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五章死不悔改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不悔改

    獄警都出去後,審訊室隻剩下許立、趙國慶、萬安雄和鄭鈞波四人。許立仔細打量了一下鄭鈞波,雖然僅僅一周未見,可此時的鄭鈞波卻再也不是那個在望江叱吒風雲、稱雄黑白兩道的地下市長,穿著囚服的他蓬頭垢麵,臉上的胡子也有近半寸長,坐在那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不過許立卻注意到鄭鈞波的眼神在看向自己的趙國慶時的那股恨意。

    “鄭先生,咱們又見麵了!”許立首先開口道。

    鄭鈞波對許立的話卻置若枉聞,目光轉移到了一旁,根本連看都沒看許立一眼。

    一邊的趙國慶怒喝道:“問你話呢!你聾了!”

    “哼!這不是趙局長嗎!怎麼著,我如今都落到這部田地,還值得你親自來看我?”鄭鈞波瞟了趙國慶一眼道。

    “看你?我是想看你怎麼死!”趙國慶一句話便讓鄭鈞波情緒有了波動。

    雖然鄭鈞波從進來的那天起便沒想著還能活著出去,可是人就會對生命有著無限向往,不到十分絕望,沒有誰會甘心去死,鄭鈞波當然也不會例外。雖然他這幾天已經想了無數遍將來的死法,可當聽到趙國慶提到這個死字時,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

    “趙國慶,我記住了你了!如果爺爺有幸不死,等我出去那天,我保證會弄死你全家!就算爺真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還有你許立,我這輩子識人無數,沒想到就在你身上走了眼,小瞧了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落到今天的地步!”鄭鈞波咬牙切齒的道。

    “鄭鈞波,非常抱歉,你這輩子恐怕是沒有出去的機會了!至於你做了鬼那天,以你的所做所為,就算真的有鬼你恐怕也得進十八層地獄,再說你活著時我都沒怕過你,你成了鬼我還會怕你?真是笑話!”趙國慶喝了口茶水,不慌不忙的道。

    一邊的許立知道再讓兩人說下去,恐怕隻會越說越僵,自己要問的事情怕是要問不出什麼結果。當下打斷兩人的話,道:“鄭鈞波,我們這次來不是來聽你發誓賭咒的,我們『共產』黨員隻會依法辦事,你有今天根本怪不了任何人,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壞事做得太多、太絕。俗話說,人做事、天在看!你自以為所做的那些違法『亂』紀的事神不知鬼不覺,可自然有人會給你一筆一筆的 記著!我和趙局長隻是在幫那些人找你算個總帳而已!”

    “哼,笑話!天在看?老天爺早就瞎了眼了!我會栽在你手,不過是因為我的勢力太了,有人看不順眼了,而且你的關係比我硬,要不然為什麼我在望江這麼多年沒人敢說這話?我打得那個趙春偉滿頭鮮血時沒人敢說這話?”

    對鄭鈞波的話許立三人卻沒有人回答,審訊室沉靜了好一會兒。鄭鈞波看三人都沒有說話,好像鬥勝了的公雞一般,高高抬起了頭。

    過了片刻,許立才道:“鄭鈞波,咱們不去討論那些問題,我們今天來隻想問你一件事,那個被關在礦場的女孩到底是誰?她的家人在那?”

    “女孩?什麼女孩?關在礦場?”

    看著鄭鈞波的表情,許立看得出來鄭鈞波不像是在撒謊。可人明明是他下令關起來的,難道他竟不記得了?

    “就是跟劉洪濤的孫子一起被關在礦場的那個女孩!今年應該有十一二歲的樣子!難道不是你抓來的嗎?”許立急道。

    “噢,我想起來了!我差點都忘了還有這麼個小女孩!”鄭鈞波卻突然詭異的冷笑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反正我也要死了,這個秘密我準備帶到棺材!”

    “你!”一邊趙國慶的火爆脾氣又忍不住了。許立攔住了趙國慶,道:“鄭鈞波,你的下場你自己也清楚,難道在這幾天就沒好好反思反思你這些年的所做所為嗎?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直到現在還執『迷』不悟嗎?兩個孩子被你關在那個巴掌大的房間已經有四五年未見陽光,他們現在已經患上了嚴重的自閉症,你就真忍心讓那麼大的孩子再也見不到爹娘?再也享受不到父母的關愛?”

    “哈、哈,有什麼不忍心的!我要是不忍心就不會把他們抓來了!四五年都關了,我還會同情他們?他們隻是在替他們的父母還債!”鄭鈞波從來就沒有慈悲之心,此時更不會有悔過之心。

    “許市長,你就別跟他廢話了,要不咱們先去吃飯,也許回來這個鄭鈞波就會突然想通了!”一邊的萬安雄也有些看不過去鄭鈞波的囂張態度,更何況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他這麼做不就是不給自己麵子嗎,萬安雄已經決定讓手下人好好照顧照顧這個鄭鈞波,看是他的嘴硬,還是自己的手段硬!

    許立和趙國慶都是明白人,當然知道萬安雄的意思,再看看坐在那依舊囂張的鄭鈞波,兩人才點頭道:“那好吧,中午就在你這吃點,不過你也不要太過麻煩了,下午省紀委有個調查組來我市專門跟進鄭鈞波的案子,我一會兒還要去接待一下!”

    萬安雄立即明白,許立這是在讓他快點,下午省紀委調查組來了,就不好再搞什麼小動作了。“許市長你放心吧,都是家常菜,很快就好!”

    有獄警又將鄭鈞波帶了出去,麵許立和趙國慶也在萬安雄的陪同下來到了食堂的小餐廳。除了萬安雄外還有四名看守所的領導陪席,不過因為下午還有重要的接待活動,許立也就沒有喝酒,畢竟人家是省的領導,雖然以許立的酒量是不會醉的,可一說話就滿口的酒氣總不是好事,別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至於其他人許立倒也沒有限製他們,不過因為許立不喝酒,其他人也就都是兩瓶啤酒意思意思。

    吃過飯大家又返回到審訊室,片刻功夫鄭鈞波又被帶回到剛才的審訊椅上。不過這時的鄭鈞波已經沒有剛才的囂張,坐在那垂頭喪氣。許立知道剛才一頓飯的功夫,鄭鈞波恐怕沒少被收拾。

    

Snap Time:2018-06-25 21:37:28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