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零三章時機成熟


    第三百零三章   時機成熟

    趙國慶看郝偉誌向自己走了過來卻並沒有開口說話,隻是看著郝偉誌,看他到底耍什麼花招。

    郝偉誌離趙國慶還有幾米遠,就笑眯眯的道:“趙局長,真是久聞大名、如雷貫耳啊!我剛聽說趙局長竟然親自來到我們勝利鄉我可就馬上趕過來,想見識見識趙局的風彩,沒想到卻是聞名不如見麵,見麵更勝聞名!”郝偉誌說著已經來到趙國慶身前,想要與趙國慶握手。

    趙國慶雖然已經知道了郝偉誌的身份,可看著這個一臉笑容的郝偉誌卻還是無法將他與窮凶極惡四個字聯係在一起,但趙國慶還是沒有給他什麼好臉『色』,冷冷的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說完根本沒理郝偉誌,而是一揮手,命令所有幹警上車,直接返回市局。

    郝偉誌看著漸漸遠去的警車,狠狠的一咬牙,小聲道:“媽的,你就裝吧,我看你還能裝到幾時!”

    而趙國慶根本沒有時間去理會這個郝偉誌,此時最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讓這些剛剛抓捕的人盡快招供,最好是能將鄭鈞波咬出來。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現在鄭鈞波違法犯罪的證據也已經是越來越多。昨天江寧又傳來好消息,被押在江寧的李大山態度明顯鬆動,已經招出了幾件鄭鈞波的犯罪事實。雖然李大山現在說的都是些不輕不重、無關大局的案子,可這也說明李大山已經快要對鄭鈞波絕望了,而當李大山徹底投降時,恐怕就是鄭鈞波被繩之以法的時侯。

    還有市公安局那些在市紀委被雙規的幹警,已經有幾個人招供了。不過他們都是些普通幹警,並沒有掌握鄭鈞波重要的違法犯罪事實。但隻要有了突破口,其他人招供也是早晚的事兒。

    現在趙國慶最缺的就是一個突破口,隻要有了一個突破口就有理由將鄭鈞波先抓起來。隻要進了公安局,用不了幾天時間,鄭鈞波就會支持不住,到時再加上其他一些證據,早晚會讓鄭多波主動交待出所有問題。而現在這個突破口也已經出現了,隻要今天抓的這些人有人肯出麵指證鄭鈞波就是那個收費站的幕後主使,就完全有理由起訴鄭鈞波。

    當警車趕回市局時,天已經有些蒙蒙黑了。可趙國慶卻沒有時間休息,命令鞏群立即派得力人手連夜審訊這些人,力求找到新的突破口。

    被抓的這些人當中不但有鄭鈞波的手下,更有杜大腦袋和張二的手下,這些人雖然開始還因為懼怕鄭鈞波而不敢隨便開口。可杜大腦袋和張二能包下煤礦,卻不光是因為他們有錢,他們在望江也是有些朋友的。在聽說公安局已經把這些人全部抓起來之後,杜大腦袋和張二可是十分高興,早就知道趙國慶和鄭鈞波不對付,這次可是扳倒鄭鈞波的好機會,這兩人當然不會光看熱鬧,當即派人到公安局給自己手下傳了話,讓他們實話實說,一定要配合公安局辦案。

    有了這三四十人作證,鄭鈞波當時竟也在現場,而且還『摸』過那把槍,趙國慶立即來了精神,馬上讓鞏群親自帶著那把自製的火『藥』槍趕往省廳,要求作指紋鑒定,如果能證實鄭鈞波不但知道這把槍的存在,而且還動過這把槍,就有足夠的理由抓捕鄭鈞波。

    不過猴子等人因為還相信鄭鈞波會來救他們,一時間還拒不配合辦案,一問三不知。其中猴子更是把持槍、開槍的所有罪狀都攬在了自己身上,希望鄭鈞波能說話算數,等自己出來後,好好補償自己。

    省廳的指紋鑒定結果當天就出來了,鞏群拿著省廳給的鑒定報告向趙國慶作了匯報,槍上一共有三個人的指紋,除了猴子的,還有兩個人。按照被抓的人交待,這兩個人正是鄭鈞波和他的表哥魏大海。不過這一切還需要向鄭鈞波求證。

    此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趙國慶也不敢『亂』作主張,立即給許立打了電話,將情況說明後,請示下步工作該如何作,是否立即傳換鄭鈞波配合辦案。如果真的證實槍上的指紋就是鄭鈞波的,是否能立即對他進行抓捕?

    許立想了想,此時鄭鈞波的犯罪證據已經有不少了,除了這次的非法持有槍支外,他私設收費站、組織人私開煤礦這些都可以給他定罪。還有被關在江寧的李大山也交待了幾件鄭鈞波的違法犯罪事實,被雙規的那些公安幹警也有人開始交待與鄭鈞波或是他的手下人互相勾結,共同違法犯罪。不過現在掌握的這些證據還都不足以至鄭鈞波於死地,最重也就能判他個十年八年的,如果鄭鈞波再活動活動,也許就能關他三五年,這顯然不是許立的目的。

    這些與鄭鈞波有關的人之所以不交待,還都在幻想著鄭鈞波有翻身的一天,如果真能將鄭鈞波抓捕歸案,隻要關他十天半月,讓那些人知道後,應該會打破他們的心理防線,徹底交待問題。

    “趙局長,我認為抓捕鄭鈞波的時機已經基本成熟,不過鄭鈞波畢竟還是咱們市的人大代表,如果要對他進行抓捕,還是要征求一下市委劉書記的意見,還有市人大的意見。”

    趙國慶一聽許立同意抓捕鄭鈞波當然高興,自己這段時間的工作沒有白做,隻要將鄭鈞波帶到公安局,趙國慶有把握在三天之內就能找到足以讓鄭鈞波把牢底坐穿的證據。至於征求市委書記劉洪濤的意見,在趙國慶看來不過是走走形勢罷了,劉洪濤早已經基本不過問政事,市人大主任也是劉洪濤兼任的,他應該也不會隨便駁回自己的意見。至於市人大常委會的表決,那還不是市委、市『政府』領導意誌的延伸,有誰敢與市委、市『政府』唱反調?

    “許市長,我明白了,我這就給劉書記打電話,征求他的意見!”趙國慶信心十足的拔通了劉洪濤的電話。

    

Snap Time:2018-04-21 04:31:58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