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零六章刮目相看


    第三百零六章   刮目相看

    劉洪濤聽了趙國慶的話卻沒有忙著回複他,而是又端起他的茶杯,細細品了一品,才抬起頭望向趙國慶,道:“趙局長,鄭鈞波是我市知名企業家,可是我們市有名的財神爺,每年僅上上繳的利稅就有上千萬,如果隻是調查,就要罷免他的人大代表身份恐怕有些不妥吧。如果因此造成我市經濟衰退,那咱們可就都成了望江發展的罪人啦!”

    “劉書記,我們不僅是要對他進行調查,我們已經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有違法犯罪行為,如果隻是因為怕影響我市經濟發展就對他放任不管,那是不是說,以後有錢人就可以為所欲為,而我們卻不能對他們進行抓捕?”趙國慶這次是鐵了心的要抓鄭鈞波,所以根本沒有顧忌到劉洪濤。

    對趙國慶強硬的態度,劉洪濤也沒有發火,隻是仍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道:“如果趙局長執意要罷免鄭鈞波人大代表的身份,那就隻能召開人大常委會進行討論了。今天咱們這些常委也都是人大代表,大家也都談談你們的意見吧!”

    劉洪濤說完看向許立,畢竟許立是市委副書記、市長,是市委常委的二號人物,按道理來說應該是由許立發言。不過許立在趙國慶發言時,卻注意到了其他人的臉『色』,卻發現這些人大多對趙國慶的提議無動於衷,沒有流『露』出明確的態度。如果自己真的出聲讚成了趙國慶,而一會兒的表決中要是出現了支持劉洪濤一麵倒的情況,那自己本來就沒有多少的威信恐怕就更剩不了幾分了。傳到下麵基層單位中,自己這個市長可就成了笑話了。

    “我剛到望江時間還短,對鄭鈞波這個人了解不深,我先聽聽大家的意見!”

    趙國慶疑『惑』的看了許立一眼,卻終於沒有開口,他知道許立會這麼說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

    其他人見許立不表明態度,一時間也沒有人說話,最後還是董陽明忍不住跳出來道:“我支持劉書記的意見,鄭鈞波是我市企業界的一麵旗幟,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罷免了他人大代表的身份,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再慎重考慮。”

    董陽明最近一段時間雖然與鄭鈞波有所疏遠,可他也明白鄭鈞波手拿著自己的把柄,這些年自己可沒少收他的孝敬,要是鄭鈞波真的倒黴了,下一個可就是自己。雖然不知道劉洪為什麼會力保鄭鈞波,可這個時侯自己卻是一定要站出來旗幟鮮明的支持劉洪濤的。

    董陽明不開口還好,這一開口卻招來了其他常委的注視。許立可以清楚的發現,在場的所有人的目光中對董最都帶著幾分厭惡,看來董陽明這段時間沒少得罪人啊!他這一站出來恐怕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可讓許立沒想到的是,市委副書記蘇廣元雖然看董陽明的眼神沒有幾分好感,卻還是支持了他們。“我也認為這件事情要慎重,現在正是防治非典的重要時期,我認為這些事情都可以先放放,眼下最重要的工作還是抓好防治非典這件頭等大事,這可是關係到全市六十萬群眾身家『性』命的大事!”

    蘇廣元話音剛落,方柏年又接道:“不錯,事情總是要辦的,不過卻也不急在一時。鄭鈞波雖然涉嫌違法犯罪,不過他的家產都在望江,也不用擔心他們逃跑,可以緩一緩!”

    其餘的各位常委,包括黨校校長張桂芳、組織部長何長江、宣傳部長林森竟然也都相繼點頭。隻有駐望江軍分區政委張廣瓊、統戰部長淩誌遠沒有表態,看樣子他們是對這件事並不關心。紀委書記姚桂靜小心望向許立,許立微微搖頭,表示讓她不需要站出來。姚桂靜便拿出記事本隨意的在上麵劃著什麼。

    趙國慶此時卻有些傻了,沒想到事情竟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自己的這項提議竟沒有一個人支持。他此時也明白,就算許立現在站出來明確支持自己,頂多也就是三票,就算盡最大努力,張廣瓊和淩誌遠頂多也就是投棄權票,卻不會再支持自己。如此以來十三名常委,三票支持兩票棄權八票反對,自己想要罷免鄭鈞波人大代表的身份是不可能了。

    就算真的到了人大常委會,僅自己和許立、姚桂靜三人根本不可能拉到足夠的票數,到時隻能是讓自己更加丟人現眼。

    許立坐在那雖然表麵上還是一臉微笑,可心中也是對劉洪濤的強大號召力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個劉洪濤表麵上看已經幾年不問政事,可他一旦開口卻立即得到了幾乎所有人的支持,許立對這位已經年近六旬,即將到站的市委書記也不禁要刮目相看。本以為有趙國慶這段時是的衝鋒陷陣,自己已經看到了望江權力中心的實質,可現在看來望江這水還是渾的很啊,決沒有自己想象那麼簡單。

    麵對大多數常委的支持,劉洪濤依舊那副淡定的神『色』,靜靜的喝了口茶後,道:“這件事就先到這吧,等國慶同誌再掌握了新的線索,再對鄭鈞波采取措施也不急!”

    許立知道這是劉洪濤給趙國慶麵子,如果現在立即對此事進行表決,恐怕就算自己也不會去投趙國慶的讚成票,以免成為眾矢之的。

    趙國慶當然也不會再提起此時,隻是簡單的收拾了桌上的材料,便一言不發的坐在那盯著麵前的茶杯,好像擺在他麵前的不是普通的茶杯而是什麼古董似的。

    劉洪濤卻又端起茶杯,道:“這段時間有不少香港街和江水路的商戶向市委反映,你們公安幹警每天都要進店巡視,已經嚴得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營業,我希望你對這件事向市委作一個詳細的報告。如果他們真有違法行為,你們可以查,可以關了他們,可如果沒有證據,就不要每天派人盯著那!他們也是納稅人,也要維護他們的合法權益!而且現在正是防治非典的重要時期,你們現在的工作重點是嚴查各主要進出望江的路口,防止有攜帶病菌的病人進入望江!”

    

Snap Time:2018-01-21 20:44:17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