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七章知法犯法

  
  第三百三十七章  知法犯法
  “是!”屋堛漱迨誚W士兵敬了個軍禮後,帶著房氏夫妻和趙村長出去了,屋堸有悀U鄭雷、趙國慶、白琳,還有那個罪大惡極的鄭鈞波。
  鄭鈞波看到人都被請了出去,他才終於明白了許立臨走時所說的話。“你們、你們不能動用私刑!這、這是知法犯法!”鄭鈞波說著,冷汗都下來了。
  趙國慶要是到這時侯還沒明白過來,那他別說當公安局長,就是去工地當力工都不合格了。“嘿、嘿!許市長夠意思!對你這種人也就得用非常辦法!”說完又轉頭對白琳道:“白姑娘,現在這個畜牲還遠遠沒有達到許市重傷的要求,要不你也來幫幫忙?”說完從一邊扯過一條『毛』巾將鄭鈞波的嘴堵得嚴嚴實實。
  鄭鈞波還想掙紮,可他麵前的兩人是誰啊,一個是公安局長,一個是上校團長,手上功夫可都不賴,幾下便將鄭鈞波綁得牢牢實實的。
  剛才鄭鈞波的話確實刺傷了白琳的心,但是她既然當初做了這個決定,便已經將自己的一切都舍下了,不僅包括她的身體,還包括她的尊嚴、愛情,以及她那顆純結的心!隻要能將鄭鈞波繩之以法,讓他得到應有的報應就足夠了。不過現在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白琳當然不會放過。
  二十分鍾後,鞏群帶著幾名警察趕到了現場,不過卻被趙國慶和鄭雷攔在了院子外麵,又等了十幾分鍾後,白琳才走出了關著鄭鈞波的小屋。
  當趙國慶、鄭雷和鞏群走進屋,看到鄭鈞波的慘樣時,也不禁對他有了一點點同情。這倒不是趙國慶等人同情心泛濫,而是隻要是個男人看到鄭鈞波下體的樣子,不管這個人曾犯了多大的錯,都是值得同情的!
  很快救護車也趕了過來,幾名醫生將鄭鈞波抬上車後,趙國慶派鞏群親自跟車,將鄭鈞波押到醫院看起來。為了不在給鄭鈞波可乘之機,避免發生房立軍之類的事,許立請鄭雷派一個班的士兵二十四小看押鄭鈞波,直到鄭鈞波傷好出院關到看守所為止。
  隨著鄭鈞波的落網,望江市建市以來,甚至 可以說是從望江建製以來最大的一起黑社會團夥案件漸漸浮出了水麵,而且受到此案牽連的各級領導幹部還不知道會有多少。
  救護車走後,白琳卻又帶著許立、趙國慶、鄭雷三人重新回到了地下室。這塈@為鄭鈞波最為秘密的藏身之所,不光有價值不菲的和田黃、紫檀,還有許多鄭鈞波的行賄受賄記錄藏這堙C不過雖然藏的隱密,卻因為有白琳在,一切都不再是秘密。
  下到了地下室,白琳走到牆邊的書櫃前,拿下一部厚厚的典籍,推開後麵的櫃板,隻見後麵竟是一個一尺見方的保險櫃。這幾天白琳沒少看鄭鈞波開保險櫃,加上鄭鈞波也沒想過要瞞著白琳,所以白琳早就記住了保險櫃的密碼,剛才又從鄭鈞波身上拿來了鑰匙,隻是試探了幾下,便打開了保險櫃。
  隻是這堥癡S有一分錢的現金,隻有一本厚厚的帳本,許立接過後,隻翻看了兩頁,麵容卻嚴肅起來,問白琳道:“這個賬還有誰看過?”
  “除了鄭鈞波就隻有你看了,連我都隻是看過鄭鈞波往上麵記東西,但具體內容我卻從來沒有看過!怎麼,這本帳對你們很重要嗎?”白琳不知道媊悃鴝陶ㄟO了什麼,可看鄭鈞波對這本帳的重視程度,應該十分重要吧!
  “不錯,很重要!不過這本帳暫時卻不好公開出去,暫時由我保管,我希望你們也忘記這本帳,就當他從來沒有出現過!”許立看著其他三人道。
  “可、可沒有這本帳,還能置鄭鈞波於死地嗎?”有沒有帳本白琳根本不關心,他隻關心鄭鈞波到底能不能受到他應有的懲罰。
  “這你可以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鄭鈞波最後必然難逃一死!反而如果這個帳本公開的話,結果反而不好預料!”
  對許立的話白琳還是相信的,雖然認識許立時間不長,可許立還沒有說過謊,更沒有必要騙自己。白琳沒了意見,趙國慶和鄭雷雖然心媊o癢,也想看看帳本上到底記著什麼,可他們也知道許立既然這麼說,一定有他的道理,便也沒有強求。
  許立當然看出兩人的心思,解釋道:“上麵記的內容確實不適宜公開,說實話,我看過也有些後悔了,有些事情知道還不如不知道!趙局長你就不需要看了,如果看了反而是害了你。不過鄭團長,你如果想看倒是可以看看!”
  “算了!你就別害我了!我看出來人,帳本上一定有什麼大人物牽涉其中,你現在是急著想拉我下水,我才不上你的當!我家老爺子對我的要求很簡單,隻許在軍隊發展,不許涉足地方!這次幫你都已經違背老爺了的話了,我可不想回家被老爺子關禁閉!”鄭雷笑著拒絕了許立的“好意”。
  一邊的趙國慶對許立更是無比信任,既然許立說自己不應該看,那就不看好了,自己早已過了好奇的年紀。不過他對這滿屋子的寶貝倒是十分心痛。“唉,這堶豸]算得上是個小寶庫,鄭鈞波在這兒到是沒少花心思啊!”他再次仔細打量了這間地下室一番後才道:“可惜了這些東西,等來人查封了這堙A這堛漯F西最後不不知道會落入誰手啊!”
  鄭雷倒是十分奇怪,道:“這些不都是證物嗎?當然是進了你們公安局的口袋了!”
  “這些算什麼證物,他鄭鈞波又不是國家幹部,他一個開公司的,有多少錢誰能說得清,根本不存在什麼財產來曆不明,這些東西最後還不是要還給鄭家其他人!”
  “那倒真是可惜了!這些東西背後還不知道染著多少人的鮮血,白琳就是最鮮活的例子!可惜這些被他害過的人卻根本得不到什麼補償,這些東西卻還要給他們鄭家,天道真是不公平啊!”
  

Snap Time:2018-10-20 08:04:10  ExecTime: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