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六十二章主動交待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主動交待

    湯鬆明的話與省的意見也與劉洪濤和許立的想法不謀而合。這些年鄭鈞波一夥在望江橫行無忌,要想在望江好好呆下去,如果不買他們的帳,恐怕早就混不下去了。所以望江中層領導幹部中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給鄭鈞波、董陽明、史林一夥送過禮,其他人就算沒有送禮,也至少請他們吃過飯。在他們有事時,也沒有人敢說個不字!所以說要想徹底查清鄭鈞波一夥人的問題,恐怕真得將望江全翻個個不可,全市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領導幹部將會受到黨紀、政紀處罰,有將近一半的領導幹部將被免職!那望江還不『亂』了套!

    湯鬆明說完,劉洪濤也道:“湯主任這次來我們望江辦案,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表個態,不管是要人、要車、要物,我們都沒有二話,隻希望能盡早將望江的蛀蟲一網打盡,還我們望江一個朗朗青天!許市長,你和湯主任都是老朋友了,湯主任你有什麼需要就直接與許市長說,不要客氣!”

    因為今天隻是一個見麵會,所以也沒有談到更我的實質內容,大家其樂容容的坐在一起閑話家長。許立又把趙國慶和姚桂靜叫了過來,介紹給了湯鬆明。畢竟湯鬆明在望江辦案,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完的,而許立也不可能每天跟著調查組。而且實際上調查組辦案更需的是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配合。

    湯鬆明見許立把公安局長趙國慶和紀委書記姚桂靜也叫來,便明白這兩人應該是可以信得過的,有了他們的全力配合,那自己在望江辦起事來應該會順利很多。

    晚上望江在家的各位領導基本都到齊了,為湯鬆明等人舉辦了一場歡迎晚宴,隻有董陽明借故沒來。不過大家也都明白他此時的心情,連省紀委調查組都下來了,他董陽明的好日子恐怕也是要到頭了。

    湯鬆明辦案還是一如既往,雖然他與許立關係不錯,可辦案過程中並沒有找過許立,隻是帶著自己手下人以鄭鈞波為突破口開始了對望江官場的一次大規模調查。

    不過出乎調查組意外的是,在提審鄭鈞波時,鄭鈞波的態度實在讓人有些不知所措。沒等調查組的同誌開口問他,他已經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能想起來的所有違法犯罪的事實一五一實的交待出來。而且為了盡快交待問題,鄭鈞波還主動提出不需要休息,連吃飯也是在調查組眼皮子底下進行,隻要求每天晚上九點半就寢、早上七點就可以再繼續開始審訊。

    湯鬆明在接到手下人匯報後,開始也是一愣,沒想到原本以為鄭鈞波罪大惡極,一定難逃一死,他會頑抗到底,拒不交待,將是此行最難攻克的一個釘子。為此湯鬆明甚至沒有先與鄭鈞波會麵,準備先讓手下人去接觸鄭鈞波,等時機差不多時自己再親自提審他。可沒想到鄭鈞波竟然自己先崩潰了,這樣以來案子可就好辦多了。

    湯鬆明立即率人驅車趕到了看守所並在審訊室見到了鄭鈞波。湯鬆明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鄭鈞波,雖然看上去鄭鈞波穿的比較幹淨,而且身上也沒有什麼明顯傷痕,可再看鄭鈞波的精神狀態卻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眼中布滿了血絲,在交待問題時不時需要『揉』『揉』太陽『穴』,或是要點燃一支香煙以此來提神。

    湯鬆明甚至提出希望鄭鈞波可以先休息一下,下午再進行審問工作。

    可鄭鈞波卻手一抖,連煙都掉在了地上,不斷的道:“不用、不用!我能想起來!我不需要休息。”

    在鄭鈞波大聲喊叫的時侯,湯鬆明卻發現鄭鈞波的牙齦竟腫起老高,隻是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因為被捕後急火上升而致?

    他們那知道,自從那天趙國慶暗中吩咐了萬安雄好好“照顧”鄭鈞波後,萬安雄可是下了大力氣,將這些年自己知道的所有對頑固犯人的私刑都先後用在了鄭鈞波身上。別說鄭鈞波這樣一個隻知貪圖享受的公子哥,就是那些真正把腦袋掛在腰上的亡命之徒,甚至有一些曾能加過戰爭的軍人,隻要到了監獄,享受了幾種私刑後就沒有人再敢對管教說個不字!

    而萬安雄在將自己知道的所有刑罰都用過後,還覺得不滿意,又集思廣議,聽取了其他同誌的建議,又開始了對鄭鈞波的新一輪盛情款待,直到將鄭鈞波已經折磨得如同一根麵條一般連站都站不穩才會讓他歇一會兒。直到此時,鄭鈞波才終於知道了什麼 叫專業與業餘之分!自己這些年對那些犯在自己手上的人所用的刑罰固然殘酷,可隻要受刑人心懷一死,很快就會一命嗚呼。

    可在看守所,各種小手段、小辦法層出不窮,最可怕的還是在這你就連想死都不行,連一個尖銳的東西都不可能出現。就算自己咬舌自盡也不可能,以現在的醫學條件,足可以將斷舌重新接上。而且自己受了這麼多天的虐待,自己身上竟然連一個明顯的傷痕都沒有。而牙齦的腫痛卻是因為昨天又有人出了新主意,竟將電線一頭綁在自己上牙上,另一頭卻綁在下牙上,通電後,鄭鈞波隻覺得嘴便是一麻,整整折騰了自己幾個小時,直到自己牙齦全部腫了起來,這些人才笑著住手。

    這種日子鄭鈞波已經過夠了,他現在已經再也沒有了頑抗之心,他現在隻希望能夠遠離那些獄警,最好是能求得速死!他現在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鄭鈞波這些年所犯下的罪行真可以說是磬竹難書,五六名審訊人員輪番上陣記述鄭鈞波所交待的問題,可即使這樣,每天審迅結束後這些人一方麵被鄭鈞波所交待出來的問題感到吃驚,另一方麵又為這一天不斷書寫感到辛苦。僅是審訊鄭鈞波一人便用一周時間,他交待出的問題足足寫了近一人高的材料,所涉及的到相關人員有上千人之多,其中望江的領導幹部就達二三百人。真是難為鄭鈞波怎麼會將這些情況記得這麼清楚。

    

Snap Time:2018-06-18 09:48:47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