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九十九章私設關卡


    第二百九十九章  私設關卡

    “那也不能就由著他瞎折騰啊!我有幾個朋友原先準備到望江投資的,可一看望江現在的環境,已經要打退堂鼓了,而且我還聽說有不少人已經準備把在望江的企來搬遷到周邊市縣,這樣發展下去,咱們望江前景堪憂啊!”鄭鈞波還是不死心的給許立上眼『藥』,希望許立能出麵中止公安局的這次改革。

    “嗯!我會與其他常委研究的,不過一方麵公安局的改革已經開始,也不好再突然停下來,另一方麵也得考慮趙國慶的原因,恐怕改革很難中止!”許立為了安鄭鈞波的心,並沒有把話說死。

    鄭鈞波想了想,也知道以自己與許立的關係,許立根本不可能為他自己而去得罪趙國慶,可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再與許立拉關係,套交情,不然沒等與許立交好,自己恐怕就已經被趙國慶抓起來了。現在能與許立發展到這種局麵已經不錯了。

    “那許市長你忙著,我就告辭了!”鄭鈞波站起來要走,不過臨走前卻拿出一張銀行卡往茶幾上一放,道:“許市長,你剛來望江時間不長,也不知道你還需要什麼,這點小意思請你笑納!”說完不容許立拒絕,便離開了。

    許立看鄭鈞波走了,才拿起那張銀行卡在手中把玩了一會兒,上麵不但寫著卡內餘額有十萬元,而且戶名、密碼也都寫在一邊,隻要拿著這張卡就可以取出錢。“哼,好大的手筆啊!隨便一出手就是十萬元,隻是我可沒有膽子花你這十萬!”許立自言自語道。

    第二天紀委書記何桂靜來向許立匯報關於公安局十幾名幹警被雙規的情況,兩人在辦公室聊了半個小時之後,何桂靜才離開,不過走時也將昨天鄭鈞波送給許立的那張銀行卡也帶走了。

    就在鄭鈞波還在為關在江寧的李大山和被望江紀委雙規的十幾名幹警奔波時,又接到表哥魏大海的電話,他手下最大的斂財機器之一自己私設的收費站又出現了問題。

    鄭鈞波聽到電話那邊魏大海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完,已經急出了一頭大汗,追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波子,杜大腦袋還有張二他們都反了天了,他們手下的人竟然敢衝擊咱們的收費站,弟兄攔他們的時侯,他們還敢打人,我一激動就動了火『藥』槍,已經把他們全給震住了!現在沒事了!”

    “都用槍了,還說沒事?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我不是告訴你們千萬不能用槍,要把槍都藏起來嗎!你們不知道那個新來的公安局長正在找我的碴嗎?你們他媽的這不是要把我往絕路上『逼』嗎?”鄭鈞波一聽魏大海的話,差點沒被氣得背過氣去。

    “波子,這、這不是情況緊急嗎!他們三四十個人圍攻我們,收費站當進值班的就七八個人,要是不用槍,受傷的可就是我們啊!”魏大海還有些委屈的道。

    “受傷?受點傷算個屁!你們要是受傷了,我保證每個人給你要出十萬八萬的,可你們這一動槍,要是傳揚出去,倒黴的就是咱們了!那個趙國慶正盯著咱們呢!”鄭鈞波已經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沒事,來鬧事的人都老老實實的在這兒蹲著呢,消息保證傳不出去!”

    “傳不出去?那你還能養他們一輩子?算了,你先把人看好了,把他們的手機都收上來,別讓他們把消息傳揚出去,我馬上就到!”鄭鈞波說完狠狠的撂了電話,立即驅車趕往煤礦。

    當鄭鈞波趕到煤礦時,遠遠就看見在自己設立的收費站旁邊黑鴉鴉的蹲著一群人。而自己的表哥魏大海竟然還手提著一把火『藥』槍站在一邊,好像生怕別人看不到他的英雄形象。

    鄭鈞波下車後,魏大海就急忙跑過來道:“波子,這些人都在這兒呢,一 個也沒少!”鄭鈞波對著還在向自己表功的魏大海狠狠的踢過去,差點把魏大海踢個跟頭。魏大海一愣,委屈的道:“波子,你踢我幹什麼!”

    鄭鈞波指著魏大海罵道:“你個傻子,是不是生怕別人看不著你有槍啊!是不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在這關了人啊!是不是看那個趙國慶沒把我抓起來你難受啊?”鄭鈞波越說越氣,追上魏大海又是幾腳。

    “波子,別打了,我錯了!”魏大海不但不敢還手,甚至連躲都不躲,站在那硬挨了鄭鈞波好幾腳,隻是苦苦求饒。

    “先把人都給押到咱們礦去,別讓其他人再看見!”鄭鈞波總也不話動,隻是踢了魏大海幾腳就感到有些氣喘。看看蹲在地上的三十幾個人還有一地的鋼管、砍刀,再看看四周負責看押他們的七八人個自己人,鄭鈞波的氣也就消了。看看這個架勢,也怪不得魏大海用槍,隻是這個善後問題卻實在是讓人頭痛。

    魏大海見鄭鈞波不打自己了,忙跑到一邊讓人把這些來鬧事的人押上一輛運煤的大貨車,一起趕往鄭鈞波開的煤礦。

    路上鄭鈞波把魏大海叫到自己車上,問起這次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鄭鈞波沒想到這次的衝突其實最主要的責任竟還在自己身上。

    原來自從前段時間,鄭鈞波有意籌錢跑路後,便命令手下的人每月上交的份子錢都要翻倍。而油水最大的這個自設的收費站當然更是重中之重。

    說起這個收費站,其實就是鄭鈞波仗著自己的勢力,私自在產煤區通往外界的路上設立的一個關卡,又找了十來個小弟交給自己的表哥魏大海帶領,在這對每輛從產煤區駛出的拉煤車,每輛每次收五十元錢的過路費。

    在產煤區大大小小的煤老板也有十幾個,雖說都有些勢力,家錢也不少,可相對比鄭鈞波來說還是差了不少,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所以對鄭鈞波在這設立的收費站雖然有些意見,卻因為害怕鄭鈞波報複,沒人敢當麵提出來。

    

Snap Time:2018-01-23 12:00:02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