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一十七章重新站隊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新站隊

    “喂,葛書記!是我,我正在辦公室呢!”許立小心的答道。

    坐在沙發上的李江生一聽是葛書記,更是一陣緊張,整個鬆江市也隻有市委書記葛兵才能讓許立以這個口吻說話。可葛書記竟然會親自給許立打電話,這更讓李江生冒了一身的冷汗!看來自己真的是來晚了,早知道許立竟然與葛書記關係這麼親密,自己何必還要走董陽明的渠道,白白給他送了份大禮,現在真是後悔啊!這禮送的還不知道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呢!

    葛兵在電話對許立昨天與鄭鈞波發生爭執一事進行了詢問,生怕許立受傷。最後聽許立親口道:“葛書記您就放心吧,現在鄭鈞波還躺在醫院,也許是我昨天下手狠了些,他現在右臂前臂及手掌都已經骨折,而且還有嚴重腦震『蕩』,現在雖然已經清醒過來,沒有生命危險了,不過一時半會恐怕還好不了!”

    “好、好,好啊,像鄭鈞波這種人就應該受到懲罰,你轉告趙國慶,讓他一定要對鄭鈞波進行嚴肅查處,對這種窮凶極惡之徒就要嚴懲!”葛兵因為侄子葛衛梁一事對鄭鈞波極其惱火,都害到自己侄子身上了,當然不能輕饒了他。

    放下電話後,許立才笑著對李江生道:“李局長,你有什麼事嗎?”

    “許市長,我、我是來向您承認錯誤的!”李江生在許立與葛兵通電話時,心已經轉了八十一個轉,對今後自己的該站向那邊已經有了定計。

    因為鄭鈞波一事,在全市都已經傳開了,市委書記劉洪濤與市長許立在常委會頂了牛,而最後的結果大家也都到看了,今後望江到底是誰說的算大家也都有了數,不然李江生也不會主動來找許立。而原本李江生隻是打算與許立搞好關係,可現在一看,這個許立竟還有市委葛書記的支持,今後前途不可限量,自己倒也不指著還能再升一步,可也千萬不能得罪了許立,要不然自己財政局局長的位置可要不保啊!

    “噢?李局長,到底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

    “許市長,前段時間董副市長找我給他報了幾張招待費的條子,一共是四萬八千多,我也知道這不合規矩,可董副市長一定要讓我給他處理了,不然就要讓我好看,我也沒辦法,隻好照辦了,您看……”

    “四萬八千多?真的都是招待費?”

    “許市長,您也知道咱們市招待客人應該都在市賓館,而且董副市長拿來的條子根本就不是一家賓館的,甚至還有去年開出來的發票……”

    “要是這個情況,你應該直接與紀委姚書記反映。”許立知道這個李江生是在向自己表態,要徹底與董陽明決裂,想要站到自己的隊伍當中來。雖然許立剛來望江時間還短,不知道這個李江生是走的誰的門路當上的財政局長。不過他既然能當上財政局長,主管全市財政大權,在望江市領導中必然有人支持他,自己還是暫時不要動他為好,免得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是、是、是,我一會兒就去紀委找姚書記。對了,許市長,您來望江也有三個多月了,您現在用的車還是當年衛梁市長在任時用的,現在已經快要到報廢期限了,您想要換一輛什麼車,我們好給您去辦!”

    自己這段時間雖然很少用車,可自己再輛車現在至少也有八成新,什麼時侯就成了報廢車了?許立知道李江生這是變著法的在討好自己。“行了,關於車的事你就看著辦吧,如果市財政緊張的話,就先不要換了,那車還能用幾年!”

    “沒關係,市長您的安全才是全市的頭等大事,您放心,就交給我吧!”

    “那好,不過有一條,可千萬不能超標,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李江生知道許立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不過也記住了,隻會按照許立現在級別的最高標準給他配車,決不會給許立找麻煩的。“許市長,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您在叫我!”

    剛打發走李江生,許立的手機又響了。

    “喂!老鍾?怎麼樣,有什麼情況嗎?”來電話的正是被許立派到勝利鄉煤礦去調查情況的鍾得力。

    “許市長,我們在這兒發現了一個極其可疑的情況,在礦場辦公樓頂樓有個小房間所有窗戶都被人用木條釘死了,而在外麵的大屋卻一直有幾個人24小時值班。昨天礦場好像出了什麼事,負責值班的人隻剩下一個人,我在晚上靠近小屋後,在窗外聽到小屋麵有人在說話,好像是有小孩一直在自言自語!”

    “那你們看見麵人的模樣了嗎?”

    “沒有,外麵大屋一直有人,我們沒敢驚動他們!而且出去的人不到十分鍾就回來了,好像小屋的小孩十分重要,他們在那之後還加強了戒備。”

    “嗯,你們繼續留意小屋那個孩子的情況,如果他們有什麼動作就給我打電話,我這就跟趙局長商量,和他一起帶人去查礦場!”許立現在十分懷疑那個被關的小孩很有可能就是李洪濤被走失的孫子,此時也隻有這個孩子才會這麼重要,他簡直就是鄭鈞波在望江翻盤的最後籌碼,所以一定要盡快查證這個孩子的身份,防止鄭鈞波的手下走投無路,以這個孩子威脅劉洪濤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錯事。

    當許立和趙國慶率領幾十名公安幹警以及礦產辦等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趕到位於勝利鄉的礦場時,沒想到這的情況遠比兩人估計的還要嚴竣得多,在礦場門口站滿了礦工,堵在礦場門口。

    這座煤礦每天可以產煤幾千噸,能為鄭鈞波帶來幾十萬的收入,所以這可是鄭鈞波所有產業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在這鄭鈞波可是下了大本錢的,所有生產環節基本實現了機械化生產,而且這的幾百名礦工也不是被脅迫來的,而是自願下井,因為這座煤礦是鄭鈞波從別人手硬搶來的,又不需要交繳任何費用,可以說是無本買賣,所以在這工作的工人工資都非常高,這所有的人都是靠著鄭鈞波吃飯的。

    

Snap Time:2018-01-23 04:26:25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