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四十五章震憾消息


    第三百四十五章  震憾消息

    許立一聽這個青年還敢罵自己,頓時火氣上升,一伸手又卡住了青年脖子。左手在青年的右肩上一提一伸,青年隻聽到“哢叭”一聲,自己的右臂便已經沒有了知覺。

    “你……”青年強忍著從牙縫崩出一個字,便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許立的大手已經將他咽喉卡得死死的。這次許立真的有些生氣了,整整掐住青年近一分鍾,見青年已經快要不行了,才放下手。

    剛才短短的一分鍾,青年隻覺得自己的肺像是要著火了一般,剛一被放下立即貪婪的呼吸著空氣。

    “我不希望再聽到我不想聽到的話,不然你就等著讓人來給你收屍吧!”許立冷冷的道。

    青年此時隻顧得大口大口呼吸,又因為呼吸過猛,咳嗽起來。

    “你到底為什麼要襲擊我?是誰派你來的!”許立再次問道。

    “沒人派我來!就是看你不順眼!”青年此時稍微平靜了一些,不過他也不敢再罵許立,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對青年這種回答,許立當然不會滿意。“看來你還是塊硬骨頭,不過不要緊,我最喜歡硬骨頭,希望你能一直這樣強硬下去!”說完許立大手一伸再次提起了青年。

    青年剛才被許立死死掐住時,隻覺得自己已經在閻王殿走了一圈,他雖然恨極了許立,可卻也真的害怕了。“不,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沒有騙你!”青年大叫道。

    看青年在那歇斯底的叫著,許立皺了皺眉頭,看青年的表情應該不是在說慌,可自己形象難道真的那麼不好?或者是自己今天黴運當頭,走在路上就能招人恨?許立不相信這世上有無緣無故的恨。“我希望你說實話!不然我真的不敢保證你還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許立說著手上又用了幾分勁。

    “我說的都是實話,就是看你做的事氣不過,想要替我姐教訓教訓你!”青年被許立卡著脖子,好不容易從嗓子眼說出了這幾句話。

    “你姐?你姐又是誰?”許立自問沒得罪過那個女的啊!特別是在江寧就更沒得罪過什麼人了。許立微微鬆開了一些,問道。

    “你、你自己做過的事自己竟然一點都感到愧疚?還有臉問我!”青年一聽許立根本就不知道他姐是誰,頓時又有些激動起來。

    “你把話說明白,我自問沒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我愧疚什麼!”

    “你!你這麼不要臉,把我姐甩了還不承認,我和你拚了!”青年說著話竟然忘記了許立的厲害,張牙舞爪的向許立撲過來。

    許立當然不會慣他這種『毛』病,一伸手,就是正反兩記響亮的耳光,在這昏暗的小胡同傳出老遠。青年也被打傻了,一下子僵在那。“你是不是白癡啊!我連你姐是誰都不知道,還甩了她?真不知道是那冒出來的瘋子。”

    許立現在已經知道這個青年既不是鄭鈞波的人,也不是什麼攔路劫匪,隻是認錯了人,把自己當做了始『亂』終棄的陳世美,所以手下也留了情,兩記耳光雖然聽著很響,可力道並不算太重,不然這個青年現在恐怕已經在滿地找牙了。許立說完也不想再與青年糾纏,既然隻是認錯了人,那對自己家人就不會有什麼危險,許立也懶得再管他,轉身要走。

    “你敢說你不認識計春梅!難道不是你拋棄了她!”青年看許立要走,捂著臉叫道。

    許立一聽青年提起計春梅,不由得又回過頭。“你是計春梅的弟弟計成強?我和你姐隻能算是普通朋友,說我甩了她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前段時間我還見過她,她應該已經結婚了吧!”許立見既然是一場誤會,忙上前先為計成強把胳膊接上,不然要是時間長了,難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你難道不是許立許大市長?你竟然還敢說隻是我姐的普通朋友!呸!你真是無恥之極,是你忘恩負義,為了當官往上爬找了大官的女兒才把我姐給甩了,你竟然還好意思往我姐身上潑髒水,說我姐結婚了,這天底下還有沒有比你更不要臉的人!”計成強卻根本不領許立的情,一聽許立這話,已經是氣得火冒三丈,也忘了剛才是誰給了他兩記耳光,指著許立大罵。

    對計成強的辱罵許立已經不放在心上,畢竟自己也曾與許春梅相識一場,看在計春梅的麵子上,也不好跟這個傻冒過於計較。不過許立還是從計成強話中聽出了一些事情。“你是說你姐根本沒結婚?那她的孩子是誰的?”

    “你!”計成強指著許立竟被氣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半響計成強才恨恨的道:“我就說我姐不該把那個小雜種生出來,可她誰的話也不聽,現在可好,人家根本就不承認!”

    許立皺眉道:“既然是你姐生出來的孩子,就是你的小外甥,那有舅舅說自己外甥是雜種的,讓你姐聽了還指不定多傷心呢!”

    “傷心?哼,她要是聽了你的話恐怕會更傷心!你這個當爹的都能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這個舅舅罵他幾句又怎麼了!”計成強瞪著許立語出驚人。

    “你、你說什麼?那個孩子是我的?”許立麵『色』頓時一片灰白。“這不可能!自從你姐從二道鄉調走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你姐,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許立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

    “你少裝蒜了,我姐就是在二道鄉懷上的,雖然她從來沒說過孩子父親是誰,可我們都能看得出來,那個人肯定就是你!可憐我姐總是在沒人的時侯拿著一張你的照片給孩子看,她竟然還怕孩子不認識你這個爹,可你呢?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

    “這、這怎麼可能!”許立聽著計成強信誓旦旦的說著,心底也不由得起了疑心,再想到那天計春梅遇到自己時的緊張,確實可疑。不過許立一時間還是無法確信,而且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具有震撼『性』了。許立自言自語道:“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顧不得再理計成強,許立一個人踉踉蹌蹌順著小胡同向前狂奔而去。

    

Snap Time:2018-06-25 12:19:57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