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一章神秘女子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神秘女子

    坐在許立對麵的女子看到許立驚詫的麵孔,微微一笑,拿起糖罐,為許立的咖啡中加了幾顆糖。“許市長很吃驚?”

    “是有一點!”許立也不隱瞞,點頭道:“你到底是誰,與鄭鈞波又是什麼關係?你真的知道鄭鈞波現在落腳處?”

    “不急,這的咖啡很有特『色』的,不妨喝一點!”說完一笑,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小口。

    不過許立卻注意到這個女子的笑容顯得有些淒涼,而且在她的咖啡好像並沒有放糖。

    “你喜歡喝不加糖的咖啡?看來你的心有很多苦處!”許立也端起咖啡淺嚐了一口。不過咖啡好像並不如女子所說的那麼好,比自己在國外喝過的那些用咖啡豆現場研磨的差得遠了。

    “許市長如此年青卻已經成了望江的市長,看來確實有不凡之處,隻是一些細節就讓許市長看出這麼多。”女子收斂了笑容道:“我叫白琳,隻是個苦命人罷了!我的確知道鄭鈞波現在的藏身之地,而且我手上還有不少鄭鈞波違法的證據!”

    “白小姐……”

    “能不能直接叫我的名字?現在小姐這兩個字實在不是什麼褒義詞!”

    “白琳,你有什麼條件才能把證據和鄭鈞波的藏身地點告訴我?”

    “隻有一個條件,我希望你在抓捕鄭鈞波時能帶著我,我想親眼看到鄭鈞波被抓!”

    “沒問題!隻要你現在告訴我他的藏身地點,我馬上就通知趙國慶趙局長立即帶你去抓捕鄭鈞波!”對白琳的這個不算要求的條件,許立立即答應下來。

    “好!他現在就藏在郊區紅土村的一幢民房,不過他手上可有槍!”白琳見許答應了自己,立即幹脆的道。

    既然知道了鄭鈞波的下落,許立立即拔通了趙國慶的電話,道:“喂,老趙,有鄭鈞波的下落了!你立即開車到咱們市北麵的大橋等我,不要帶其他人,我聯係鄭雷,讓他派人協助咱們抓捕鄭鈞波,以免走漏了風聲!”

    趙國慶一聽高興的道:“好,我馬上就到!”

    隨即許立又找到了鄭雷,請他派出一個班的士兵跟自己一起去抓鄭鈞波。鄭雷當即也是拍著胸脯答應下來,隨後親自率領了一個排來配合許立。

    許立帶著白琳打了一輛出租車在大橋頭與趙國慶和鄭雷會合後,向趙國慶介紹了白琳。趙國慶一聽這個白琳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當下是激動的不行,忙道:“白琳,等咱們抓捕行動結束,我可得好好謝謝你,要不是你我恐怕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這條命能不能保住也不一定!”

    白琳卻搖頭道:“你要想謝我,就把鄭鈞波抓住,隻要抓住他,就算是謝我了!”

    趙國慶不知道白琳到底與鄭鈞波有著怎樣的恩怨,不過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趙國慶又不好過問太多。車一時陷入了沉靜。大家在白琳的指引下,直奔紅土村。

    到了紅土村村口,白琳指著村一家普通民宅道:“鄭鈞波就藏在那!不過他不在房,而是在地下室中,他手還有一把獵槍和幾個土製的炸『藥』,你們可要小心!”

    “就他一個人?”趙國慶『插』言道。

    “地上的屋子住著老兩口,無兒無女。當年是鄭鈞波拿錢給這老兩口蓋的房子,還負責他們的生活費,唯一的條件就是在他家的地下建一間地下室。而鄭鈞波已經聽說他幾個姐姐自首的事兒,連姐姐都出買了他,他現在誰也不相信,一個人守在地下室。地下室的入口就在那間屋子中間的房間。在房間貼著西牆有一個大衣櫃,不過大衣櫃下麵的木板已經全部打掉了,要進想地下室,隻有那一條路。地下室也沒什麼隔斷,是一個七米寬、十米長的一個大房間。”

    白琳的話反而更讓大家看不透這個年青的女人,連姐姐都不相信了,卻還相信她,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大家不禁紛紛猜測。

    雖然隻有鄭鈞波一個人,可他手上有槍還有炸『藥』,如果派人接近房子,很有可能驚動鄭鈞波,造成人員傷亡。可隻是包圍,鄭鈞波又可能在絕望之中自盡身亡,雖然鄭鈞波無論如何也是逃不過一個死字,但不將鄭鈞波進行公審,如何能給這些年他迫害過的人一個滿意的交待。再說省關於鄭鈞波的處理意見還沒有下來,要是鄭鈞波真死在這兒了,省領導又是什麼想法。

    大家一時間沒敢輕易動手,派出了觀查哨後,幾人在村外一個僻靜的地方開了個碰頭會。可麵臨這種情況,大家都沒有什麼好辦法,能夠既保證自己的安全,又能夠活捉鄭鈞波。

    正在大家犯愁之際,一邊的白琳上前道:“還是我進去吧!你們給我弄點『迷』『藥』或者是安眠『藥』之類的。”

    “不行,你一個女同誌,太危險了!”趙國慶大聲道:“這是我們公安人員的責任,不需要你來承擔這種風險!”

    看著趙國慶有些激動的表情,白琳雖然知道他是關心自己安危,可自己苦等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今天嗎?所以她十冷靜的道:“那你們怎麼辦?硬攻?還是圍困?我要鄭鈞波接受法律的治裁,我要他在監獄慢慢接受煎熬,看著他絕望的眼神!我不希望他就這麼死在這兒,那對他太寬容了!”

    聽著白琳那股冷到骨子的狠毒,許立以及趙國慶、鄭雷都是身冒冷氣,看來這世上得罪誰也不要得罪女人,女人一旦發起狠來,真是能讓你生不如死!

    “你與鄭鈞波到底是什麼關係,他現在還會信任你嗎?如果他不在相信你,你就算是進去了也無法『迷』昏他,反而白白搭上一條『性』命!”許立看出了白琳眼中的堅決,而且也知道白琳提出的辦法是眼下最穩妥、最有效的辦法。

    “我是他的女人!我跟他已經整整四年了!大學一畢業就跟著他。他從醫院跑出來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打電話,是我幫他逃到這的。而且我這次到市也是他讓我去的,去到銀行給他起錢,準備跑路。而且他還準備帶著我一起走,你們說他相信我嗎?”

    

Snap Time:2018-08-17 06:00:48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