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八章惱羞成怒


    第三百五十八章  惱羞成怒

    看著眼前的鄭鈞波,吳茗真是恨不得上前掐死他。隻要能讓丈夫和孩子安全,自己那怕就是給這個惡魔償命,自己也認了!可吳茗卻也知道這根本不可能。就在兩人所在餐桌的附近就有至少五六個膀大腰圓的壯漢三三兩兩的坐在那,看模樣就不是什麼好人,眼光還不時看向這邊,一看就知道與鄭鈞波是一夥的,是負責保護鄭鈞波安全的。

    鄭鈞波低笑著又道:“吳茗,當年你看不起我,你可曾想過會有今天?”

    吳茗對鄭鈞波置之不理,隻是低著頭。

    鄭鈞波卻又不知廉恥的道:“你跟那個蘇寬有什麼好,隻要你答應跟了我,我保證你要什麼有什麼,不論是金錢還是官職,都是一句話的事,怎麼樣!”

    “無恥!你死了這條心吧!”吳茗瞪著鄭鈞波道。

    鄭鈞波也不以為意,隻是一笑,也沒有再說什麼。兩人坐了近一個小時,鄭鈞波吃飽了,才放下筷子道:“好了,你回去再想想吧,我以後還會再找你的。你千萬不要拒絕,不然你丈夫和女兒的安全可就無法保證了!”說完鄭鈞波拿起手包起身走了,隻剩下吳茗坐在那兒呆了半天才走出飯店大門。

    吳茗心中煩『亂』,在外麵的街上無目的的走了不知多久,等她稍稍冷靜下來一點時,才急忙往家趕去。回到家時又已經十點多了,站在樓下便看到自己家依舊亮著燈。吳茗知道那是丈夫還如同往常一樣在等自己。這麼多年以來,吳茗不論在外麵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大的委屈,隻要一看到家,便會溫暖起來。

    可如今因為鄭鈞波的出現,這個溫馨的家卻麵臨著重大的危機。吳茗深知鄭鈞波的為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可自己夫妻兩人都是普通人,怎麼是鄭鈞波的對手!

    吳茗心懷忐忑的上了樓,蘇寬還像往常一樣一聽到樓道的腳步聲便早早打開了房門迎著吳茗。 吳茗進門洗漱後便回到了臥室,蘇寬也看出了吳茗有心事。反複追問下,吳茗終於說出了實情。

    蘇寬算是個典型的知識份子,對這種事也是不知所措,想了半天才說了句:“不行的話,咱們報警吧!”

    吳茗苦笑道:“公安局長跟鄭鈞波稱兄道弟的,你說咱們報警有用嗎?”

    蘇寬又沒了主意。“都怪我沒用!咱們到是沒什麼,要是鄭鈞波真的『逼』急了,咱們大不了與他同歸於盡。可孩子怎麼辦?”

    “實在不行就把孩子送走吧,要是鄭鈞波真的『逼』急了,到時咱們大不了工作也不要了,一走了之,我想世界這麼大,咱們又有手有腳,總不至於餓死咱們!”

    吳茗和蘇寬第二天便悄悄將七歲的女兒送到了外省的孩子爺爺家,希望能夠保證孩子的安全。

    可兩人沒想到這一舉動卻更加激怒了鄭鈞波。就在兩人剛風返回望江的第一天,吳茗便又接到了鄭鈞波的邀請。而且這次卻不再在到什麼酒店,而是直接約吳茗到鄭鈞波的公司。

    吳茗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去了。她這次來見鄭鈞波還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想與鄭鈞波攤牌,如果鄭鈞波還繼續糾纏自己,吳茗準備明天就與丈夫一起遠走他鄉,躲避鄭鈞波的魔爪。

    可沒想到吳茗來到鄭鈞波的公司後,剛坐下不過幾分鍾,卻發現自己丈夫竟然也來了。原來是鄭鈞波用吳茗威脅蘇寬,蘇寬擔心吳茗的安全,才急忙趕來。看到吳茗安然無恙,蘇寬才放下心來。

    不過吳茗卻道鄭鈞波這次將自己夫妻二人一起請來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事。果然鄭鈞波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將吳茗和蘇寬的心打到了十八層地獄。

    “你們膽子可真不小啊!竟然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我好心好意給你們時間考慮,你們不但不領情,竟敢偷著把小雜種給送走了!”鄭鈞波狠狠的一拍桌子,大聲道:“我告訴你們,如今在望江還沒有人敢不聽我的!今天我最後再問你一遍,吳茗你到底想好沒有?”

    看著鄭鈞波窮凶極惡的樣子,吳茗和蘇寬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兩人對視一眼,都可以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出對方的心意。

    鄭鈞波見兩人此時竟當著自己的麵在那眉目傳情,“好、好!來人,把他們給我帶到地下室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們的感情深,還是我的手段狠!”

    很快便從外麵衝進來七八個壯漢將吳茗和蘇寬拉到了地下室。借著頭頂上昏暗的燈光,吳茗和蘇寬發現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房間,簡直可以媲美古時的刑房,各種聽說過的、沒聽說過的刑具可以說是應有盡有。

    而這也確實是鄭鈞波用來滿足自己的變態欲望、打擊對手的刑房。從這個房間建立起到現在,僅是死在這間屋子的人就已經有七八人之多。

    幾名打手將兩人捆綁起來吊在鐵架子上。鄭鈞波卻坐在了兩人的對麵,點起了一支雪茄,吐出了一個大大的煙圈後,一揮手,道:“先給那個男的鬆鬆筋骨,讓他感受一下你們的熱情!”

    馬上上來兩人手執橡膠棒,獰笑著走到了蘇寬的麵前,一頓棍棒過後,蘇寬已經是頭破血流。不過蘇寬還算有些骨氣,在被打的過程中硬是一聲沒吭,咬著牙挺了過來。看得一邊的吳茗淚流滿麵。

    “還算條漢子!不過在你大爺我麵前充好漢,你可打錯了主意,我最恨的就是有人硬裝!你不是能忍不吭聲嗎?好,我就讓你不用說話,來人,給我用黃紙憋死他!”

    鄭鈞波生『性』殘忍,小時卻最喜歡看一些恐怖小說,而且對其中的一些刑法最感興趣。這次重回望江,在掌控了一定權利後,他內心深處的這種殘暴便也顯『露』出來,他特意按照書上寫的一些古代刑法定製了相關的刑具,並且把那些與他作對的人抓回來,一項一項的試驗,以滿足他的變態心理。許多人一進這間刑室,根本沒等用刑,或是剛剛被用上刑,便徹底崩潰了,完全滿足了鄭鈞波的要求。不過也有硬氣不怕死的人,不過這些人最後卻都死在了鄭鈞波手中。

    

Snap Time:2018-01-22 02:50:11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