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四章一網成擒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網成擒

    看到老房家兩口子臉『色』煞白,許立才站出來安慰道:“你們不用怕,我們是市公安局的,你們家中藏著的人犯了罪,我們是來抓他們的,你們不要叫,聽見沒有?”

    兩人都急忙點頭。許立讓士兵將兩人帶到僻靜處以保證他們的安全,自己卻接過望遠鏡看向老房家的屋子。

    此次行動是趙國慶和鄭雷親自帶隊,二十幾名士兵從各個方向慢慢向房子靠近,將整個房子包圍了起來。許立隻能看到鄭雷和趙國慶先後進了屋子,可麵卻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頂多也就三分鍾時間,可許立卻覺得如同過了三年一般,希望他們都能安全歸來!希望能將鄭鈞波繩之以法!

    一會兒功夫,隻見趙國慶先走出了屋子,並且已經解除了身上的武裝,向著許立方向一招手。許立此時的心終於放下了,沒有聽到槍聲,看來行動十分順利,並沒有給鄭鈞波反抗的機會。許立忙向趙國慶跑去。其餘士兵也向房前屋後集合。

    許立跑到趙國慶麵前,大聲問道:“情況怎麼樣?抓沒抓到人?”

    “一切順利,具體情況你自己進去看吧!”趙國慶麵帶笑意的道。

    許立大步走進了屋子,直接來到中間的房間,隻見確如白琳所講,在靠西牆的地方擺了一個大衣櫃,不過現在衣櫃的門已經被打開,四周都站著手執槍械警戒的戰士。

    許立從衣櫃門進去,順著一道簡易的樓梯下到了地下室。此時地下室的燈都已經被打開,如同白寢一般。看了地下室的情景,許立也不禁為之一笑,隻見地下室靠牆擺著的一張大床上躺著兩個人,正是鄭鈞波和主動前來擒匪的白琳,不過現在兩人卻是睡得正香。

    再看床前的茶幾上擺著白琳拿進來川菜,邊上還有兩個酒杯,看來白琳是與鄭鈞波一起吃的,難怪等了那麼久都沒有動靜,兩人吃了菜一起睡著了,白琳還怎麼報信?

    這時鄭雷卻從一邊的書櫃上拿來一塊小小的印章,衝著許立獻寶似的道:“看看,看看,這可是正經的田黃印石!別看隻有手指大小,可也值個幾十萬啊!還有那個,紫檀的筆筒、上好的玉器!這個鄭鈞波連避難的地方都這麼奢侈,真是暴發戶啊!”

    許立接過鄭雷拿過來的田黃印石,再看看書架上的擺設,才道:“這些恐怕不是鄭鈞波為自己準備的,而是準備送人的!這看來是他最後的藏身之地,他還想著有一天落難了,還可以憑著這些東西為自己買一條生路!”

    一邊的趙國慶聽後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不然就任鄭鈞波的水平,就是給他個田黃他也不會當好東西。”

    “對了,槍和炸『藥』都找到了嗎?”

    “找著了,一把霰彈槍,一百多發子彈,三個炸『藥』包,兩把匕首都已經找到了。”趙國慶回答道。

    “好,將他們都帶上去吧,這就由鄭團長派人先看著,隨後等公安局的人來了,再接管過來!”許立說完先回到了地麵上。

    一會兒功夫,趙國慶和鄭雷也把鄭鈞波和白琳抬了上來。不過即使這麼折騰,兩人竟還是一點醒的意思沒有。許立不禁笑道:“國慶,你這『藥』還真管用,還有幾顆了?要不給我點?”

    “給你幹嘛?你還用得著這玩藝?”說完趙國慶湊到許立耳邊小聲道:“你不會是想用這『藥』去『迷』『奸』少女吧!”說完不等許立說話,他自己已經跑開了。

    “滾你的吧!”許立知道趙國慶這是成功破案,心情好,竟和自己開起了玩笑。“國慶,你有沒有問薛院長,這『藥』怎麼解啊?總不能一直等他們睡到自然醒吧!”

    “不用,不用!隻要用點冷水給他們擦擦臉,五分鍾就醒!”趙國慶先把白琳小心的扶到坑上躺好,又拿出手拷將鄭鈞波拷在窗戶上。看鄭鈞波如同爛泥一樣堆在地上,大家卻沒有一個對他抱有一點同情之心,趙國慶還在那不解氣的道:“可惜沒帶腳鐐來,不然都給他拷上!”

    “行了,國慶,你趕快給局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接人,順便把腳鐐帶來不就完了!再找點水,先把兩人弄醒!對了,一會一定要找幾個可靠的人,把下麵的地下室好好搜搜,沒準還能找到什麼好東西!”

    趙國慶先給鞏群打了電話,讓他馬上帶人過來。許立又幫著趙國慶給白琳小心的擦了擦臉,不過對鄭鈞波卻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一瓢涼水將他從頭澆到腳,給他來了個透心涼。

    這時老房兩口子也被帶了進來,看著鄭鈞波一身濕漉漉的癱在地上,兩人有心想為他說情,可再看看許立、趙國慶、鄭雷嚴肅的表情,老兩口沒敢說話。趙村長此時也已經腦袋有些不夠用了,今天這事有些玄乎,搞不清狀況的趙村長幹脆一言不發,在一邊幫著打下手。

    不到五分鍾,躺在坑上的白琳便睜開了眼睛。趙國慶見白琳終於醒了,忙道:“白姑娘,怎麼樣?”

    白琳隻覺得頭暈腦脹,不過她卻顧不得自己難受,一把抓住趙國慶的手,急道:“抓住鄭鈞波沒有?”

    “抓住了,你看那不在那兒呢嗎?”趙國慶一指地上癱倒的鄭鈞波。

    白琳『揉』了『揉』太陽『穴』,掙紮著坐了起來,看著狼狽的鄭鈞波,冷笑道:“你也有今天!”說著白琳不顧趙國慶等人的阻攔,硬是穿上了鞋,來到鄭鈞波麵前,狠狠的踢了鄭鈞波兩腳。

    這時鄭鈞波被澆了一瓢冷水,再加上白琳這兩腳,終於漸漸恢複了神智。剛一睜眼便看到四周的人群,鄭鈞波條件反『射』一般想站起來逃跑,可人衝出去了,胳膊卻留在原地,整個人又被竟被自己的巨大衝力摔了一跤。再一抬頭,才看到自己的手被牢牢拷在窗戶上,長歎口氣,知道自己終於是在劫難逃,最後還是被抓住了。

    趙國慶一見鄭鈞波醒了,忙把白琳拉到後麵,以防鄭鈞波惱羞成怒,傷害到白琳。

    

Snap Time:2018-01-21 10:58:22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