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二十二章祖孫相見


    第三百二十二章  祖孫相見

    許立本想趁著薛建立等人給孩子辦理住院手續的功夫給劉洪濤打個電話,詳細說明這的情況,讓他來認認那個男孩到底是不是他的孫子。可許立剛想出門打電話,卻發現兩個孩子緊緊拉著他的衣角,用他們讓人憐惜的睛神看著自己。許立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在這個時侯離開他們,他們原本脆弱的神經恐怕會再次崩斷,以後連自己也不會理會。

    許立無奈之下,隻能當著眾人的麵拔通了劉洪濤辦公室的電話,可在電話中卻無法詳細說明,隻是道:“劉書記,我是許立,我們在鄭鈞波勝利鄉的礦場找到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

    “什麼?十歲男孩?你們在那兒,我馬上到!”根本不需要許立再說什麼,電話那邊的劉洪濤便急著問道。劉洪濤也明白許立既然能給自己打電話主動提起十歲男孩的事情,想必就是已經知道自己孫子在鄭鈞波手上的事兒,以許立辦事的沉穩來說,若是沒有八九分把握也不會驚動自己。

    “我們在市醫院,住院部兒科!”

    許立話音剛落,隻聽電話那邊一陣忙『亂』,許立甚至能想象得到劉洪濤著急的手忙腳『亂』的樣子,他甚至連電話也沒掛,許立在電話中可以清楚的聽到辦公室門被狠狠關上的聲音。

    許立掛了電話,對薛建立道:“薛院長,劉書記馬上就會趕過來,你去接一下!”

    對劉洪濤,薛建立更不敢怠慢,親自跑到了醫院大門口,去迎接劉洪濤。不論是醫院的醫護人員還是來看病的患者都為今天的事感到奇怪,堂堂的醫院院長此時竟成了跑堂的一般,兩次站在醫院大門口接人。更讓人奇怪的是市長、市委書記竟先後趕到醫院,難道醫院有什麼重要領導住院?

    不到十分鍾,便看到薛建立在前麵引領著劉洪濤趕了過來。

    “孩子在那兒?”劉洪濤一進到兒科住院部第一句話便是問孩子的消息。

    “在六號病房!”主管住院部的副院長特事特辦,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已經為兩個孩子安排好了住院病房,而許立當然是全程陪同。現在兩個孩子隻要一看不見許立,就會『露』出焦燥的神情,許立不在時,其他人根本靠不近兩個孩子,說什麼也沒用。

    當劉洪濤來到六號病房門口時,看見躺在床上的男孩,劉洪濤從來都是淡定的神情今天終於突然暴發,站在門口,手把著房門,竟然老淚縱橫。

    許立見到劉洪濤,忙站了起來,上前迎接。可劉洪濤雖然在與許立握手,可許立看得出,劉洪濤現在的心思都在那個男孩身上。許立不想劉洪濤失態的樣子被其他人看到,便讓薛建立帶著其他醫護人員先出了病房,許立本把算也出去,把病房留給劉洪濤,可床上的兩個孩子一見許立要走,他們雖然一句話也沒說,可焦急的神『色』誰都看得出來。

    劉洪濤這時已經來到男孩床邊,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孩子,可男孩卻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雙手緊緊抱住膝蓋,將頭也埋在了膝中,根本不敢看劉洪濤,更別說與他親熱了。另一張床上的女孩此時也滿是警惕的看著劉洪濤,如果劉洪濤再有什麼動作,恐怕女孩會立即暴起傷人。

    劉洪濤一驚,不知道孩子到底怎麼了,求助的望向許立。許立也知道,自己一走,留下劉洪濤在病房孩子也不可能與男孩交流,反而很容易招來男孩的敵視。

    許立歎口氣,回手將房門關好,才又回到兩張床的中間,輕聲對兩個孩子道:“不要怕,這位爺爺是好人,不會傷害你們的!”

    兩個孩子見許立又回來了,這才稍微放鬆了警惕,兩人都向許立伸出了小手。許立兩隻大手抓住兩個孩子,這時兩個孩子才終於放鬆了表情,緊緊的依偎在許立身邊。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洪濤看得目瞪口呆。

    “劉書記,這兩個孩子長期生活在恐懼之中,現在已經患上了嚴重的自閉症,對任何人都抱有敵意,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兩個孩子對我特別依賴!”

    “他們怎麼會這樣?這幾年兩個孩子究竟是怎麼過來的?”

    “劉書記,你能確定男孩就是你的孫子?”

    “能,能,那些人每年都會給我郵一張孩子的照片,我當然認得他!他就是我孫子劉曉安!可、可每次照片上孩子都笑得非常開心,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事到如今,劉洪濤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隻要孫子能回到自己身邊,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至於這些年自己因為被鄭鈞波威脅辦下的錯事,劉洪濤也願意接受任何黨政紀處分。

    “開心?”許立輕輕掀開男孩穿著的衣服,身上的一道道傷痕刺痛了劉洪濤的眼睛。

    “啊!”劉洪濤一下子撲到了床邊,小心的撫『摸』著孩子身上的傷痕。好在一邊 有許立安撫,男孩才沒有激烈的反抗,不過對劉洪濤卻也沒有什麼好感。

    “我可憐的孫子!”劉洪濤此時真想把孩子抱在懷好好安慰他,可劉洪濤雖然年紀大了,卻並不糊塗,他也看出來了,現在除了許立,其他人別說抱孩子,就是想與他親近也不可能。

    “這幾年兩個孩子在那些人手上沒少受罪,據兒科的大夫講,他們身上的外傷最早的可能是幾年前造成的,也就是說這些年兩個孩子長期遭到虐待,因此讓他們患上了嚴重的自閉症。而且因為他們長期營養不良,他們的發育也比同齡孩子晚了幾年,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讓他們恢複一下!”

    “這些可恨的社會殘渣!我一定要為孩子討回個公道!”劉洪濤咬牙切齒的道。

    “劉書記,這個女孩你認識嗎?”許立又問道。

    劉洪濤搖搖頭,道:“不認識,唉,不知道這些人又造了什麼孽,把誰家的女孩也給綁架來了!真是可憐啊!”

    “劉書記,眼下你孫子的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況都不是十分好,不過如果你想把他們接回家慢慢療養也不是問題,你看……”

    

Snap Time:2018-07-20 04:46:42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