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七章糾纏不清


    第三百五十七章  糾纏不清

    酒席上吳茗一反原來的開朗大方,反而顯得有些拘謹,可這卻恰好迎合了鄭鈞波的興趣。鄭鈞波雖然不至於冷落了這次的邀請方,可他的大部分注意力確實都集中在了吳茗身上,席上頻頻向吳茗敬酒。吳茗雖然婉拒了幾回,可當她的領導知道了吳茗和鄭鈞波竟然還是老同學、老朋友時,不但沒有幫著吳茗推辭,反而在一邊推波助瀾,幫著鄭鈞波勸酒。

    誰讓鄭鈞波現在正是望江摯手可熱的大人物,別說是自己一個區區的局長,就是市長見了鄭鈞波也得給他幾分麵子!

    一頓晚宴好不容易結束了,桌上的菜吳茗沒吃幾口,可酒卻喝了不少。長出了口氣的吳茗以為終於可以擺脫鄭鈞波這個惡夢,可局長竟然看出了鄭鈞波看著吳茗有些戀戀不舍的意思,又邀請鄭鈞波去K歌!而吳茗當然也不能走,還得陪到底。

    在望江最大的KTV的大包房,在四周明暗閃爍的燈光下,吳茗陪著鄭鈞波連唱了三四首歌,而且還要陪著鄭鈞波跳舞。剛開始鄭鈞波還比較規矩,隻是輕輕抓著吳茗的手,聊著當年同學時的往事,問問吳茗這些年的工作、生活情況。可跳了幾曲後,正好是一支慢曲,屋子的燈光也一下子暗了下來,就是對麵的兩人也有些看不清彼此的麵孔,鄭鈞波便借著昏暗的燈光一雙大手偷偷的滑了下來,按在吳茗的翹『臀』上。

    吳茗這些年雖然也經常陪著領導招待各單位的客人,陪人跳過舞,也曾有人看中了吳茗,流『露』出對吳茗的欣賞,可吳茗卻從來不假以顏『色』,斷然拒絕了。若不是為了自己的丈夫、孩子,為了自己的小家能夠越來越好,吳茗又豈會陪單位領導出來招乎客人?她愛自己的家、愛自己的孩子,所以她也從來沒想過要背叛他們。

    可今天鄭鈞波卻是有些過份了,已經觸到了吳茗的底線。吳茗雖然礙於麵子沒有當從翻臉,可她還是立即推開了鄭鈞波,並以頭昏為由立即離開了KTV的包房。

    走在回家的路上,街邊昏暗的路燈更讓吳茗感到有些孤單,她輕『揉』著頭,心卻更是苦楚。吳茗十分清楚,以鄭鈞波的『性』格,自己恐怕今後再無寧日了!而且剛才鄭鈞波的動作,單位的領導應該也看見了,可他們卻不但沒有製止,反而在自己告辭時還瞪了自己一眼,想指望單位領導為自己出頭恐怕是不可能了!今後自己該如何逃避鄭鈞波的糾纏真是讓吳茗頭痛不已。

    吳茗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可在臥室卻依然亮著燈,丈夫正翻看著一本專業書籍等著自己。隻要一回家,看到丈夫和孩子,吳茗就會放下所有的煩惱。蘇寬一聽到吳茗開門的聲音,也立即下床給吳茗打來熱水給她泡腳。

    吳茗看著忙前忙後的丈夫,心中一暖,不管自己多晚回家,家卻使終會有一盞燈為自己打開,丈夫都會端來熱水給自己泡腳,雖然丈夫沒有其他的本事,可這樣就已經足夠了,一個溫暖的小家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吳茗並沒有將自己的煩惱告訴丈夫,怕他為自己擔心,再說吳茗還抱著僥幸的心理,鄭鈞波這麼多年在外也許『性』格已經變了,再說見多了世麵的鄭鈞波可能根本不會再看上自己,也許隻是自己多慮了。

    在這之後的一段時間,鄭鈞波確實沒有再出現,而單位的領導好 像也把當晚的事情忘記了,一切又都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可就在吳茗暗自慶幸時,領導的一句話卻仿佛暗天霹靂一般落在吳茗的頭上。今天晚上鄭鈞波請你去吃飯!說完根本不容得吳茗拒絕,便走了。

    吳茗在聽了這句話後,半個下午也沒有平靜下來。本以為逃過一劫,沒想到鄭鈞波卻還是沒有放過自己。如今鄭鈞波這個名字在望江已經是越來越響,不僅在市委、市『政府』各機關單位廣為流傳著鄭鈞波的名字,就是普通百姓此時對鄭鈞波也已經是如雷貫耳!僅一個月以來,在望江便接連發生了三起大型暴力事件,最嚴重的一起有幾百人當街鬥毆,死傷人數也超過了十人,可以說是望江建市以來最大的一起暴力事件。

    可暴力事件發生後,不論是死者家屬是傷者竟沒有一人報案,就是目擊者報案後,市公安局也沒有予以立案,這麼大一件事,最後竟然是不了了之!

    可據知情人介紹,這幾起暴力事件的背後策劃者竟都是鄭鈞波,是他在與望江原有的黑惡勢力在爭地盤。而之所以沒有立案,卻是因為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已經被鄭鈞波買通了,所有人都在幫鄭鈞波一統望江的地下勢力!

    而事實也與傳言相差無幾,在市委書記劉洪濤、市長葛衛梁的沉默下,在常務副市長董陽明和公安局長史林的支持下,鄭鈞波正在開始他的圈地計劃。

    不過鄭鈞波忙雖忙,卻始終沒有忘記吳茗,這不事情剛剛告一段落,他便立即來找吳茗。

    對於鄭鈞波的邀請,吳茗雖然明知是鴻門宴,可她卻還是沒有膽子拒絕,最後隻能是硬著頭皮來到了領導告訴自己的地方。可到了地方,才發現今天竟然隻有鄭鈞波和自己兩人。如此以來吳茗更加感到不妥,向鄭鈞波說了聲:“對不起,我家有事!”轉身就要走。

    可鄭鈞波卻從兜掏出一張照片,輕輕說道:“你家孩子還真可愛!幾歲了?”

    吳茗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轉身有些激動的道:“你、你把她怎麼樣了?”

    “沒怎麼樣,她現在還很好!不過如果你還是這種態度的話,我可就不敢保證你的丈夫和孩子還能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了!”

    吳茗知道鄭鈞波絕對是說得出做得到,為了丈夫和孩子,吳茗隻能又乖乖的坐了下來。“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沒想怎麼樣,隻是找老同學敘敘舊,這也很過份嗎?”鄭鈞波一手端著酒杯,一手輕扣桌上的招片道。

    

Snap Time:2018-01-22 20:19:27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