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三十章穩定為重


    第三百三十章   穩定為重

    聽了劉洪濤的話,許立先是一笑,隨後卻歎口氣道:“能為他們做點事我心也好過些!都是可憐的孩子!不過對鄭鈞波的抓捕工作卻不能放鬆,要是真被他跑了,還指不定會有多少孩子因為他而受苦!”

    一提起鄭鈞波,劉洪濤當然會想起孫子的慘狀,當下咬牙切齒的道:“鄭鈞波一日不抓捕歸案,我這個老頭子就一日睡不安穩!”

    “劉書記,你放心吧,如今不僅是公安、武警、駐軍都已經行動起來了,連全市的群眾也動員起來了,鄭鈞波如今已成了過街的老鼠,我想他也快活不了幾天了!隻是這個鄭鈞波是一定要抓的,他的那些手下也一個不會放過,可咱們市的一些領導幹部都與他有著金錢交易,更可怕的是據姚書記講,鄭氏姐妹隱隱約約的透『露』著,在省他們還有不小的關係網,要想將他們一網打盡,可不是咱們區區望江市所能做的了!”

    對鄭家的關係網,劉洪濤這些年冷眼旁觀,可比許立更加清楚。“不錯,這件事還是盡快上報鬆江市委市『政府』吧,讓葛書記和曾市長他們拿出個意見,咱們才好開展工作。”

    “那就麻煩你親自去一次市,將情況匯報給葛書記和曾市長了!”

    劉洪濤一笑,他當然知道許立和葛兵、曾益關係不錯,卻把這件事推給自己,這是想讓功給自己,也表現出現在的望江市委、市『政府』是團結的、有力的集體。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劉洪濤當然明白,自己這麼多年在望江一事無成,在鬆江市委、市『政府』領導眼中恐怕也是個不稱職的領導,要不是自己還有些關係,又馬上就要二線了,恐怕自己早就被拿下了。所以這次匯報,絕對可以提高自己在領導心中的位置。

    雖然自己已經這麼大年紀了,已經不在在乎這些事情,可許立的一番好意自己當然不能辜負,更何況自己雖然要退了,可還有那麼多與自己一個利益集團的人還需要照顧。更何況那些下麵的人有許多勢力眼,如果自己就這麼灰溜溜的退了下去,今後這些人恐怕更不會把自己放在眼了。

    至於說這件事對許立卻是無關緊要,如果由許立去匯報,固然可以在領導眼中加分,可由自己去匯報,自己又不會說許立的壞話,更不會埋沒許立的功勞,而且有些話從自己嘴說出來 ,更顯得真實,同時也表現出許立的工作能力,剛到望江幾個月便已經理順了『政府』和市委的關係,他的前途當然會更加光明。

    所以劉洪濤也沒有客氣,道:“那好,我下午就去鬆江,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當天下午劉洪濤還沒有從鬆江趕回來,許立就接到了葛兵的電話。葛兵在電話中對許立到望江以來的工作經予了充分肯定,特別是對他能讓劉洪濤到市匯報,更是給予了高度評價。

    最後葛兵還道:“洪濤雖然年紀大了,可他畢竟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又是老書記了,不僅在市有著關係,就是一些省領導也會給他幾分麵子,你一定要尊重他的意見,搞好團結!對你們此次工作,詳細情況我已經跟洪濤書記講了,而且事關重大,我明天也會親自到省向文天書記匯報,看看省是什麼意見。對於你們望江的工作,現在你們是要謹慎再謹慎,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抓捕鄭鈞波,其他的隻要正常辦理就行,不要過於冒進!”

    許立明白,這次的事情恐怕真是不小,牽涉到的人也不在少數,更何況調查鄭鈞波本就是省有關領導的意見,葛兵當然還得去請示一下,以免好心辦錯事。

    當天晚上劉洪濤從市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許立,將鬆江市委市『政府』的意見與許立進行勾通,按照市葛書記意見,一切以穩定為重!

    既然其他相關領導幹部暫時不能動,那現在的工作重點就隻能放在抓捕鄭鈞波身上,可自從鄭鈞波從醫院逃走後,仿佛就人間蒸發了一樣,公安、武警、駐軍的大網已經撒了出去,卻找不到鄭鈞波的一點消息。趙國慶為了抓捕鄭鈞波已經兩天沒有合眼,正紅著一雙眼睛四處搜查鄭鈞波的產業,卻還是找不到一點線索。

    “喂,許市長嗎?我有重要情況要向你們反應,是關於鄭鈞波的!”

    正坐在辦公室批閱文件的許立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關於鄭鈞波?好,你說吧!如果證實你反應的情況屬實,我們會兌現通緝令上的承諾!”

    “不,我要求與您麵談!”

    許立猶豫了一下,才道:“要不我給你公安局局長趙國慶的電話,你與他麵談如何?”

    “我不相信其他人,我隻相信你!而且我們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許立一愣,再仔細回味了一下這個人的聲音,突然驚道:“你就是那個多次給我打電話的人?”

    “不錯,就是我!這下你可以相信我了嗎?”

    “,,我當然相信你,你可是救了趙國慶一條命啊!你說吧,在什麼地方見麵?幾點鍾?”

    “十點鍾,就在望江楓葉咖啡廳吧!知道在那兒嗎?”

    “聽說過,應該就在國貿附近吧!我馬上就到!”許立一看表,已九點半了。

    “好,我會戴一副墨鏡,在五號桌等你!”

    許立對這位屢次給自己打電話的女子十分好奇,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 身份,不過如今已經動員了全市的力量卻依舊找不到鄭鈞波,可這個女人卻知道,應該是鄭鈞波身邊的人,不然不會對鄭鈞波的事情了解的那麼清楚。

    許立出了『政府』大院,轉了一條街,攔下一輛出租車直奔楓葉咖啡廳,去見這位奇女子。

    雖然許立已經從電話中猜出這個女子應該年紀不大,可真見了麵,許立卻還是吃了一驚。許立在五號桌坐下後,對麵的女子才摘下了墨鏡,看樣子這個女子恐怕也就二十三四歲,應該與自己年紀相仿,可她到底與鄭鈞波是什麼 關係呢?

    

Snap Time:2018-07-23 13:44:17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