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零二章現場擒凶


    第三百零二章   現場擒凶

    鄭鈞波對著被看押的人喊完,又將槍塞給了猴子,道:“你也一樣,要是敢『亂』說話,我要了你的小命!你這次要是能全扛下來,頂多也就是個私藏槍支,判個三五年,我每年給你兩萬安家費,等你出來,收費站就由你負責!聽清楚沒有?”

    猴子不住的點頭,他現在已經被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鄭鈞波聽著警笛聲越來越近,也不敢再耽擱,拉著魏大海上了車,向警車相反的方向逃去。鄭鈞波之所以要拉著魏大海一起走,決不是他念及什麼兄弟之情,而是因為鄭鈞波對這的環境不熟悉,需要一個給自己指路的人,不然一頭撞上趙國慶他們,決不會有自己好果子吃。

    鄭鈞波剛走不到一刻鍾,趙國慶便已經率人趕到了鄭鈞波的礦場。而猴子此時竟還抱著槍傻傻的站在那,其他人也一動都沒有動過。

    趙國慶及鞏群在距猴子等人一百多米的地方下了車,兩人一眼就看到了抱槍站在那的猴子。鞏群忙快步站在了趙國慶的身前,來保護趙國慶的安全,同時大聲喊道:“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馬上放下槍投降!”

    不過趙國慶可是久經戰場了,對持槍的猴子根本就沒看在眼。一把推開了鞏群,隨手將佩槍拿在手中,他有把握在猴子舉槍『射』擊的這個過程中一槍擊斃猴子,所以他就這樣舉著槍向猴子走了上去。

    鞏群雖然佩服趙國慶的膽『色』,可心也是暗暗叫苦,自己剛剛上任刑警隊長不過兩三天時間,第一次出警怎麼就遇到這麼大個案子,竟然有人持槍站在那,雖然看那人拿槍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個槍手,可他手畢竟是槍,不是燒火棍啊!就算他不會開槍,可這時要是受了驚嚇,胡『亂』扣動了扳機,外一誤傷了自己,那自己死的該有多冤啊!

    可看著趙國慶大步流星的衝了上去,自己要是不上去,恐怕回到市局自己這個新上任的刑警隊長就得立即被拿下。鞏群咬了咬牙,終於下了決心,豁出去了!也掏出了佩槍衝了上去,而且一路上還盡量掩護著趙國慶。

    兩人一直衝到猴子身前時,抱著槍的猴子也沒有作出任何動作。趙國慶一個箭步衝上去,一腳將猴子懷中的槍踢飛,這時鞏群才終於長出了口氣,隨即將傻站在那的猴子一個擒拿按倒在地。

    可剛把猴子按倒,鞏群就後悔了。直到這時他才發現,猴子的褲檔竟然已經濕透了,而且散發著惡人的臭味。這家夥竟然早在鄭鈞波把槍塞進他懷時,就已經被嚇得『尿』了褲子!

    趙國慶見鞏群竟也衝了上來,而且還處處做出掩護自己的動作,對他也十分欣賞,拍拍鞏群的肩膀道:“鞏隊長,不錯,還有幾分本事!”

    鞏群雖然按著已經『尿』了褲子的猴子,聞著他身上的『騷』味,可得到了趙國慶的讚賞,自己總算沒有白辛苦,剛剛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了,笑著回道:“比趙局長我可差遠了,剛才要不是趙局長一下子衝上來,我恐怕還站在那兒猶豫呢!”

    趙國慶點點頭,看了鞏群一眼。對這種能說真話,敢說真話的下屬趙國慶還是十分滿意的,雖然有些小瑕疵,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最起碼他在看到自己衝上去時,不也跟上來了嗎?如果他連想都沒想的衝到自己前麵,自己反而會認為他辦事魯莽,不堪大用。

    其他幹警看到局長和隊長都不顧危險的衝上去,他們就算 再害怕也不敢站在那看熱鬧,早就跟在後麵衝了上來。在趙國慶和鞏群製服持槍歹徒時,他們也衝到了近前,控製了其他人。

    而就在趙國慶和鞏群將這些人都押上警車時,前麵又趕過來一輛略顯破舊的悍馬。車一直開到趙國慶身前七八米的地方才停下來,從車上下來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梳著中分頭,戴著金邊眼鏡,身上穿著一套休閑運動裝,看起來倒是像個知識分子。可跟在他身後下來的幾人卻一個個剃著禿頭,穿著黑『色』小背心,有的幹脆就光著膀子,身上紋龍畫鳳,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趙國慶對這些人是一個也沒見過,可跟在他身邊的鞏群卻是望江人,當年還曾當過刑警隊的副隊長,人頭比較熟,雖然這幾年一直呆在鄉下的派出所,可對這群人為首的那個卻是記憶尤新。鞏群也知道趙國慶恐怕還不認識這些人,怕他一會與他們打交道時吃了虧,忙上前小聲道:“趙局長,那個戴眼鏡的就是鄭鈞波的三姐夫郝偉誌。你可別被他的外表蒙騙了,這人外號眼鏡蛇,惡毒著呢,你可要小心!”

    趙國慶麵『色』如水,並沒有任何變化,不過在他心卻不斷的琢磨,這個郝偉誌跑到這兒來幹什麼?現在望江誰不知道自己與史林、與鄭鈞波勢如水火,他這個鄭鈞波的三姐夫跑到自己麵前找挨罵嗎?

    郝偉誌其實也不想來觸這個黴頭,可剛才鄭鈞波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來看看這麵情況到底怎麼樣了。鄭鈞波是怕猴子一夥人根本扛不住,立刻就把自己招出來,不管怎麼說自己也好有個防備不是。郝偉誌雖然對手下、對敵人狠毒,可卻不敢違背鄭鈞波的話,這倒不僅僅是因為鄭鈞波夠狠,而是因為怕自己的愛人鄭爽知道自己不管鄭鈞波,掉過頭來收拾自己。

    鄭鈞波姐四個,三個姐姐對鄭鈞波可真是溺愛到家了,不管他做得是對是錯,也決不許外人說他一句不是,不然就是不依不饒,也正是因此才養成了鄭鈞波今天的『性』格。

    郝偉誌早就聽說過趙國慶的大名,隻是一眼便認出了他。讓那些跟他一起來的手下都站在了原地,隻有他一個人笑著向趙國慶走了過來。

    郝偉誌的外表確實帶有欺騙『性』,要是不說,誰也不會認為這麼斯文個人竟會是一個礦場的老板。要知道在煤礦討生活的人可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掙的都是買命的錢,特別是這些小礦井,今天下去,誰也說不準還能不能上得來。所以要想做礦場的老板,本身沒有點本事根本就管不住下麵的人。

    

Snap Time:2018-07-20 08:45:24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