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五十一章複雜心情


    第三百五十一章  複雜心情

    寶寶現在已經快兩周歲的,一般的話都能聽懂,而且也能說一些簡單的詞語,有時“媽媽、媽媽”叫得計春梅心那個甜啊!這時聽媽媽生氣了,忙討好的叫道:“媽媽!”然後一指自己的小肚子“餓!”

    孩子『奶』聲『奶』氣的聲音頓時把許立和計春梅都逗笑了。計春梅抱著孩子十分自然的解下胸罩,掀起了衣服,卻突然想起一邊還站著個許立。可孩子已經餓急了,此時已經把小嘴湊了過來,一口叼在『奶』頭上,計春梅隻能白了許立一眼,紅著雙鬢,暗道:反正他也早就看過了,看就看吧!

    她卻不知道這一幕卻給許立造成了多麼大的震撼。當年與計春梅那一夕之親已經過去兩年之久,隨著時間的流逝,足以讓許立忘記了計春梅的樣子,可今天這一幕,卻讓許立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當年那旖旎一的夜。

    可寶寶接下來的動作卻更讓兩人哭笑不得。隻見寶寶在計春梅的懷吃著『奶』,眼睛卻還不時掃著許立,發現許立就站在一邊後,竟然大方的小手一指計春梅另一個『乳』房,示意讓給許立了。

    許立強忍了半天,看著計春梅窘迫的樣子,終於忍不住趴在床上大笑起來。氣得計春梅狠狠的一點寶寶,“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竟然還把老娘給送人了!還反了你了!”

    小屋如此熱鬧,卻驚醒了另一間屋子的計母。“梅子,怎麼了?怎麼這麼吵?是不是孩子又鬧了?”

    “媽,沒有,孩子餓了,我給他喂『奶』呢!你睡吧,明天你還得看寶寶呢!”計春梅狠狠的掐了一把趴在床上偷笑的許立,回答道。

    這下子又驚醒了計母,兩人可不敢再那麼放肆,要是被計母把兩人堵在屋,那樂子可就大了!不過計母既然已經醒了,許立一時半會可就不好出門了,計春梅看許立也有些疲憊,便小聲道:“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要不你在床上躺一會吧,等我媽睡著了你再走!”

    許立從昨天晚上遇到計成強後,一夜也沒睡,今天又怕錯過計春梅,隻能老老實實的坐在車瞪大的眼睛盯著,為了驅趕睡意,許立今天一白天就抽了兩盒煙,可是創了記錄了,要不是因為看到寶寶感到興奮,可能早就困了。不過眼下許立也知道一時半會也走不了,明天回到望江還有一大攤子事兒等自己處量,當然要養足精神才行。所以許立也沒客氣,便躺在了床上。

    而計春梅就坐在床的另一邊喂著孩子。等孩子吃飽了,計春梅就把孩子放在了自己和許立中間,輕輕拍著孩子,唱著兒歌哄孩子睡覺。許立躺在另一側,卻發現此時的計春梅恐怕是最美的,母『性』的那種光輝使得計春梅此時便如同一個美麗的天使一般。

    夜越來越深了,寶寶已經在計春梅的兒歌聲中入睡,隻留下許立和計春梅兩人的喘吸聲。兩人躺在寶寶左右仰望著屋頂,卻沒有人開口。過了半響,許立才道:“我該走了!”許立已經聽到客房計母的打鼾的聲音。

    計春梅默默的坐了起來,借著窗外的月光看著離自己不過一米遠的許立,沒有說話。許立卻主動拉起計春梅的手道:“我會給你和寶寶打電話的,要是有時間回鬆江我會來看你們的。”

    計春梅點點頭,她此時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難道自己還能挽留許立在自己家過夜嗎?悄悄將許立送出了門,計春梅背靠在門上,隻感到到混身無力,不知怎麼著兩行熱淚就流了下來,卻說不清是高興的淚水還是委屈的淚水。

    許立一個人下了樓,上車前卻忍不住又一次向樓上望去,借著月光,許立可以看到窗前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在注視著自己。許立此時卻真的說不清自己現在是一個怎樣的心情。

    有些高興!自己竟然有兒子了,而且已經快兩歲了,這簡直就比當初自己被升任為望江市長時還要高興!而且許立在看到兒子的第一眼,就知道這一定是自己的兒子,不論是從相貌上還是從心頭的那陣無法言表的觸動,都可以肯定這個孩子是與自己血脈相連的!而且許立在抱著孩子的一那,就已經在心底暗下決心,今生決不會再給自己留下上輩子的遺憾,決下能再讓孩子有任何閃失,一定要讓他健健康康的成長,幸福快樂的生活。

    有些竊喜!畢竟有人暗戀自己,不論是那個男人都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更何況又是計春梅這樣一位『性』感成熟美麗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一直在背後默默的關注自己,為自己一個人帶大了孩子,這其中的艱辛,許立能夠感覺得到。

    有些『迷』茫!自己今後該如何麵對計春梅,接受他的感情?可這對範玉華卻不公平!放棄計春梅?又對不起計春梅這兩年含辛茹苦的一個人帶大孩。而且許立自問,對於計春梅的這股柔情自己也不是冷血動物,怎麼能不感動,怎麼能不期待?再說還有寶寶,自己能再不見寶寶嗎?不可能!而寶寶可以說是計春梅的第二生命,自己又怎麼忍心將寶寶從計春梅懷奪走。這種念頭不用說是卻做,就是想想許立就會覺得無比罪惡。

    有些擔心!事情被玉華知道了該怎麼辦?紙包不住火,自己能瞞得了一時,難道還能瞞得了一世嗎?玉華要是知道了她還會繼續做自己的女朋友嗎?兩人的感情還能夠像以前一樣如膠似漆嗎?

    許立向著樓上的人影揮了揮手,坐上了車,可他的心卻無法覺靜下來。心『亂』如麻的許立一個人驅車趕回了望江,半夜時分才回到了他在望江的住處,但心中的煩惱卻依舊困擾著他。

    第二天早上已經九點多鍾了,電話鈴聲驚醒了許立。許立接起電話,竟是葛兵親自打來的。兩人聊了近半個小時,放下電話後,許立才出了口氣,這次震動整個望江,甚至 是全市乃至全省的鄭鈞波一案終於不需自己再犯愁了。

    

Snap Time:2018-06-24 07:23:18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