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三百章變本加利


    第三百章   變本加利

    而且煤礦一行可以說是暴利,每輛拉煤車至少也能拉個十幾噸,一輛車五十元的過路費不過就是多拉幾鍬煤的事,大家也都沒太當回事,也就都交了。僅是這個小小的收費站,每天過往的拉煤車都在近千輛,收入也高達五萬多元。這可是沒本的買賣,所有的錢基本都是純利潤啊!

    可自從鄭鈞波前幾天給收費站下了個硬指標,讓收費站這個月月末必須得上交二百萬元後,魏大海卻犯愁了。往常每個月收費站隻要上繳一百萬就可以了,剩下的都是弟兄們的零用錢,可一下子要交二百萬,就是自己一分不留,也收不夠啊!

    最 後還是一個外號叫猴子的小弟機靈,羊『毛』出在羊身上!自己沒錢那就找過往的車輛要唄!反正他們誰也不差那幾十塊錢!在那之後,所有過往車輛的過路費就一下子上漲了一倍,每輛車通過都得交一百元過路費。

    這一百元過路費剛收了幾天,魏大海這夥人就嚐到了甜頭,這幾天自己腰包的錢可是直線上漲,按這個速度下去,月末不但給鄭老大交上二百萬沒問題,自己的收入也可以翻上幾翻。更何況那些老板對上漲的過路費沒人敢多說什麼,都規規矩矩的交了過路費,這更讓魏大海等人放心了。

    眼看收入越來越多,魏大海為了慶祝,便帶著手下的弟兄們找了望江最大的酒店,過了一整天紙碎金『迷』的上等人生活,聽著那些美麗的迎賓小姐甜甜的聲音,魏大海他們好像也真的一下子成了人物。

    可第二天回到收費站,大家卻又要在這四下人煙罕至的破地方吃著塵土,大家的心一時間無法平衡,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繼續工作,一整天都無精打彩的重複著收錢、放行的程序。

    天黑後,又有人提議再次進城享受享受。可魏大海看著今天一天的收入,卻隻能搖頭。昨天僅僅一天,十幾個人便花了十來萬多,因為收入增加,偶爾一行還可以,可要是天天去,別說完不成老大交的任務,就是每個月的所有收入都加起來,也不夠大家這麼瀟灑的啊!

    俗話說從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過了一天帝王般的生活,讓大家再蹲在這,沒有人能收得下心。不過魏大海總算知道鄭鈞波的厲害,別看他是自己的表弟,可自己要是敢壞了他的事,他可不會念及自己是他的表哥。所以魏大海強壓著手下弟兄老老實實的在收費站呆了三天。

    可第三天晚上,天黑後,大家躺在大宿舍看著電視,有人便不由得念起那天的享受來,魏大海開始並沒有往心去,可隨著參與討論的人越來越多,魏大海也不由得想起那天吃的大餐,喝得極品茅台,還有那個嬌小可人的小妹妹。

    越想越覺得火氣上升,越想越覺得心如貓撓,別說睡覺了,隻要一閉上眼睛,那天那個嬌小可人的小妹妹好像就在自己眼前走來走去。

    魏大海最後終於忍不住了,猛的站了起來衝出宿舍,跑到外頭用一桶涼水從頭到澆到腳。隨後便踏拉著那雙破拖鞋走進宿舍大門,對著表情各異的弟兄們大聲吼道:“明天過路費加倍!隻要有了錢,咱們再進城瀟灑去!”

    魏大海的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讚成,一時間宿舍歡聲雷動!不過人卻從來沒有過滿足的時侯,第二天真正開始實施時,過路費卻不僅僅是番倍這麼簡單,而是上漲到每噸煤收取五十元過路費,比原來的每車五十元漲了十倍不止。

    魏大海等人如此獅子大開口,惹得過往車輛的極度不滿。可看著魏大海他們每個人都提著鋼管、砍刀在收費站前晃悠,過路的司機當然沒有人敢當麵反駁,都乖乖的交了高額的過路費。

    情況很快就被反映到了各個礦主耳中。這些人一聽都有些怒了,這過路費漲得也實在是太快了,前幾天還是一車五十,可今天卻變成了一噸五十,一輛車至少都要拉十幾噸煤,也就是說過路費也番了十幾倍。這些礦主一噸煤送到各煤站去也隻有一百六七十元而已,雖然這其中的油水還是不少,可要是去掉成本和高昂的過路費,再加上上下打點花去的錢,一噸煤自己竟還掙不上五十,這錢可都是被魏大海他們白白得去了,這些礦主們能甘心嗎!

    而在這片礦區中,除了鄭鈞波外,最大的老板就是杜大腦袋和張二兩人了,兩人的礦場每天都要往外提上千噸的煤,這樣一算下來,一天的損失就是五六萬。按說這兩人雖然也是有錢、有勢力的,可也深知鄭鈞波的厲害,他們本不敢去惹魏大海的,要是往常,頂多也就是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可最近望江有關新來的公安局長要查處鄭鈞波的風聲早已傳偏了望江的大街小巷。杜大腦袋和張二當然也聽說了,二人一直以來就被鄭鈞波打壓著,自己好不容易批下來的礦場,可最好的地方卻被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鄭鈞波占著,這還不算,還設了個收費站來剝削自己。要不是懼怕鄭鈞波的報複,兩人早就與鄭鈞波翻臉了。

    這次因為收費站提高過路費的事情,兩人又湊到了一起,商量如何應對。兩人幾杯小酒一下肚,膽子頓時壯了不少,都認為現在是討回自己應得利益的最佳時機,想必他鄭鈞波應付趙國慶都應付不來,那還會有時間來報複自己。再說自己也不是軟柿子,各自的礦場也都有百多號人,就是真打起來,也不見得吃虧。

    兩人小心計議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各自集結了二十幾個人一起衝向了收費站,準備先給守在這的魏大海點顏『色』瞧瞧。之所以沒把手下弟兄都叫上,就是想先試探試探鄭鈞波的反應,如果鄭鈞波真的沒有還手,那說明鄭鈞波再在真的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那下步可就是大舉反攻,全麵奪回自己的礦場的時侯了。

    

Snap Time:2018-01-22 20:20:54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