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四章提審首犯

  
  第三百五十四章  提審首犯
  趙國慶聽了許立的話,也歎了口氣,對小女孩他也是十分同情,小女孩年紀與自己女兒差不多,可自己女兒現在都長得快跟她母親一樣高了,這段時間還正叫著要減肥呢。可那個小女孩呢?卻比自己女兒矮了近一頭,身上更是瘦得隻剩皮包著骨頭,那能讓人不為之心酸。
  “電視台的認領通知已經播出一周多了,可現在還沒有人來認領這個孩子,對鄭鈞波的同夥我們也都進行了初步審查,大部分都知道這次在劫難逃,都比較配合。可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女孩的身世,現在看來也隻有鄭鈞波才能回答這個問題了!鄭鈞波的身體也恢複了一些,正關在市看守所,可聽看守所那邊傳來的消息,鄭鈞波根本不配合,提審過他一次,可他從到到尾都是一言不發!”
  許立點點頭,道:“鄭鈞波現在也應該明白他是怎麼也逃不過一死,死豬不怕開水燙,在那跟咱們硬挺呢!走,咱們去看看鄭鈞波,他所犯下的罪行就是他一言不發,隻是通過人證、物證也能置他於死地,根本不需要多問,我現在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問出小女孩的身世,她實在是太可憐了!”
  對許立的要求,趙國慶當然不會遲疑,拿起隨身的手包,道:“行,那咱們走吧!我給萬副局長打個電話,讓他準備一下!”兩人隨後坐著許立的車直奔望江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門,萬安雄早已等在門口。看到許立和趙國慶下了車,萬安雄迎了上來,道:“歡迎許市長、趙局長到看守所檢查工作!”
  經過幾個月的磨合,現在萬安雄與趙國慶走得也比較近了,不在像剛開始那樣保持著距離。而且許立也曾接到了鬆江市公安局局長張貴祥的電話,說萬安雄與他是同學,希望許立看在他的麵子上適當照顧一些。如此說來大家也都不是外人,所以許立親切的上前與萬安雄握了握手,道:“老萬啊,今天麻煩你了,看完鄭鈞波,中午我和國慶就在你這吃了。”
  “應該的!應該的!”萬安雄在趙國慶麵前還會保持幾分矜持,畢竟他萬安雄也是望江公安局的三把手,又因為兼任看守所所長,所以也是正科級,比趙國慶也隻差了一點而已,如果萬安雄不點頭,就是趙國慶的手恐怕也伸不到看守所這一畝三分地來!
  可他麵對許立時卻不會有半點怠慢,現在別說望江,就是在鬆江又有誰不知道許立這位最有發展潛力的正處級幹部,更何況許立的後台可是常務副市長範傑,而且聽說他與省委副書記文天關係也不錯,得罪這種人,那不是壽星佬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嗎。“我都準備好了,許市長咱們是馬上就提審鄭鈞波還是到我辦公室歇一會兒?”
  許立回頭看了一眼趙國慶,道:“我看咱們還是先去看看鄭鈞波吧,辦完了正事中午吃飯也吃得香一些!你說呢趙局長?”
  “好,咱們就先會會這個鄭鈞波!”趙國慶當然知道許立這是在給自己麵子,也是在幫自己樹立權威,還是自己這個兄弟想得周全啊!雖然趙國慶現在不論公開場合還私底下都很少叫許立兄弟,可在他心卻一直把許立當做親兄弟一般,對許立的話從還就沒打過折扣。
  萬安雄在一邊道:“那行,不過因為鄭鈞波是極度危險分子,所以不能離開看守所,咱們隻能到看守所麵提審他!”
  “一切按程序辦,安全第一!趙局長為了抓捕鄭鈞波可是大費周折,要是因為我們提審他,再讓他鑽了空子跑了,那可就讓全市人笑話了!”許立點頭道。
  “還有一點,希望許市長和趙局長有所準備,昨天局的同誌已經提審過鄭鈞波一次,可鄭鈞波不但不配合,甚至破口大罵,兩名同誌忙了一天,卻一句口供也沒得到。”萬安雄怕一會兒提審鄭鈞波時再發生昨天的情況,提前給許立和趙國慶打打預防針,別到時真出了狀況,降低了自己在兩人心中的形象。
  “我們都聽說了,這次來我們也不問案件有關的事情,隻是問鄭鈞波一點小事,應該很快就結束!”趙國慶在一邊道。
  幾人說話的功夫已經來到了看守所的大鐵門外。望江市看守所占地麵積近十萬平方米,是整個鬆江市最大的看守所,設施齊全,安全係數較高,不僅是望江犯罪份子會被關進來,就是鬆江市內其他重罪案犯也會被關在這,甚至還曾經有鄰省重犯被關在這。
  在看守所外有一幢辦公樓,一幢家屬樓,而在兩幢樓後麵便是守備森嚴的監獄。這從外麵看院牆不過三米半左右,可麵卻比外麵低了一米半,也就是說從麵看,院牆高達五米,而且院牆上全部有一米左右的鐵絲網,夜間便會通電。在看守所東南角有一座十幾米高的了望塔,上麵有人二十四小值班,防止有犯人越獄。
  要想進入監獄至少要經過五道檢查,不過今天因為有萬安雄在前麵帶路,每到一處,沒等幾人開口,值班的警察便會事先打開大門,並向幾人敬禮。
  幾人很快來到監獄的審訊室,萬安雄又讓人給三人倒來茶水,三人便坐下等獄警去帶鄭鈞波。
  一會兒功夫,便聽到走廊傳來“啷、啷”的聲音,萬安雄在一邊解釋道:“鄭鈞波因為是重案犯,所以給他帶著手拷、腳鐐。”
  許立聽了點點頭,知道這也是防止鄭鈞波越獄的一種方法,不過在這種看守嚴密的監獄想越獄基本屬於癡心妄想,腳鐐更大的作用恐怕還是在懲罰像鄭鈞波這種窮凶極惡的犯罪份子。
  隨著聲音越來越近,一名獄警先進了審訊室,隨後鄭鈞波也被帶了進來。鄭鈞波抬眼看到坐在那的許立、趙國慶,麵帶冷笑,卻並沒有說話。隨後又進來一名獄警,兩人讓鄭鈞波坐在審訊椅上後,將鄭鈞波的手拷打開,又拷在椅子上,而椅子是焊在地麵的,可以防止被審犯人在審訊過程中自殘或是暴起傷人。
  

Snap Time:2018-12-14 04:05:54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