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四十一章交流心得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交流心得
  範玉華取來酒,小保姆也把最後一個菜端了上來,不過她卻知道人家是家宴,便沒有上桌,而是躲到廚房對付了一口。
  桌上隻有範傑、許立、範玉華三人,範傑和許立先各自喝了一小口,範傑感歎道:“還是在家喝酒舒服啊!在外麵跟那些人喝酒,要不就是他們有事求你,要不就是你有求與人,那是喝酒啊,根本就是受罪!而且說起話來也得小心冀冀的,生怕說錯了話,表錯了態,第二天全市的人都會知道!”
  許立對此當然也是深有感觸,自從走上工作崗位後,跟同事們一起吃飯,那次不是各有目的,根本不可能找到當年上學時同學們在一起揮斥方遒的感覺。
  大家吃了一會,許立和範傑也各喝了三兩多白酒,範傑才道:“小許,你自到望江上任以來的工作可以說是驚掉了不少人的眼球啊!這才短短四個多月的時間,你就已經將鄭鈞波繩之以法,你是不知道,自從昨天你們將逃跑的鄭鈞波再次抓起來,我可就成了大忙人,這來找我說情的僅僅今天一上午就有五六個人,都是希望能對鄭鈞波網開一麵,至少也要留他一命!”
  “範叔,這個鄭鈞波在望江真可以說是搞得天怒人怨!別人不說,就說他假造照片威脅葛衛梁,你說葛書記能放過他嗎?他綁架劉洪濤的孫子,劉書記又能饒了他?這次能抓到鄭鈞波也完全是他自做自受,跟了他四五年的女人竟與他有著殺父之仇,正是有了這個女人的幫助,我們才能將鄭鈞波一舉擒獲!”
  關於葛衛梁和劉洪濤的事情許立都曾經跟範傑說起過,畢竟範傑是自己的準嶽父,瞞著誰也不能瞞著他啊!不過關於白琳的事兒卻是因為剛剛發生還沒有跟他提起過。所以範傑父『婦』倆不禁好奇的道:“什麼女人?竟然這麼厲害?”
  許立隻好將白琳的事情從頭到尾講了一遍,最後才道:“這個白琳還是趙國慶的救命恩人,趙國慶恐怕也不會看著鄭鈞波逍遙法外的!再說這三個案子僅僅是鄭鈞波這幾年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中的冰山一角罷了,跟劉洪濤孫子關在一起的那個小女孩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家的孩子,你們要是見了她那可憐的樣子,恐怕也會忍不住落淚的!對了玉華,我已經認那個小女孩當幹妹妹了,要是她真的找不到家人,我準備先照顧她,直到她長大參加了工作能夠自立為止!”
  “嗯,我也會把她當作親妹妹待的!”範玉華雖然沒見過那個小女孩,可她早就聽許立在電話中跟自己講過那個小女孩的事情,也十分同情小女孩的遭遇。
  “是啊!這個鄭鈞波可以說是死不足惜!隻是他不僅是在你們望江交下了不少人,就是在市堣]有不少人得了他的好處,現在這些人可都是人心慌慌,生怕被鄭鈞波牽涉出來,對全市的穩定 十分不利!以你看鄭鈞波的案子最後會怎麼處理?”
  “不知道!範叔,我再給你說個秘密,在抓捕鄭鈞波的時侯我還找到了一個帳本,不過帳本已經被我昨天連夜送給文書記了,上麵牽涉到的人實在不是我們望江、鬆江能管得了的,那得省堨X麵!我看啊,這次不僅是望江,就是鬆江甚至全省恐怕都會有一場大的變動!”
  “這麼說還牽涉到了省堛漪Y些實權人物?”
  “不錯,副部級,而且還是省委常委!”
  “這麼看來鄭鈞波一案恐怕最後卻隻能是雷聲大、雨點小了!”範傑搖搖頭道。
  “不會吧,證據如此明顯,怎麼會不了了之?”許立不解的道。
  “小許啊,你還是年青,雖然工作做的有聲有『色』,可在這種官場鬥爭中你還略顯稚嫩啊!如今這官場上的人,那個不是交朋好友,在自己身邊織出一張大網,別說是那個副部級的省委常委,就是你許立又何償不是如此!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是你出了事,別說是我,就是葛書記、曾市長他們能袖手旁觀?甚至連文書記恐怕也會為你奔走!再說你手下的人,那些跟你的利益交織在一起,已經密不可分的人他們能眼看著你落馬?這樣以來對他們可是沒有一點好處。連你一個縣級市市長一旦出事都會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官員為你忙活,那你說他一位常常副部級領導要是出事又會是一個什麼景象?恐怕會牽涉到中央一級啊!”
  許立上輩子自己活了三十來歲,可大部時間都是在部隊渡過,也許有人說部隊比地方還黑,可在雪豹大隊絕對是個例外,在那堣@切以實力說話,不然你就是再有門子、再會送禮,可一上戰場恐怕第一個犧牲的就是你,人都死了,再說其他還有什麼用?所以許立雖然在雪豹的軍銜也到了上校級別,可對這些官場上的貓膩卻根本不了解多少。要不然也不會剛到地方工作一年時間就因為破獲了大案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
  許立皺了皺眉頭,他知道範傑的話確實有些道理,可難道那些違法犯罪份子就真的得不到嚴懲嗎?那些受害的群眾就真的無法伸張正義嗎?可再想想範傑的話,在自己不知不覺之間,身邊確實已經有了一張大網,而且在這張大網中大家確實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不過好在自己身邊這張大網卻不同於鄭鈞波織的那張網,在自己這張大網中,所有人都在努力的為老百姓做些實事!雖然其中發生了不少事情,才使得大家結成了現在的利益團體,彼此間的關係也比較複雜,不過大家總算是意氣相投,沒有鄭鈞波那種敗類出現。
  “那這件事最後真的就會這麼不了了之?”許立還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和趙國慶等人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終於將鄭鈞波抓住,如果最後真的是讓鄭鈞波逍遙法外,別說對不起白琳那些受過鄭鈞波迫害的人,也對不起自己到望江後這些天來的奔走。許立甚至暗想:如果事到臨頭,最後真的無法將鄭鈞定罪,是不是應該讓趙國慶安排鄭鈞波越獄算了,到時一槍擊斃,也算是給大家一個交待。
  

Snap Time:2018-10-23 03:28:12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