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六十章斬草除根


    第三百六十章  斬草除根

    蘇寬聽了鄭鈞波的話卻不怒反笑,低聲道:“沒想到你也有不如意的時侯!吳茗不愧是我的妻子,既然她都已經去了,我也沒有什麼牽掛了,我們還能到地府相聚!除死無大礙!你還能用什麼來威脅我?咦,那是什麼?”說完蘇寬趁著拉著自己的兩名打手一愣的功夫,掙脫了兩人的手,衝向了牆壁,一頭撞在牆上,隻撞得鮮血四濺。

    兩名打手忙扶起蘇寬,卻發現他已經快不行了。鄭鈞波走上來,看了蘇寬一眼,冷笑道:“你們兩口子以為你們死了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你們真是太天真了!你們還有父母,你們欠我的,我會向他們討要的!而且我聽說你們的女兒也有七八歲了,也許再過幾年又是個小美女,你們放心,我會好好幫你們照顧她的!唉,也許再過幾年,我還得到你們墳前給你們燒幾張紙錢,叫你們一聲嶽父嶽母呢!”

    “你!你……”蘇寬一口氣沒上來,竟被鄭鈞波給活活氣死了。

    鄭鈞波也沒想到這次偷魚不成,反而惹了一身腥。強忍著舌頭的傷痛,一揮手,道:“把他們兩個給我處理了,同時派人給我查找他們親戚朋友的住址,一定要給我把他們的父母還有他們的女兒給我找出來!哼,你們以為死了就算完了?我會讓你們死也不得安寧,讓你們一家在地府團聚!”

    以鄭鈞波在望江的勢力,很快就查出了吳茗家人的消息。而蘇寬家雖然不在望江,可鄭鈞波手下還是通過種種途徑找到了蘇寬家人的下落,並在蘇寬父親家找到了蘇寬和吳茗的女兒蘇天月。鄭鈞波立即命人將年僅八歲的蘇天月綁到了望江,而蘇寬的父母以及吳茗的父母卻因為先是兒子女兒無故失蹤,隨後兩個孩子的唯一血脈也不見了,四位老人心火上行,全都大病了一場,隨後吳茗的母親最先受不了這接連的打擊,病重而逝,吳茗的父親一個月後也隨著老伴一起去了。蘇寬的父親也因為腦溢血去逝,最後隻剩下蘇寬的母親一個孤單的生活。

    老太太軟弱了一輩子,這時卻突然堅強起來,她強忍著失去孩子、失去丈夫的悲痛,孤身一人來到了望江,來找兒子、兒媳的消息。老太太在望江偷偷查了半年,最後終於得到確切消息,兒子、兒媳最後去過的地方就是鄭鈞波的公司。而且也聽說了鄭鈞波多次糾纏兒媳吳茗。

    老太太知道自己一人無法再繼續調查,她便報了警。可惜在她心中的人民保護神,這次卻搖身一變成了鄭鈞波的保護傘!警察不但沒有調查鄭鈞波,反而給鄭鈞波通風報信。

    鄭鈞波早就想對付老太太,可當初派人抓了蘇天月後,手下人急著返回望江,便沒有對老兩口下手。等再派人回去時,老爺子已經去逝,老太太卻不知所蹤。對這個老太太鄭鈞波本來沒放在眼,時間一長也就忘了還有這麼老太太。

    可今天才知道當年這個漏網之魚不但沒有老老實實的安份下來,反而還在暗中來調查自己,鄭鈞波當然不會輕易放過老太太。再說她今天既然能到望江公安局報警,誰知道她會不會再到市、省去上訪。為了消除隱患,鄭鈞波再次命令手下將老太太殘忍殺害後拋屍荒郊野外。

    而吳茗和蘇寬的女兒蘇天月則被與劉洪濤的孫子一起關在了勝利鄉的礦場,這一關就是四年!一直到許立、趙國慶率人將他們解救出來。

    許立、趙國慶、萬安雄三人聽完了鄭鈞波的講述,心中也是一陣難過。特別是萬安雄,他在望江的時間最長,雖然也知道鄭鈞波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卻因為沒有惹到自己身上,又有那麼多領導保他,自己也隻能明哲保身,從來沒想過要對付鄭鈞波。可今天聽了鄭鈞波自己的交待,才終於明白鄭鈞波到底已經喪心病狂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小時侯的一個暗戀念頭,就直接、間接害死了六條人命,還綁架一個年僅八歲的小女孩長達四年之久!由此可見鄭鈞波這些年到底犯下了多少滔天罪行,恐怕就連鄭鈞波自己都記不清了吧!

    相比於萬安雄的後悔,許立和趙國慶卻是一陣欣慰,好在已經將鄭鈞波抓捕歸案,不然今後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像蘇家一樣,隻是因為鄭鈞波一個荒唐的念頭而家破人忘。

    知道了蘇天月的身世,許立和趙國慶便起身告辭了。不過臨走前許立向趙國慶使了個眼『色』。趙國慶立即明白了許立的意思,特意落後了幾步,拉著萬安雄小聲道:“鄭鈞波剛才的話你也聽見了,對這種人渣決不能手軟!隻要他還關在這一天,你就好好招待他,出了事由我負責!”

    萬安雄點頭道:“趙局長你放心吧,我在這也幹了十幾年,是從基層一步一步幹上來的,這其中的手段我都明白,這點小事決不會出任何紕漏,就算是整死他,我也敢保證決不會有人能查出任何『毛』病!”

    “留他一命,讓他等著法庭宣判,我相信這種人決逃不了法律的嚴懲!不過我隻是覺得讓他這麼簡單的死了真是對不起那些被他折磨過的人,讓他好好見識見識什麼叫專業,什麼叫業餘,讓他好好享受一下死前的痛苦!”

    許立和趙國慶走出看守所大門,許立站在大門前長歎了口氣。趙國慶上前遞給許立一支煙,道:“許市長,別太往心去了,全國來講鄭鈞波這種人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比他過份的也許還有,而且還不在少數。咱們能做的也隻能是盡咱們最大的能力,對這種人遇到一個抓一個,盡力而為吧!”

    “唉,也隻能是盡力而為!不過我更擔心的是蘇天月,這麼小的孩子卻已經沒有了任何親人,父母雙亡,爺爺『奶』『奶』,甚至是姥姥姥爺都已經不在人世,他孤孤單單一人可怎麼活啊!而且孩子還有嚴重的自閉症,又被關了四年,耽誤了學業,就算今後能將她的病治好,她又怎麼融入社會,怎麼生活啊!”許立擔心的道。

    

Snap Time:2018-04-27 04:48:03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