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九十七章酒後泄密


    第二百九十七章   酒後泄密

    許立聽鄭鈞波突然提起葛衛梁,當然十分感興趣,畢竟自己來望江上任前,葛兵也曾讓自己留意一下葛衛梁的事。對於葛兵的話,許立一直都放在心上,畢竟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葛兵也沒少幫助自己,如果能借機多了解一下這件事,也算是對葛兵有個交待。如果能找到原盤,那可就是意外之喜了。

    “以鄭大哥的本事要收拾個葛衛梁還不是小菜一碟!大哥究竟使的什麼計,也跟兄弟說說,沒準以後兄弟也用得上!”許立端著酒杯與鄭鈞波碰了一下後問道。

    對葛衛梁使計,讓他再不敢與自己作對,這件事可以說是鄭鈞波的得意之作,隻是這麼多年以來,鄭鈞波卻是從來沒有敢在外人麵前炫耀過,今天一方麵是被許立奉承的有些找不著北了,另一方麵也是酒喝多了,借著酒勁還有什麼也不敢說的、不能說的!

    鄭鈞波又與許立幹了一杯,小聲道:“當年那個葛衛梁仗著是望江市長,根本不給老子一點麵子,老子找了個機會將他灌醉後,又給他施了個美人計,他就老實了,對老子的事從來都是一路綠燈!”

    “就這麼簡單?那個葛衛梁就輕易就犯了?”許立一點一點的引誘著鄭鈞波說出真像。

    “簡單?那有那麼簡單!”鄭鈞波一把摟過許立,小聲的在許立耳邊道:“我還給他拍了段錄像,讓他再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別看他現在調到江南區了,老子一個電話,讓他幹什麼,他還是照樣不敢說個不字!”

    鄭鈞波趴在自己耳邊,口的酒味熏得許立都有些作嘔。不過為了再打探一些秘密,許立隻能強忍著,道:“他都喝多了,還能幹什麼?我就不信他真那麼厲害!”

    “嘿、嘿,他葛衛梁要是有老弟你一半聰明也不會被我耍了這麼多年!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鄭鈞波好像偷了老母雞的黃鼠狼一般趴在許立耳邊道。

    “鄭大哥,你還不相信我嗎!我保證不會再跟第二個人說!”

    “那天葛衛良醉得跟個死狗似的還能幹什麼,別說給他身邊放個小姑娘,就是給他放個仙女他也隻會睡覺!為了給他拍錄像,我可是親自出馬,幫他擺造型,關鍵時刻還得我親自上陣,好在我們倆體型差不多,又隻是照個背影,直到今天他葛衛梁還是被蒙在穀!”鄭鈞波說完又打個個酒嗝,差點沒把許立熏得背過氣去。

    不過今天這頓酒卻是物超所值了,沒想到竟然聽到了這麼個大秘密,原來當年葛衛梁醉倒後已經人事不知,所謂的錄象隻是鄭鈞波和那個小姑娘的傑作,僅有的幾個正麵鏡頭也是鄭鈞波將葛衛梁擺好了勢姿後,那個小姑娘坐在葛衛梁身上故意『露』出痛苦的表情配合鄭鈞波的拍攝。

    如此說來葛衛梁並沒有犯什麼特別嚴重的錯誤。至於後來在鄭鈞波的強迫下幫他辦事,葛衛梁也都能把握著自己的底線,很多事他隻是不過問,任由董陽明和鄭鈞波去發揮,對鄭鈞波許給他的好處,葛衛梁也是分文不要。所以說葛衛梁自己痛苦了這麼多年,覺得對不起妻子、對不起兒子,竟然都是自己在嚇自己。可憐葛衛梁剛上任時滿腔報負,最後竟被鄭鈞波這麼個無賴給整得差點家破人亡。

    這件事既然是鄭鈞波親口說出來的,應該八九不離十,還得盡快告訴葛兵和葛衛梁一聲,讓他們也鬆口氣。

    看鄭鈞波的樣子,恐怕也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情報,許立幹脆又給他倒滿了酒,道:“來,鄭大哥,我再敬你一杯!希望咱們兄弟的感情越處越有!”

    現在鄭鈞波真是喝多了,你就是不敬他酒,他還要四處找酒喝,當然不會拒絕,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三杯下肚後,鄭鈞波眼睛開始『迷』茫,沒有了焦距,五杯酒下去後,鄭鈞波終於趴在了桌子上,任由許立怎麼叫他,也沒有反應,隨後卻開始打起呼嚕。

    許立笑著叫來服務員,讓他們給鄭鈞波安排個房間休息一下,至於這頓飯,雖然許立的錢多得花不完,可也不會主動付帳,還是由鄭鈞波醒後自己解決吧!

    許立到衛生間洗了把臉,便迎著夜『色』出了酒樓,叫了輛出租車回到家中。此時雖然已經快十點了,可許立還是拔通了葛兵的電話,想來葛兵聽到這個好消息後決不會因為許立打擾了他休息而心生不滿。

    葛兵見許立這麼晚給自己打電話,以為望江又出了什麼大事,等許立將事情的原委說清楚後,葛兵那邊半天沒有說話,許立知道葛兵現在的心情也一定很激動。葛衛梁雖說是葛兵的侄子,可葛衛梁隻有一個女兒,早就把葛衛梁當作了自己的兒子。

    本以為葛衛梁這輩子就栽在望江了,就栽在鄭鈞波手上了,可沒想到事情卻突然有了轉機,如果許立說的是真的,葛衛梁至少不需要坐牢了,甚至很有可能還能繼續他的政治生涯,雖然不會有太大的發展,可隻要能維持現狀,就已經能讓葛兵和葛衛梁心滿意足了。

    “小許,這次可真的要多謝你了,要不是你幫忙,小葛恐怕這輩子這這麼完了!不過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還得仔細求證一番,畢竟隻是鄭鈞波的醉話。”

    “葛書記,我倒是覺得這件事八九不離十,俗話說:酒後吐真言嗎!我想鄭鈞波在那個時侯也編不出什麼謊言,再說當初衛梁跟我說這件事兒的時侯也說過,他對這件事兒是一點印象也沒有,隻覺得自己睡了一晚,對別人不相信,對衛梁的話我覺得還是可信的!”

    “嗯,那我先問問衛梁,看看能不能找出一點蛛絲馬跡,如果真的證實那段錄像是假的,我可得好好謝謝你啊!”

    “葛書記,你跟我還客氣什麼,那我等你消息!”說完許立放下了電話,點了支煙,靜靜的坐在床邊等待葛兵的回音。

    

Snap Time:2018-04-27 04:41:17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