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百一十四章緩兵之計


    第一百一十四章   緩兵之計

    劉洪濤雖然也知道鄭鈞波在望江早已是天怒人怨,可自己卻又不得不極力保護鄭鈞波。而此時自己已經不適合再出麵了,要是自己現在表示要力保鄭鈞波,必然要站在許立的對立麵,市委書記、市長當眾鬧翻可是官場一大忌。如果自己能勝還好,要是最後讓許立的意見得到通過,那日後在望江恐怕就是『政府』壓黨委一頭了,自己再說話恐怕就沒有什麼力度了。

    劉洪濤暗地示意了一下蘇廣元,希望蘇廣元能出麵。可蘇廣元卻是猶豫了一番,最後又看向了董陽明。董陽明與鄭鈞波的關係在望江恐怕是無人不知的,要是真的將鄭鈞波抓了起來,董陽明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對蘇廣元如此明顯的暗示不僅是劉洪濤看出來了,在坐的那個又看不出來?劉洪濤暗自惱火,你蘇廣元平時對自己言聽計從,可到了關鍵時刻,竟然也打了退堂鼓。

    董陽明雖然也知道蘇廣元是要把自己當槍使,可鄭鈞波被抓,下一個倒下的必然就是自己,鄭鈞波平時看起來有點小聰明,可他與趙國慶的矛盾盡人皆知,要是真落入了趙國慶的手,還指不定趙國慶會怎麼收拾他。

    “依我看……”董陽明剛開了個頭,沒等他說下去,一邊的許立卻咳嗽了一聲,打斷了董陽明,道:“董副市長,在鄭鈞波一事上一定要慎重才好啊!”許立這時擺明了支持何桂靜和趙國慶,竟然連董陽明說話的權利都不給。

    董陽明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許立,卻發現許立的目光如刀般注視著自己,竟讓自己心生膽怯。“我、我也是這個意思,在鄭鈞波一事上要慎重、慎重啊!”董陽明僅是被許立瞪了一眼,該說的話竟一句也沒說出口,虎頭蛇尾的退縮了。

    組織部長何長江一見許立已經明確表態,他最是能看出風向,當即也道:“不錯,對鄭鈞波問題我認為還是應該進行深入調查,如果他真的有違法行為,決不能姑息!”

    淩誌遠也道:“我也同意對鄭鈞波立案調查!”

    最讓大家想不到的卻是張廣瓊,這位從來都是默默無語如同佛像一般的人今天竟也開口了,道:“雖然我平時都在駐地,對鄭鈞波一事不太清楚,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可我認為既然姚書記和趙局長都已經掌握了他的一些犯罪證據,那查查總不是壞事!俗話說得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

    劉洪濤一看情況不妙,雖然不知道一向有三好市長之稱的許立今天為何要執意逮捕鄭鈞波,可眼下的常委會卻真的被許立的突然發難給左右了大局,就連蘇廣元都不敢公開與許立作對,而且從發言的人來看都是支持許立的,看來大家也都明白今後的望江到底是會由誰當家,自己這個市委書記恐怕是真的要當到頭了。

    “既然大家還沒有考慮好,那就暫時休會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後再繼續討論!”劉洪濤無奈之下使出了緩兵之計。

    說完劉洪濤捧著他的大茶杯出了常委會議室,許立微微一笑,現在他已經是胸有成竹,十三名常委中已經有六人會支持自己,而由剛才的情形來看,其他七人也不見得會旗幟鮮明的支持劉洪濤為鄭鈞波做保,甘心背負罵名。所以許立也昂首挺胸的走出了會議室。

    其他們看著劉洪濤和許立先後走出去,卻突然發現劉洪濤有些步履蹣跚,看來真的是有些老了。再反觀許立,每一步都是那麼堅定,這還是大家熟悉的三好市長嗎?

    劉洪濤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看著魚缸依然活沷的金魚,長歎了口氣,自己當年因為孫子被鄭鈞波綁架才不得不與他妥協。從那之後便養了這些金魚用以消磨時間,可自己為什麼要養這些凶猛的魚類,而且最多的還是清道夫?歸根結底還不是希望自己真能如同這些魚一樣將鄭鈞波這引起垃圾一口吞下,才解自己心頭之恨。今天終於有人想要做這個清道夫了,可自己卻又不得不保護那些該死的家夥,真是矛盾啊!

    劉洪濤也沒有心思再去喂魚了,他是在等鄭鈞波的電話。他知道一定會有人給鄭鈞波通風報信,而鄭鈞波一旦收到消息,恐怕第一個便會向自己求證。

    果不其然,劉洪濤剛坐下不到五分鍾,電話便響了。劉洪濤一接起電話,便聽到電話那邊鄭鈞波氣極敗壞的大聲道:“劉書記,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要你孫子了?”

    “鄭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眼下的局勢。現在是許立帶頭要向你發難,你以為憑我一個老頭子還能震得住場麵嗎?”

    “許立?就那個三好市長?要不是有你給他撐腰,他一個『毛』頭小子敢跳出來與老子做對?”

    “鄭鈞波,你也太小瞧許立了!如果他真沒有點本事,鬆江市委、市『政府』真的會把他在這個時侯下派到望江來任市長?唉,也不能怪你,是咱們都被他的演技給騙了!他為了隱藏自己,竟真的舍得將手的權利全部下放給董陽明,正是這手才把咱們都給蒙了!”

    “我不信!我這就去找許立!劉書記,如果讓我知道真的是你在背後指使他的,到時別怪我不客氣!”鄭鈞波氣呼呼的放下了電話。

    劉洪濤歎了口氣,放下了電話,暗道:你要找許立?那正是自投羅網!別看你有什麼人民代表的頭銜,可在人家許立眼,要想抓你,那算個屁!讓你去碰碰釘子也好,到於自己的孫子,隻能讓他自求多福了!已經五年了,每年隻能看到一張關於他的照片,孩子是否真的活著還是個未知之數,如果孩子已經被害,自己卻放走了鄭鈞波這個凶手,自己恐怕就是跳進鬆江也悔之晚已。退一萬步講,孩子就算活著,如果能將鄭鈞波繩之以法,也算為孩子報仇了,而且還能夠避免更多的人被害,也是值了!

    

Snap Time:2018-07-21 12:15:29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