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四十章


    第三百四十章

    許立狠狠的搖了搖頭,將對計春梅的懷念趕出腦海,畢竟自己已經有了範玉華,人家也已經結婚生子,兩人從此可能就是兩條平行線,再也不會有相交的可能,今天的相遇也隻是一次美麗的邂逅吧!

    兩部電梯相行相遠,在下電梯之後,許立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計春梅竟也正站在電梯上偷偷的看自己。許立又給了計春梅一個燦爛的微笑,轉身走了。卻沒有看到計春梅在看到許立的笑容後那失態的樣子,仿佛把魂都丟了。

    許立駕車趕到了範傑家,範傑夫『婦』都沒有下班,範玉華也還沒回來,好在家的小保姆認識許立這位範家準女婿,將許立請進了屋。許立在範家也不需要客氣,自己去冰箱拿出水果,打開了電視,坐在沙發上享受著這份安靜。

    安逸的環境讓許立很快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睡得正香時,突然覺得鼻子一癢,不禁打了個噴嚏,睜眼一看,發現範玉華正坐在自己身前,一手抓著自己一小綹頭發看著自己,看到許立睜眼,卻又如同作了壞事的小孩忙轉過頭去。

    原來是小保姆見許立來了,知道範玉華這些天一直思念許立,便給範玉華打了電話。範玉華一聽許立正在自己家等著自己,忙完了手頭的工作,沒等到下班便急忙跑了回來。看到許立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範玉華便想一腳把他踢醒,回來了竟也不給自己打電話,還得小保姆來通知自己,一想起來就生氣!

    不過範玉華很快就看到了放在茶幾上的禮包,問了小保姆知道是許立拿來的,範玉華就知道一定是送給自己的。範玉華小心打開後,看到精致的小挎包當然喜歡,暗道:看在你還知道給我買禮物,就饒了你這次!看許立睡得正香,範玉華便起了捉弄之羽,用頭發戲弄許立。可一見許立醒了,卻又想起自己現在好像還應該表現得強硬一點,誰讓這個家夥竟然半個月沒回來見自己,便又忙把頭轉了過去。

    範玉華的這點小心眼,當然早就被許立看透了,許立一伸手,便把坐在自己身前的範玉華一下子抱在了自己懷。不管範玉華怎麼掙紮也掙不開許立的大手。氣得範玉華抓住許立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你怎麼又咬人啊!”這招許立可是經常享受,每當範玉華生氣時就會拿許立的胳膊出氣。許立雖然痛,卻不敢使勁掙脫,不然以範玉華的體重,恐怕一巴掌就會把她推到牆外去!

    範玉華咬了近一分鍾,才恨恨的鬆開,道:“就咬你,就咬你這個壞蛋!誰讓你不理我!”

    “我的姑『奶』『奶』,每天晚上咱們都要通半個小時的電話,還說我不理你!”說完許立又壞壞的貼到範玉華耳邊小聲道:“你是嫌我晚上沒有對你使壞吧!”說著許立的兩隻大手已經放在了範玉華的胸前。

    “啊!”範玉華隻覺得胸前好像被電擊一般,一陣麻木,又是一陣酸軟。“討厭!”範玉華雖然口不依,可身子卻又不自覺得往許立懷偎了過來,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半天也沒有說話。

    許立看著自己懷嬌豔欲滴的範玉華,心暗恨,要不是大白天,又是在範家的客廳,真想把她就地正法!

    不過兩人的溫存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範傑也接到小保姆的電話,知道許立在自己家,他也推掉了應酬趕了回來。不過範玉華的母親卻因為還在江寧任人大副主任,每天都要到江寧上班,無法回來一家團聚,不然以她的『性』格是說什麼也不會同意家顧個小保姆的。

    範傑推門進來,在沙發上的許立和範玉華也急忙坐了起來,雖然兩人關係大家都清楚,可當著準嶽父的麵調戲人家姑娘,許立還沒有那個膽子!

    範傑一進門看到兩人從沙發上坐起來,連衣服都沒有整理好,當然知道兩人在幹什麼,不過他卻不在意,女兒能找到許立這樣的好對象,自己可是一百個放心,再加上最近一段時間許立在望江的工作出『色』,範傑更是怎麼看許立怎麼順眼,當然不會罵許立,反而打趣道:“看來是我回來早了!要不我再出去散散步,一會再回來?”

    “爸……”範玉華的臉頓時被羞得一臉通紅,跑到範傑身邊拉著範傑撒嬌,可許立卻隻站在那兒傻笑了兩聲,並不在意。

    “好了,好了,爸不說了、不說了!小珍,飯好沒好?要是好了就開飯吧!”

    保姆小珍在廚房忙回答道:“好了,好了,就差最後一個菜,馬上就出鍋了!”

    “行了,咱們邊吃邊聊,好不好?”範傑溺愛的拍了拍範玉華拉著自己的手道。

    “好吧,反正我也早就餓了!”範玉華扶著範傑向餐廳走去。

    “恐怕不是你餓了,而是某個人餓了,你心疼了吧!”範傑看女兒的樣子,就忍不住逗她,要是等女兒真和許立成婚了,自己這個做嶽父的可就不好再這麼跟女兒、女婿胡鬧了。

    “你又瞎說!再瞎說讓你中午不許喝酒!”範玉華狠狠的道。

    “哎喲,閨女啊,你這可是抓著爸的軟肋了,爸爸在外麵跟那些人不敢『亂』喝酒,回了家你媽又不許我喝,好不容易今天你媽不在家,又有小許陪我,你要是再不讓我喝點,爸可就慘了!”範傑在官場上還是很有原則的,至少在別人宴請的飯局上從來不多喝,要不就是一瓶啤酒,要不就是二兩白酒,從不多喝,就怕喝酒誤事。

    許立這時也走了過來,笑道:“範叔叔,今天中午我陪你多喝點,不過要是喝多了耽誤了你下午的工作可別怪我!”

    範玉華在一邊『插』言道:“那你不回望江了?”

    “今天不回去了,好好陪陪你,算是將功補過!”

    “好,小華快去拿兩瓶酒來,今天我們爺倆喝個盡興,下午也沒什麼重要工作,不去也罷!”範傑其實十分喜歡與許立在一起喝酒的感覺,況且自己還有不少話要對許立講,可比去辦公室坐一下午重要得多。

    

Snap Time:2018-04-26 17:49:21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