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九章同命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同命
  手下人一聽鄭鈞波的命令不敢怠慢,將蘇寬解下來後,又綁在了一張特製的刑床上,固定好了蘇寬的手腳及頭頸。隨後有人拿來一隻水桶和厚厚的一疊黃紙。
  “吳茗你可看好了,想明白了,如果你什麼時侯想通了可以隨時叫我,不過可要快點,不然蘇寬恐怕挺不了多長時間!以前最好的記錄也不過是糊了十七張,堅持了十分鍾左右,便一命嗚呼了!”
  “別聽他的,就算我死了,你也別答應他!大不了咱們下輩子再做夫妻!”蘇寬大聲叫道。不過因為被綁得太緊,根本抬不起頭,看不到遠處的吳茗早已哭紅了眼睛,隻能聽到妻子用她那已經嘶啞的聲音叫著:“你們住手,求求你們放了我們吧!”
  隨著第一張被浸濕了的黃紙貼在了蘇寬的臉上,蘇寬已經張不開嘴,叫不出聲來,隻能聽到他如同老牛一般正在拚命的大聲喘著氣。
  鄭鈞波為了打開吳茗的心理防線,並沒有急著讓人繼續貼紙,反而任由蘇寬在那堭簷洁A很快第一張黃紙被蘇寬用舌頭頂出了一個小洞,蘇寬終於又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這時鄭鈞波才一揮手,讓人繼續貼上了第二張。
  雖然隻是一張薄薄的紙,可浸過水後紙已經變得很有韌『性』,蘇寬在用了近一分鍾後終於弄破了第二張。可此時蘇寬的舌頭已經酸脹的快要失去知覺了。不過當他呼吸到空氣時,卻終於鬆了口氣,又能多挨一會兒了,同時他也抓緊時間拚命的大口大口的吸著氣,準備繼續拚命。
  而此時被綁在一邊的吳茗早已哭得如同淚人一般,看著丈夫在那受苦,自己卻無能為力。
  鄭鈞波此時已經有些失去耐心,叫道:“給他多貼一張,看他還能不能弄破!”
  這次兩張紙一起貼在了蘇寬的臉上,蘇寬不管怎麼用力,也無法弄破黃紙,不過好在折騰了一會兒後,紙上的水份被蘇寬吸進了嘴堙A蘇寬可以從紙上的小孔中勉強吸到一點空氣。可隻是通過小孔透過的氣體,根本不足以維持蘇寬的需要,一會兒功夫,蘇寬的臉便已經被憋得通紅。
  “再給他貼一張!”這是蘇寬聽到的最後聲音。隨後他很便陷入了昏『迷』,什麼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寬才終於恢複了知覺,睜開了眼睛。可一看四周,卻是一愣,這堣w經不是那間地下室,而是一間囚室。自己怎麼沒有死?鄭鈞波怎麼會放了自己?吳茗又那堨h了,難道她真的答應了鄭鈞波那個禽獸的要求?
  蘇寬隻要一想到自己的妻子為了救自己而躺在鄭鈞波那個禽獸的懷堙A就覺得自己的胸膛仿佛也要炸了一般。他掙紮著爬到門前,鐵門被牢牢的鎖著。蘇寬便出了全身的力氣,狠狠的錘著鐵門,聲嘶力竭的叫道:“有人嗎?快來人啊!吳茗你在那堙I”
  喊了幾聲,終於聽到有腳步聲走了過來,不過漆黑鐵門擋住了蘇寬的視線,他並不知道門後是誰。可蘇寬還是急忙問道:“我妻子吳茗在那兒?”
  隻聽門外那人哈哈笑道:“你妻子?一會就不知道是誰老婆了!她現在恐怕正在我們老板懷堨s床呢吧!”
  這人的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霹在了蘇寬的頭上。“不!不可能,吳茗不是那種人!你騙我!”蘇寬也不知道那堥茠漱O氣,狠狠的用頭撞著鐵門,一直撞得頭破血流也不知道。
  “哼,我騙你有什麼好處?你老婆為了救你才答應我們老板的,你還有臉說!沒用的東西!”
  “是,我是沒用的東西!我是沒用的東西!我活著還有什麼用啊!”蘇寬說一句便用頭撞門一次,頭上的血已經順著鐵門流到了地上,可蘇寬卻好像沒有知覺一般。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門然又來人叫道:“不好了,那個臭娘們不想活了,竟然還敢反抗,老板受傷了!快把這小子帶出來,老板要 親自收拾這小子!”
  隨後隻聽到有人拿出鑰匙,鐵門被打開後,衝進兩個人,一人架起蘇寬一條胳膊,將蘇寬又拖回到了剛才險些讓蘇寬喪命的地下室。
  再次被拖往地下室,蘇寬卻沒有任何恐懼的反應,他現在隻關心自己的妻子怎麼樣了,有沒有遭到鄭鈞波的汙辱。
  可當他被拖到地下室,並被扔到地上時,蘇寬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自己的妻子吳茗此時竟就躺在自己身邊,可卻沒有一點反應,嘴角不斷的溢著鮮血。
  “你怎麼了?”蘇寬掙紮著爬到吳茗身前,將吳茗抱在懷堙A便勁的搖著吳茗,可吳茗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蘇寬掰開吳茗的嘴,一股鮮血湧了出來,蘇寬這時才發現吳茗的舌頭竟隻剩下半截,而吳茗也早已停止了呼吸。
  “我、我跟你們拚了!”看著吳茗已經命喪黃泉,蘇寬隻覺得胸中有把火突然被點燃,他猛的站起來向著坐在不遠處的鄭鈞波衝了過來。
  可剛衝了兩步,便已經被一邊的打手給打倒在地。兩個打手上來將蘇寬狠狠的按倒在地上。蘇寬的臉已經被水泥地蹭得血肉模糊,可他卻仿佛根本不知道痛一樣,咬著牙掙紮著要衝向鄭鈞波。
  鄭鈞波捂著嘴,走上前,一腳踢在蘇寬的腦袋上,將蘇寬踢得眼冒金星,終於癱倒在地上。
  意識已經有些模糊的蘇寬就感到鄭鈞波站在自己麵前還在不停的踢自己,還自言自語道:“我讓你們兩個不識好歹,我讓你們還敢跟我作對!”踢了一會兒鄭鈞波感到累了,才又坐了回去。
  蘇寬卻又被人架到了鄭鈞波麵前,隻聽鄭鈞波惡狠狠的道:“吳茗那個臭娘們竟敢騙我,說是同意了我的要求,卻讓我放了你!好在我沒上她的當,隻是叫人把你關起來!而那個臭娘們竟然還想要與我同歸於盡,把我的舌頭咬出血了,要不是他自盡的快,我非讓她知道我的厲害不可!不過她雖然死了,還有你給我出氣!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的,我會慢慢折磨你,直到我出了這口氣為止!”
  

Snap Time:2018-10-16 22:16:01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