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二十七章罪孽深重


    第三百二十七章    罪孽深重

    鄭家人不但在各自單位算是主要領導,就是在全市也算得上是重要領導,可在這個時侯,卻要與市委、市『政府』對抗,別說他們,就是再加上他們平時的那些狐朋狗友恐怕也不是對手。所以現場再次陷入了沉靜。

    這時鄭潔的電話突然響了。

    “喂,兒子,吃飯了嗎?吃過了好好做功課,我和你爸一會兒就回去!”

    “媽,不好了,你們看電視了嗎?舅舅被通緝了!而且舅舅的那個浴池也被公安給查封了,還抓了好幾十人,都在咱們市電視台播了!”

    “什麼?”鄭潔驚叫道,隨即馬上打開了電視,隻見屏幕下方打著字幕,通緝鄭鈞波及其他相關成員。當鄭潔將電視頻道換到望江市電視台時,正好看到公安、武警從洗浴中心押著一大批人出來。這時不僅是鄭潔驚呆了,其他在場的人也都傻了。隨後的畫麵讓大家再次呆住了,那麼多支槍、子彈、刀具擺在地上,給普通人的衝擊是難以形容的。

    公安局局長趙國慶接受了市電視台的采訪,對此次行動作情況進行了介紹,最後號召全市普通市民如曾受到鄭鈞波及其率領的犯罪團夥的迫害都可以到市公安局舉報,同時也希望大家能積極提供有關鄭鈞波及其犯罪團夥成員的線索,市公安局不但會為舉報人員保密,還會對他們實行重獎。

    隨後市委書記劉洪濤也出現在了電視畫麵了,他對公安局及武警、駐軍的此次聯合行動給予了高度評價,徹底打擊了望江犯罪團夥作案的囂張氣焰,同時也希望大家再接再勵,將所有犯罪份子一網打盡,盡快還給望江市民一個平安、詳和的望江!

    看完新聞報道,張青奇怪的道:“劉書記怎麼會接受采訪?許立怎麼沒有出麵?”

    鄭豔狠狠拍了張青一把,道:“你這個書呆子 ,劉洪濤這是在向全市領導幹部表明態度,他現在是與市長許立站在一起的,要徹底將我們鄭家鏟除!”

    “大姐,我看咱們別說幫波子,恐怕現在咱們都已經是自身難保了!這些年咱們誰的手底下也不幹淨,一旦調查起來,咱們一個也跑不了!”鄭爽現在也顧不得自己丈夫了,連自己都要進去與他團聚了,還怎麼救他?

    鄭潔此時也不在是那個大家眼中女強人了,淚水止不住的留下來,撲倒在丈夫懷哭述道:“咱們是罪有應得,可、可兒子才上高中,咱們要是都進去了,他可怎麼辦啊!要不,要不咱們連夜就走吧!有多遠走多遠!”

    “走?唉,如果是下午的時侯還有可能,現在劉洪濤和許立既然已經決心要將咱們徹底打死,應該已經對咱們也下了拘捕的命令,恐怕咱們隻要一碰到警察就會被立即抓起來。而且現在望江通往外地的各個路口那不是重兵把守,你沒看見連駐軍都用上了嗎?咱們還能往那走?”

    “那咱們就坐在這兒束手待斃?”胡青江也急道。自己這輩子也不虧了,權力、金錢、美女,自己都已經享受過了,還有什麼舍不得的,此時唯一牽掛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不束手待斃又能怎麼樣?咱們是能鬥得過劉洪濤和許立,還是能打過那些公安武警駐軍?”鄭爽黯然的道。

    “可我不甘心啊!咱們有罪,可孩子無罪啊!他們都還沒成年,咱們進去了,他們就成了孤兒,誰來照顧他們?”鄭潔叫道。

    “唉,傾窠之下豈有完卵!早知道就把孩子都送到國外去了,也省得受咱們牽連!”胡青江歎道。

    隻有張青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別看他在縣委辦是副主任,也管著一群人,可在鄭家的家會上,他卻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張青原本隻是個普通農家的孩子,在上大學時認識了鄭豔,那時的鄭豔如同一隻驕傲的孔雀,自卑的張青開始還不敢表『露』心聲,後來鄭豔查覺到之後,卻主動與張青接觸,被張青的文采所吸引。畢業後,鄭豔也與張青確定了戀愛關係,又利用自家的權勢將張青安排在了縣委辦公室,十幾年下來,張青也爬到了副主任的位置。

    張青事業上雖然也算小有成就,可在家,張青就如同受氣的小媳『婦』一般,家三個人他卻隻能排在四把手,連家養的一條寵物狗都比他強。所以在鄭家,他從來都隻是個看客,大事根本輪不到他來說話。

    鄭豔看著低頭不語的張青,突然道:“為了孩子,我是豁出去了!”

    “怎麼,大姐你有主意了?”鄭潔急道。

    “咱們這些年手上都不太幹淨,一旦被抓,就算咱們拒不交待,那些平日與咱們稱兄道弟的人也會落井下石,舉報咱們,你們覺得咱們有可能脫罪嗎?”鄭豔看著眾人道。

    大家想了想這幾年在弟弟的幫助下,自己做過的那些事,原本還不在意,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現在再回過頭想想自己做過的事,幾乎可以說都是斷子絕孫的事!

    鄭豔做為水利局副局長主管著全縣的水利工程,可那些水利工程到底是怎麼建的,她心中最有數,僅是在這些工程上自己至少也得到了幾百萬元的實惠,那些包工頭就更別說了。這麼多錢那兒來的,還不都是在工程上“省”出來的!

    前幾年望江連降暴雨,導致境內兩條江水泛濫,堤壩潰口,吞沒了多少良田,致使多少百姓無家可歸,最可憐的還是有兩名孩子因轉移不及時被洪水吞沒!僅此一項,別判自己息幾年,就是槍斃了恐怕也不為過。可仗著鄭家在望江的關係網,最後竟然是一點事也沒有,還穩穩的坐著她的副局長寶坐。

    再說鄭潔和有青江兩口子,都是黨口的領導幹部,這些年買官賣官收受的好處也不比鄭豔少,可最後上來的都是些什麼樣的領導幹部?別說為人民服務,他們隻顧得讓人民為他服務了!

    

Snap Time:2018-01-23 00:18:46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