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九十六章酒精考驗


    第二百九十六章   酒精考驗

    一直等在酒店大門附近的鄭鈞波看到許立乘車過來了,忙步迎出酒店門口,親自為許立打開車門,扶著許立下了車,才笑道:“許市長您來了,快請進,我已經定好位置了!”

    許立看關鄭鈞波的表情有些好笑,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是七老八十了呢,可自己明明比鄭鈞波還要年輕好幾歲啊!不過現在還要演好他三好市長的角『色』,當然不會給鄭鈞波臉『色』看,所以也裝作十分高興的樣子道:“鄭先生真是客氣了,你可是我們市有名的企業家,你要請客,我能不來嗎!”說著便隨著鄭鈞波一同進了酒店。在進門時,鄭鈞波就好像迎賓一樣,親自為許立推開門,請許立先進,他自己就如同哈吧狗一樣跟在許立身後半步。

    進了包房,鄭鈞波又請許立坐了上位,雖然許立幾次謙讓,可最後在鄭鈞波的堅持下,許立也沒有過於推辭。坐好後,服務員就開始輪番上菜,僅是從菜『色』上就知道鄭鈞波確實是下了功夫的,不說別的,就是那幾隻大鮑魚就根本不是望江這種縣級市的酒店能有的。

    鄭鈞波也惟恐許立不知道自己下了心思,每上一道菜他便介紹一樣,特別是這幾隻頂級的雙頭鮑更是鄭鈞波的得意之作,這可是他特地讓人從省城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花高價買來的,運到望江時還是新鮮的。在酒上鄭鈞波也沒少費力,都是百年的極品茅台。不說價錢到底多少,僅是這份心意就已經十分難得了。

    酒菜都上齊後,鄭鈞波打發了服務員,他親自拿起酒為許立滿上了一杯,道:“許市長,上次見麵鬧了一些誤會,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嗎,這次也是咱們第二次見麵,咱們也就算是熟人了,等下次咱們恐怕就是朋友了!”

    “哈、哈,鄭先生這話可是有些生份了!咱們現在就不是朋友了嗎?”

    “你看我,這酒還沒喝怎麼就說上醉話了,對不起,我自罰一杯,算是賠罪!”鄭鈞波說完端起酒杯一口就喝下了一小杯。

    這次鄭鈞波可是沒安什麼好心,用的都是一兩左右的小酒盅,用這種小酒盅喝酒隻能是一口一個,根本沒有兩開的道理。鄭鈞波是準備仗著自己這麼多年酒精考驗,要徹底把許立灌醉,要從許立口掏幾句實話。如果可能的話,甚至可以也為許立拍一段A片,作為以後兩人合作的把柄。

    不過他這點小心思卻早被許立看出來,隻是說錯一句話而已,那有必要就自罰一杯,他這明顯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激自己也賠他喝一杯。可鄭鈞波千算萬算卻沒算出許立的酒量到底有多少,最後難免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許立一看鄭鈞波一抬手就已經幹了一杯,忙道:“鄭先生,這是幹什麼!咱們朋友一場有那有那麼多講究!算了,我也陪你一杯,咱們可是下不為例啊!”說完許立也喝了一杯,喝完後還特意撇了撇嘴,好像很不適應的樣子。

    鄭鈞波看許立這麼配合自己,急忙道:“許市長真是夠朋友,快吃幾口菜,空腹喝酒對胃不好!”許立對鄭鈞波的熱情顯得十分感激,依言吃了幾口菜,隨後對鄭鈞波點的這些菜讚不絕口。

    兩個人可以說是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打算,不過有一點卻是一致的,那便是勸酒。所以兩人吃了不到一個小時,一桌子的菜沒有下去多少,鄭鈞波準備的六瓶百年極品茅台卻已經下去一半了,也說是說兩人都已經喝了一斤半左右。

    鄭鈞波看著已經是滿麵紅光的許立不暗暗道:這個許立應該是差不多了,現在都已經開始滿嘴跑火車了,恐怕用不了三杯五杯就得醉倒,到時還不是自己怎麼擺弄怎麼是!可他卻忘了,許立從喝下三杯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看似要醉了,可就是不倒。

    許立也不斷的在打量著鄭鈞波,一斤半下去,鄭鈞波的臉卻是越來越白,許立卻已經下了狠心,今天要是不把你鄭鈞波喝得酒精中毒今天這酒就算自己沒陪好!

    轉眼又是兩瓶下去了,兩人都已經喝了兩斤多白酒,要是一般人恐怕早就倒在桌子底下了,可兩人卻依舊跟剛才差不多,隻是許立的臉更紅了,說話的聲音也更大了,而鄭鈞波的臉卻越發的白了,說話的嗓門也一點不比許立小,有時說到點子上,還會與許立爭執一番。兩人聊得熱火朝天,加上許立有意委曲求全,經常都是配合著鄭鈞波,此時鄭鈞波就差要與許立燒黃紙、拜把子了。

    許立暗笑,就你這個小身板還敢跟我對喝,現在已經有些失態了吧,也忘了要把我灌醉了吧!正想著,隻見鄭鈞波卻突然伸手搶過許立手中的酒瓶,還道:“來……,咱們再喝!我……我跟你說,在望江……我說我是他媽的老大,誰敢跟我說個不字!許老弟,你放心,隻要你跟我混……我、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說完又用他那有些發顫的手給自己倒滿了酒,也不再管許立喝不喝,自顧自的一口又喝了一杯。

    許立看著醉態可鞠的鄭鈞波知道他現在已經基本到量了,要是再讓他這麼喝下去,恐怕用不了三兩杯就得醉倒,自己可就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所以許立輕輕扶了鄭鈞波一把,讓他好好坐在椅子上。可鄭鈞波卻依然是不依不饒,伸手又去拿酒瓶子。許立忙搶下酒瓶,道:“鄭大哥,來我給你倒酒!”說著又給鄭鈞波倒上了酒,不過許立卻隻給他倒了半杯不到,免得一會兒鄭鈞波醉得人事不醒。

    鄭鈞波也真是喝多了,根本不知道酒杯是滿的還是半杯,隻是拿起酒杯又倒進了口中。不過他還沒有徹底醉倒,放下酒杯後,還道:“許老弟,你可真夠意思,不像那個葛衛梁,還裝什麼清高,想跟老子作對。老子隨便使個小計,就讓他對我俯首貼耳,再也不敢放一個屁!”

    

Snap Time:2018-01-20 14:54:39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