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八章天道不公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道不公

    “天道不公咱們公平不就行了!鄭團長,那些跟你來的戰士不會出去『亂』講吧!”

    鄭雷一愣,道:“當然不會,這點基本的保密常識他們還是知道的,我保證他們執行完這次任務後,回去一個字都不會講。”

    “俗話說:不能空入寶山而歸,咱們來了一回,總得留點紀念,這塊田黃石不錯,我拿回去玩兩天!”說完許立竟當著眾人的麵堂而皇之的將田黃石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其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難道還要留給鄭鈞波那個混蛋帶到陰間去?喜歡什麼就拿點當作記念,特別是白姑娘,你家被鄭鈞波害的那麼慘,可就算最後真能告到鄭鈞波,恐怕也無法對你家損失的財產進行補償,而你今後總得繼續活下去,這好東西不少,就當是鄭鈞波對你的補償了,你可千萬別客氣!”

    以許立現在的身家當然不會真的要貪汙區區一塊田黃石,可在這自己官最大,要是自己不先破這個例,就算自己說得天花『亂』墜,其他人也決不敢動這的一分一毫。為了能讓其他人都放心,許立才勉為其難的將田黃石收入囊中。

    “不錯,不錯,那我就不客氣了!”趙國慶當然明白許立的意思,他也不貪心,隻是挑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玉雕。不過這玉雕不僅雕工一流,玉質更是萬挑一,價值恐怕比許立的那塊田黃石還要高些。

    最後鄭雷也沒有客氣,直接拿起了他身邊的那些紫檀筆桶,對其他人笑道:“正好我家老爺子快過六十大壽了,這個筆桶就送給他當壽禮吧,省得他年年說我不孝順!”

    白琳這麼冰雪聰明的姑娘那還能看不出其他三個人的心思,當下感動的熱淚盈眶,不過她知道眼前這三個年紀都不大,卻都能坐上今天的位置,那還需要她說什麼報答的話,當下隻是給三人深深鞠了一躬,不過對鄭鈞波的這些不義之財她當然也不會客氣,隨便挑了十幾件不占地方又價值不菲的東西放進了自己包,估沒著應該價值超過三百萬左右,應試夠自己今後的生活了。

    大家再次走出地下室,許立第一件事便是將鄭鈞波落網的消息向正在省的葛兵作了匯報。葛兵得知後也十分高興,連連讚賞許立的工作效率。不過在許立詢問關於鄭鈞波一案的審理時,葛兵卻還是那句話,暫時還是按照正常程序辦理,對牽涉到的相關黨政領導幹部該停職的停職、該審查的審查。

    許立當即就明白了,看來在對鄭鈞波一案上,省某些領導的意見尚未達成一致,不過那根本不是自己一個區區縣級市市長所能管得了的,自己隻管做好自己本職工作就行了。

    隻是對鄭鈞波的審訊暫時還無法開始,鄭鈞波被氣極的白琳已經折磨的遍體鱗傷,在經過市醫院相關人員檢查後,雖然鄭鈞波身上大多是皮外傷,可暫時也確實不適合轉到看守所,至少要在醫院靜養一周左右。

    雖然鄭鈞波的所作所為早已是天怒人怨,可他畢竟還是個人,不是牲畜,再說還要在他口中挖出那些違法『亂』紀的領導幹部,所以也隻能暫時讓鄭鈞波在醫院休息幾天了。

    鄭鈞波被關押的消息一經傳出,在望江再次引起了極大的反響,不知有多少人買了鞭炮慶祝,總之這一天望江的鞭炮聲就沒有斷過。

    許立卻沒有心情慶祝,隻因為他手上還拿著一個燙手的山芋,這個帳本許立沒敢跟劉洪濤講,甚至連葛兵他都沒敢說,因為上麵涉及的到人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

    為此許立在鄭鈞波被關押起來的第二天下午便驅車趕到了省城來找文天。也隻有文天這位現在正紅的省委副書記才能處理好這份帳本。

    許立在趕往省城的路上便給文天打了電話,文天對許立的造訪依舊是那麼熱情,讓許立直接到他家等著。在文天的家許立等了一會兒,文天便趕了回來。

    文天至到省城上任以來,許立每次有事到省城來都會抽空見上文天一麵,聯絡聯絡感情,畢竟還是自己口頭上的大哥,而且以後自己的發展也離不開文天的幫助。

    而文天也十分看好許立,現在許立不過才二十五歲,就已經是縣級市市長了,雖然還比不了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世家子弟,可許立能在如此年紀便成為正處級幹部,起碼在全省也是獨一份。更重要的是許立能有今天的成績基本都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雖然也有自己以及葛兵、範傑在後而幫了一把,可還是許立足夠優秀,自己當年可沒有許立這份本事,而文天更看重的還是許立未來的發展,將來至少不會比自己差。

    “文書記!”許立見文天進門,忙從沙發上站起來打招乎。

    “小許,你怎麼還這麼客氣,這又沒有外人,叫聲大哥還能虧了你不成!”文天笑著道。

    一邊的小保姆上來給文天遞過拖鞋,文天換好後,對小保姆道:“今天多做幾個菜,一會兒我和小許喝幾杯!”說完又對許立道:“還沒吃飯吧,一會兒你嫂子回來咱們就開飯!沒想到她至從調到省,竟比我這個省委副書記還忙,每天比我回來的還晚!”

    說著文天坐在了許立身旁,道:“你也坐吧!”

    文天雖然沒把許立當外人,可許立知道自己身份,依然不敢過於放肆。待文天坐下後,許立才坐下。

    “你們望江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昨天老葛將你們望江的一些情況都說了,你這次到望江的工作卓有成效!不僅鬆江的老葛、老曾他們對你十分滿意,就是省一些領導也開始關注你這個年輕的市委書記了!”

    “都是葛書記和曾市長他們支持,還有望江的領導幹部共同努力!”

    “行了,你就別太謙虛了!要是他們真那麼有能力,還能讓鄭鈞波一夥人在望江橫行了四五年之久?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嗎?你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Snap Time:2018-01-18 02:26:25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