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零八章峰回路轉


    第三百零八章    峰回路轉

    許立聽了葛衛明的話沉默了一會兒,才道:“那你清不清楚蘇廣元、方柏年他們到底與劉洪濤有什麼關係,如果劉洪濤有什麼難言之隱不得不力保鄭鈞波,可蘇廣元和方柏年為什麼也要跟著劉洪濤走?而且張桂芳、何長江、林森等人也好像是以劉洪濤為馬首是瞻。如果是這樣,十三名常委中大部分都是他劉洪濤的人,想要抓捕鄭鈞波可就困難了。”

    “許市長,劉洪濤畢竟在望江擔任領導幹部已經有十多年,比我的資格還要老,他要是沒有經營出屬於他的勢力才是不可思議。要不然你以為他這幾年一直不問政事卻為什麼能夠繼續擔任望江市委書記一職?實在是因為他在望江的勢力真的是盤根錯節,我在望江工作這麼多年,十三名常委中我也隻拉攏了一小部分,常委會的決策權還是掌握在劉洪濤手!這樣吧,我畢竟已經調任江南區了,有些事情我也幫不上忙,如果望江再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直接找組織部長何長江和統戰部長淩誌遠,我會跟他們打招乎的!”

    葛衛梁的話雖然沒有說透,不過許立立即就明白何長江和淩誌遠就是葛衛梁在望江工作這麼多年拉攏的人,有了葛衛梁這句話,這兩個人應該會與自己站在一邊,許立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下了一些。不過許立再回憶起剛才在常委會上這兩人表現,卻又不由得他不擔心。

    淩誌遠還好,剛才在常委會上並沒有發言,看來是真的與葛衛梁一心,應該是知道葛衛梁與鄭鈞波一夥不合。不過在當時的情況下,能夠不表態就已經是最大限度的抗議了,連自己都沒敢開口,更何況是淩誌遠。

    可何長江的態度就有些值得商榷了,他可是明確表態了支持劉洪濤。隻是不知道他是因為劉洪濤的原因,還是被鄭鈞波收買了。許立感到這個何長江並不可信。

    許立放下電話不久,電話就響了起來。許立接起電話,對方的身份卻真是出了許立的意料。

    “喂,許市長嗎?我是軍分區的張廣瓊,我這邊來了幾位老朋友,他們對你可是久仰大名,希望能跟許市長一起吃頓便飯,不知道許市長方不方便!”

    “嗯?”許立也是遲疑了一下,自己與這個張廣瓊往常可是沒有一點聯係,他怎麼會突然想起請自己吃飯?不過這頓飯自己是一定要去的。雖然張廣瓊說是市委常委,可他一般隻呆在駐地,基本不會到市區,除非是召開常委會必需他出場時,他才會『露』麵,而且就是參加了會議,他也不會發表任何意見,隻是旁聽而已。如果在常委會上發生了爭執,到了非要表決的時侯,他隻會投棄權票,從來沒見他偏向那方陣營。可如果自己能爭取到他這一票,對自己也不無裨益。

    “好,我也正想與張政委好好聊聊,晚上幾點,在什麼地方?”

    “,我們這些窮當兵的吃飯當然隻能是在我們部隊的食堂了!許市長,我也知道你是海量,不過我們這邊可是有人不服,要不晚上你也別帶車了,咱們喝個盡興,到時我派人送你,可以嗎?”

    許立心中一動,自己往日與張廣瓊連說話的機會都不多,什麼時侯關係變得這麼親切了。不過這總是好事,許立一笑道:“好,客隨主便,那你讓人五點在市『政府』樓下等我吧,到時咱們見麵再聊!”

    放下電話,許立一時間也猜不透張廣瓊為什麼要請自己吃飯。不過如果真能說服張廣瓊,將他拉攏到自己陣營當中,那十三名常委中有趙 國慶、姚桂靜、何長江、淩廣誌、張廣瓊,再加上自己也有六個人了,至少也是占了近半的票數,在常委會上也不會再發生今天的局麵,自己竟然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是與人家相爭了。

    很快就到了四點半,許立站在窗前可以看到市『政府』各部門幹部職工陸續走出『政府』大院,而一輛軍車卻正好使進院中。待人走的差不多了,許立才拿起自己的手包也走出了辦公室。來到樓下時,看到張廣瓊派來的車已經等在大樓門口。

    這時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十八九歲的小夥子跑到許立身前敬了個標準的軍禮,道:“許市長,您稍等,我這就去開車!”

    “不用了麻煩了,我跟你一起過去!”說著許立就跟著小夥子一起來到車前,小夥子早就已經打開了車門,許立上車後,小夥子把門關好才又一路小跑的跑到駕駛室的位置,上了車。

    從市『政府』到當地駐軍的駐地雖說並不遠,可現在市區正是職工下班的高峰期,所以車走走停停還是用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來到駐地的食堂門口。

    許立剛一下車,就看到從食堂麵走出一群人,為首的正是張廣瓊。

    看到許立,張廣瓊立即大步上前親切的握住許立的手,笑道:“歡迎許市長到我們這檢查工作!”其他人這時雖然也都跟了上來,不過這些人都穿著軍裝,而且表情嚴肅,許立與他們又不認識,場麵有些凝重。

    許立卻突然一笑道:“張政委,你可不地道啊!明明是你說要請我吃飯的,怎麼又變成檢查工作了?難道你是想賴帳不成!”

    “唉,你看我這都成習慣了,一見領導這句話不知道怎麼就溜出來了!”

    兩人這幾句玩笑讓周圍其他人也笑了起來,現場的氣氛頓時輕鬆了許多。張廣瓊也不禁對許立有些另眼相看了。

    這時張廣瓊身後一人站了出來,看年紀也不過三十左右歲,他一邊伸出了大手,一邊道:“久聞許市長大名,今天終於可以與許市長好好喝幾杯,咱們可說好了,一會兒可是不醉不歸!”

    一邊的張廣瓊忙介紹道:“這是我們團長鄭雷!”

    許立雖然沒見過鄭雷,不過僅從鄭雷這幾句話就可以知道這人一定是個『性』格豪爽的人。

    

Snap Time:2018-01-18 19:21:02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