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二十三章嫌犯失蹤


    第三百二十三章  嫌犯失蹤

    劉洪濤點點頭,道:“我們一家盼著這天已經盼了五年之久,雖然我也很想馬上把孩子接回去,可他現在這個樣子,恐怕根本不會跟我走,就算我強製把孩子帶回去,對他的病情也不會有一點好處。看孩子跟你親近,就麻煩你這段時間有空多來看看孩子,希望能夠盡快讓孩子走出陰影,早日恢複健康!”

    許立笑道:“兩個孩子既然跟我這麼親近,我當然義不容辭!”

    兩人正坐在病房小聲的談論著兩個孩子,而且男孩因為有許立在身邊不斷的勸導,對劉洪濤的敵意也漸漸淡了,竟然還從劉洪濤手接過一個削好皮的蘋果。這一個小小的變化,讓劉洪濤心中卻是激動萬分。

    突然病房門被人推開,嚇了劉洪濤和許立一跳。進來的竟是刑警隊的鞏群。隻見鞏群此時竟是滿頭大汗,一見兩人便急道:“劉書記、許市長,不好了,鄭鈞波跑了!”

    “什麼?鄭鈞波跑了?”許立聽到這個消息一下子站了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二十四小時有人值班嗎?怎麼還會讓他跑了?”

    劉洪濤也站了起來,皺著眉頭,雖然他一句話沒說,可因為孩子的原因,現在他對鄭鈞波的恨意,恐怕比任何人都盛。

    “是啊,我們派了人二十四小時值班,可今天負責值班的兩名同誌卻出現了問題。剛才其中一個人出去買盒煙的功夫,等他回來時就發現另一名同誌不在門口,他推開病房門才發現鄭鈞波也不見了。”

    “馬上派人去找!務必要將鄭鈞波抓回來!還有那名失蹤的同誌,也一定要找到他的下落!”許立說完又回頭對劉洪濤道:“劉書記,我建議立即發布通緝令,在全市範圍拉網布控,同時請求鬆江市公安局及鄰近縣市公安係統幫助!”

    “嗯,一定要盡快將鄭鈞波抓捕歸案,不然還指不定會對全市人民造成什麼樣的危害!同時應該對鄭鈞波的同黨進行抓捕,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望江這個社會毒瘤一網打盡!”劉洪濤也有些激動的道。

    鞏群看著有些疑『惑』,他早就聽說劉洪濤曾在常委會上力保鄭鈞波,可今天怎麼看起來劉洪濤卻是有要將鄭鈞波趕盡殺絕的意思。不過領導們的鬥爭卻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難得市委書記和市長同仇敵愾,也省得自己難做。“是,我馬上去布置!”鞏群說完又急匆匆的走了。

    很快在勝利鄉的趙國慶也得到了鄭鈞波逃跑的消息,立即命令公安局紀委書記姚金銘趕到礦場,繼續進行調查,而他則急忙乘車趕到了望江市醫院。

    在趙國慶趕到醫院後,卻又聽到了一個好消息,那名當時負責看守鄭鈞波警察房立軍已經找到了,他被打昏後,竟然就被藏在鄭鈞波的病床下麵,身上又蓋了病房的床單。隻是因為當時情況太『亂』,大家一聽說鄭鈞波不見了,都有些慌了神,根本沒有細找,所以直到這名警察清醒後自己爬出來,才被大家發現。經過醫生檢查,這名同誌隻是額頭被打破了,有輕微的腦震『蕩』,並無大礙,隻要在醫院再觀察幾天就可以了。

    一聽值勤的警察已經找到,不僅趙國慶立即趕了過來,連劉洪濤和許立也趕了過來,對當時的情況進行詢問,同時也對這名負傷的警察表示慰問。

    房立軍看到不光是局長親自過來,連市委書記、市長也來到自己的病房,當然有些激動。不過激動之後,趙國慶問起了當時的情況。遺憾的是當時房立軍正坐在鄭鈞波病房的門口,他記得是有一名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的醫生要進入病房給鄭鈞波骨折的手臂換『藥』,自己因為沒見過這個醫生,便要求他出示工作證,就在自己檢查這名醫生工作證時,那名醫生從兜掏出了什麼硬東西狠狠的打在自己頭上,自己便什麼也不知道了。最遺憾的是房立軍根本就沒看到那名醫生的樣貌。

    大家聽了房立軍的介紹後,便退出了他的病房,在醫院的一間小會議室,劉洪濤、許立和趙國慶開了一個簡單的碰頭會。對於鄭鈞波逃離一事,大家雖然吃驚,卻並不感到十分意外,畢竟鄭鈞波在望江經營了六七年之久,當然會有許立對他忠心的手下,有幾個人肯冒險在醫院將他救走也十分正常,眼下最要緊的是如何才能將鄭鈞波盡快抓捕歸案!

    不過許立卻在沉思之後提出了幾點不同意見。“我認為應該對這個房立軍進行嚴密監控!”

    “許市長,你的意思是這個房立軍有問題”趙國慶剛才可是親眼看見這個房立軍頭上的傷勢,確實挺嚴重的。

    “不錯,我覺得這個房立軍很有可能是鄭鈞波此次逃走的幫凶之一,甚至可以說是主謀!”看著其他人疑『惑』的神情,許立接著道:“首先根據另一名警察所說,他去買煙隻有這個房立軍知道,就算真的有鄭鈞波的同夥一直在醫院監視,可他們是如何確定另一名警察出去的時間長短,偏偏在這個時間來救鄭鈞波?就算是鄭鈞波的同夥孤注一擲,根本不顧另一名警察,強行要營救鄭鈞波,可按照房立軍所講,他是在走廊值勤時被一名假冒醫生的歹徒打暈的。如果真如房立軍所講,那麼這麼醫生從與房立軍接觸開始,到打暈房立軍,又要從他身上翻出病房的鑰匙,打開門,再把房立軍也拉到病房內,這些大概需要多長時間?至少也要三到五分鍾左右。可最奇怪的是在這個人來人往的醫院中竟沒有一個人看見過這名假冒的醫生,更沒有人看見房立軍被打倒!”

    “可房立軍頭上的傷不假啊!如果沒有其他人幫忙,鄭鈞波右手又已經廢了,他怎麼能把房立軍綁起來?”趙國慶有些想不明白。

    “咱們再去一趟病房,也許就能找到答案!”許立現在也隻是懷疑,還沒有確定。

    

Snap Time:2018-01-23 06:13:15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