍了拍許立的肩膀道。

    過了十幾分鍾,胡建業領著一個青年人回來了。許立自信也有幾分識人的本事,看著眼前這個年青的小夥子,長得濃眉大眼,一臉的正氣,確實不像什麼犯罪分子。

    小夥子來到許立麵前,有些小心的道:“許市長!”

    “你就是胡玉寶?你是坐昨晚的K1982次列車回到望江的吧!”

    “是,難道你們真的不是來抓我的?真是隻是因為那次列車上有非典病例,才特地跑這麼老遠,還帶來這麼多警察來隔離我的?”胡玉寶還是有幾分懷疑。

    “胡書記都跟你講了吧,你信不過我們,難道連你的親戚也信不過?再說你就算做些違法犯罪的事情又能有多嚴重?頂多危害到幾個人罷了,可你要是真的被傳染上了非典,首先受害的就是你們胡家村一千多村民,進而影響到咱們全市六十萬群眾,你說到底那個嚴重?”

    聽許立這麼一說,胡玉寶低下了頭,無言以對。

    “胡玉寶,剛才老爺子已經跟我說了,說你在外麵得罪了人,怕我們警察是來抓你的,我希望你能把這件事情交待情楚,如果真是見義勇為,我們核實後可以給你獎勵,可如果你說的是假話,是在外麵犯了案子,我們也一樣會抓捕你!”

    “我、我真的是見義勇為!不過、不過你們現在就是去調查,那幫人也一定早把白的說成黑的,我恐怕也變成罪犯了!”胡玉寶有些懊惱的道。

    “你不告訴我們,我們不去調查怎麼能知道事情的真像,你應該相信我們,相信『政府』,我們會給你一個公道的!”許立安慰著胡玉寶,他看胡玉寶也確實不像是犯罪份子。

    “我這兩年一直在鄰省的天海市工地打工,前幾天晚上下工後,我們一幫人去大排檔吃晚飯。吃過飯他們又要去K歌,我不願意去,就一個人回工地了。可就在我回去的路上,卻看見有四個男的正在追打一個女人。我以為是有人搶劫,我家老爺子可是告訴我們這些小輩,見到這種事,決不能袖手旁觀,我當時就衝上去了。那幾個男的雖然長得壯,可並不經打,幾下子就把他們都給打跑了。那個女的見追他的人都跑了,就遞給我一張名片,然後她也走了。

    本來我也沒拿這件事當回事,回工地後我就睡了。可過了兩天我有個也是咱們望江的老鄉偷偷找到我,說天海市地下勢力近期都在四處打聽要找一個人,而他們描述的那個人的樣子就是我!我這時才知道那天晚上可能不是什麼普通的搶劫,而是惹了不該惹的人。我第二天一早就訂了火車票,連忙趕回家。我想那些人就是再囂張,也不敢到我們胡家村來抓人吧!

    可我前腳剛到家,你們警察後腳就跟來了,我以為是那些人知道我們胡家村,不敢硬來,就讓警察來抓我,所以我才讓爺爺保護我!沒想到竟是一場誤會!”

    

Snap Time:2018-04-23 17:20:10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