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六章以身飼魔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以身飼魔

    白琳本來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間支離破碎,寵愛她的父母已經是命喪黃泉,倍受打擊的白琳偷偷回望江見了父母最後一麵後,便又回到學校。好在白家原本也算望江數得上的富裕人家,白天明留下的錢也足夠白琳讀完大學。不過從此以後,原本開朗愛笑的白琳便變了個模樣,每天獨來獨往,不再與任何交往。

    白琳用了一年時間仔細策劃她的複仇大計。畢業後,白琳將戶口落在了就讀大學的城市,然後以另一個身份回到了望江。三個月後,在白琳的安排下,與鄭鈞波在一個酒吧“偶然”相遇,並被鄭鈞波英雄救美,從此兩人便相識了。鄭鈞波很快便被白琳的欲拒還迎『迷』得暈頭轉向,向白琳發起了愛情攻勢。

    白琳故意拒絕了鄭鈞波幾次後,最後終於答應了鄭鈞波,並成了鄭鈞波不知第幾任情『婦』。不過鄭鈞波自從有了白琳後,除非是場麵上的應酬,再也沒有找過其他女人,也算是對白琳一心一意。

    幾年後鄭鈞波對白琳越發信任,再加上白琳也是正經大學生,自然要比鄭鈞波這個中學剛畢業的現在半文盲強上太多,鄭鈞波再有什麼事很少再隱瞞白琳,反而還會經常與白琳商量。而且鄭鈞波還幾次提出想要正式娶白琳為妻,卻被白琳以各種借口拒絕了,而鄭鈞波不但不以為惱,反而誇白琳懂事!

    可白琳卻從來沒忘記過自己父母的血仇,雖然表麵上強顏歡笑,可每天夜白琳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鄭鈞波都恨不得拿刀將他一刀刀剁成肉醬。不過白琳還是忍住了,就算自己真的把鄭鈞波殺死,卻無法揭穿鄭鈞波的真實麵目,自己也要為他償命,為了這種敗類搭上自己的命不值得!而且如此以來雖然殺了鄭鈞波,可當初放火的那些人卻依舊逍遙法外,卻也算不上為父母報了仇。

    所以白琳隻能忍,這一忍就是四年!可隨著對鄭鈞波的了解,她才發現鄭鈞波的大網是越鋪越大,雖然自己掌握了鄭鈞波的許多犯罪證據,可又能怎麼樣?自己也曾偷偷將一些材料複印後郵到了省公安局、省『政府』,甚至還給公安部郵過,可最後的結果卻是讓白琳失望了。

    一天晚上鄭鈞波喝得爛醉,回到家後從包拿出一份材料扔在沙發上,指著這些材料罵道:“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竟然敢告老子的黑狀!害得老子又被史林那個王八蛋黑了一大筆錢!”

    白琳將那些材料翻了翻,才發現竟是自己郵出去的那些材料!上麵雖然有公安部、省『政府』、省公安局一些領導的簽字,要求盡快查清信上反映的情況並要上報相關部門。可既然這份材料最後都落在了鄭鈞波的手,那處理結果還用問嗎?當然是查無此事!

    白琳知道寫信上訪的渠道根本行不通,絕望之下一度甚至想要殺了鄭鈞波了事。可就在白琳還在猶豫的時侯,卻發生了鄭鈞波在市『政府』毆打新上任的市長一事。這下子白琳的心又活了,這也許是一個重要機會。隨後事情的發展確實如白琳所料,堂堂市長上任第一天就被人打了,這可不光是他一人的恥辱,更是整個鬆江市委、市『政府』的恥辱。

    新市長很快走馬上任,雖然許立的年紀讓白琳產生過懷疑,可白琳卻不象鄭鈞波等人那樣看不起許立,反而覺得年青也是一種優勢,做起事來不會那樣瞻前顧後,更有魄力!

    隨後史林又被調走,白琳更是喜出往外。在得知鄭鈞波等人密謀殺害即將上任的公安局局長時,白琳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幹等下去,便給許立打了電話,算是救了趙國慶一命。隨後她雖然被鄭鈞波派到江寧去打點關係,可白琳卻是出工不出力,她的注意力全在望江。

    直到今天終於看到鄭鈞波被繩之以法,堅強的白琳也終於可以卸下戴了幾年的麵具,痛痛快快的放聲大哭!

    聽著白琳的哭述,在場眾人都有些呆住了。為了給自己父母報仇,一個弱女子以身飼魔,雖然大仇得報,可白琳今後又要怎麼生活。

    不過鄭鈞波卻不會考慮這些,他青著臉指著白琳罵道:“你這個爛貨,老子當初怎麼就沒把你們白家斬盡殺絕!讓你有機會找老子報仇!”不過鄭鈞波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自己的那些事白琳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有了白琳手上的那些證據,自己算是徹底完了,等待自己的隻能是幾顆子彈!但是鄭鈞波就是死也不會讓白琳好過。“哈、哈、哈!不過老子也不算虧了,殺了你們全家,竟還有你這麼個美女自動送上門來!我現在還記得你第一天晚上那個『騷』勁,那像個處女,根本就是個『蕩』『婦』!”

    對鄭鈞波的挖苦,站在一邊的趙國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腳踢在鄭鈞波左肋上,一聲脆響在屋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看來這下子鄭鈞波的肋骨就算沒斷也至少裂了幾道小縫。

    “你們、你們都看見了!這個公安局長竟然打人!”鄭鈞波現在是破罐破摔,知道自己已經是爛命一條,臨死能拉上一個算一個。

    可對鄭鈞波的話,在場眾人根本沒有人理他。許立咳嗽了一聲道:“今天的行動十分成功,不過在抓捕鄭鈞波時,鄭鈞波因負於頑抗受了重傷,趙局長你半個小時後給市醫院打電話,讓他們派急救車過來!”說完許立便一個人轉了出去。

    趙國慶聽後卻是一呆,許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重傷?自己隻是踢了鄭鈞波一腳至於重傷嗎?還要急救車?“許市長這是什麼意思?”

    趙國慶不明白不要緊,一邊的鄭雷卻馬上反應過來,陰笑著道:“許市長真是有意思!”說完對一邊的戰士命令道:“凶犯過於危險,你們把房氏夫妻和趙村長請出去歇會兒,保證他們的安全,在房屋周圍十米以內不許任何進入!一會警察來了再回來通報!”

    

Snap Time:2018-06-25 21:32:56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