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零七章目的不明


    第三百零七章  目的不明

    在經曆了剛開始的那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後,大家的話都已經說盡了一般,對於劉洪濤最後的發言,大家都沒有發表什麼意見,算是默認了。

    薛建偉見狀便道:“那今天的會議就到這兒,散會!”

    劉洪濤拿起自己的記事本,第一個走出了常委會議室。許立隻是看了趙國慶一眼,便跟著出去了。其他常委也相繼出了會議室。許立走到樓下,看到姚桂靜,道:“姚書記,你過來一下!”

    這時組織部長何長江和宣傳部長林森正好一起從許立身邊經過,微笑著向許立點了點頭。許立也點頭示意,隨後接著對走過來的姚桂靜道:“姚書記,關於被你們雙規的那些幹警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全市的幹部群眾對這件事還是十分關注的!”

    “許市長,這件事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要不我到你辦公室跟你詳談吧!”

    十幾分鍾後,許立和姚桂靜回到了許立的辦公室。後進來的姚桂靜小心的將辦公室的門關好,才來到許立身邊的沙發坐下。看許立皺著眉頭,姚桂靜知道許立一定是為了剛才常委會的事情,她也是長出口氣,道:“許市長,您也不用過於擔心,這次不行還有下次,鄭鈞波始終是逃脫不掉的!”

    許立卻搖搖頭道:“我不是擔心鄭鈞波,俗話說多行不義必自斃!再說不僅是鬆江市委、市『政府』,就連省也已經注意到這個鄭鈞波,他是決不可能逍遙法外的。我提心的是劉洪濤,他今天怎麼會一定要力保鄭鈞波,而其他常委卻對他的意見非常重視,這決不是一個五年不問政事的人所能造成的影響!姚書記,你還望江比我早,不知道你對這件事怎麼看?”

    姚桂靜想了想,道:“我是前年來望江的,在紀委書記這個位置上也幹了整整兩年,可這兩年在常委會上劉洪濤真的是很少發表意見,不過他要是真開了口,不管其他人爭的多凶,也會立即偃旗息鼓,按照劉洪濤的意見辦理。”

    “看來咱們對劉洪濤的了解還是太少啊!他一句話遠遠比我們十句話還要管用,由此看來這些年劉洪濤恐怕不但沒有不問政事,反而是通過隱藏在背後的方法早已經『操』控了望江的大局。咱們要是一天不弄明白劉洪濤與鄭鈞波的關係,恐怕就一天不能抓捕鄭鈞波!”

    “嗯,那咱們下步應該怎麼辦?”姚桂靜現在也感受到了壓力,原來這兩年自己是沒有觸及到劉洪濤的利益,所以也就沒有見識過劉洪濤的強勢,今天人家隻是小試牛刀,便已經讓大家束手無策。

    “沒關係,你回去繼續辦你的案子,如果真能從那些幹警口中找到鄭鈞波違法犯罪的確鑿證據,到時就是劉洪濤執意要保他,我也會直接向鬆江市委、市『政府』匯報,決不會讓鄭鈞波逃脫的!”

    姚桂靜點頭離開了。許立卻點燃了一支煙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半天沒有動一下。

    許立是在腦海中對望江目前的形勢重新進行了梳理,現在表麵上看形勢是對自己不利,有了劉洪濤出麵,一時間確實很難把鄭鈞波怎麼樣。可再仔細想想,以自己這段時間對劉洪濤的觀察,他應該不會被鄭鈞波拉攏腐蝕。不然在剛才的常委會上第一個出麵支持劉洪濤的蘇廣元也不會看不上董陽明,如果劉洪濤真是一個貪汙腐敗份子,常委中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支持他,畢竟公道自在人心!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劉洪濤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定要力保鄭鈞波呢?許立一時之間卻想不起這到底是什麼原因。不過自己想不到沒有關係,有人應該會知道一些情況。

    許立立即給江南區的區委書記葛衛梁打了電話。電話剛一接通,葛衛梁便爽朗的笑道:“是許市長吧,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什麼時侯有空到我這來,我請你喝酒!”

    許立從電話中就能感覺到葛衛梁近一段時間的心情可是大好,看來應該是心結解開了。“葛書記,問題已經解決了嗎?”

    “哈、哈,解決了!我找了市局的朋友幫我仔細看了看,其中發現了太多的漏洞,已經可以肯定帶子是有人故意作了手腳!我現在可就等著你幫我出這口惡氣了!”

    “唉,這件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葛衛明一聽許立話中竟還有幾分沮喪,有些急道:“許市長,我聽說這段時間趙國慶在望江可是抓到了鄭鈞波不少犯罪證據,難道還不能對他進行抓捕?還是又出了什麼問題?”

    “確實是有問題了,而且是大問題!我這不就是來向你求教來了嘛!”

    “什麼問題,你盡管說,隻要我能幫得上的,我決無二話!”

    “劉洪濤書記在常委會上力保鄭鈞波,不同意罷免他人大代表的身份,趙國慶現在是氣得火冒三丈,可卻沒有任何用處。你知道劉洪濤到底與這個鄭鈞波有什麼關係嗎?”

    許立問完,葛衛明也陷入了沉思。

    過了半響,才聽到葛衛明道:“我在望江這些年真沒有發現劉書記與鄭鈞波有任何聯係。不過有件事情倒也奇怪,就在我被鄭鈞波陷害後,他有幾次讓我辦的事情都在常委會上被劉書記經否決了。可在那之後不久劉書記的孫子就失蹤了,劉書記責令當時的公安局長全力破案,可案子查了近半年,最後卻仍然沒有線索,當時的公安局長就是因為此事調到了其他市縣,而史林也正是那時侯上任的。更奇怪的是史林上任後,劉書記便再也沒有提過孫子的事兒,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知道事不可為放棄了,還是有其他原因!在那以後劉書記便有些不問政事了,每天隻是養養魚,消磨時間。”

    “你的意思是劉書記孫子失蹤會與鄭鈞波有關?”許立驚問道。

    “這個說不準,不過我感覺其中應該有些聯係。”葛衛明答道。

    

Snap Time:2018-01-24 19:40:56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