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九十三章一查到底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查到底

    許立知道,在查處鄭鈞波這群人時必定會牽涉到許多不同級別的領導幹部,所以在辦案時必然要講究一些方法,特別是在剛剛發生的公安係統這起行賄受賄案中更要講究一點策略,而何桂靜就十分符合條件。

    “何書記,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想必你也已經從趙寶剛書記那對我有所了解,對我這次到望江上任的目的也能夠猜到一二,那有些話我也就直說了。我這次到到望江隻有兩個任務,一是徹底查處以鄭鈞波為首的犯罪團夥,將他們這群人一網打盡。二是加快望江的經濟社會發展步伐,讓全市人民過上穩定、富裕的生活。而且我在來之前已經向市委市『政府』的的葛書記和曾市長做了保證,一年內必須完成這兩項任務。而兩項任務中,第一項是基礎,隻要鄭鈞波這夥人還逍遙法外一天,別說發展望江,就是老百姓每天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都無法保障!所以我希望何書記能夠配合我的工作!”

    “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何桂靜嚴肅的道。而且何桂靜也明白,鬆江市委市『政府』能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許立,對許立的信任是不容置疑的,對許立的能力也是十分肯定的。如果在這個時侯自己還不明白應該如何做,那自己可真是白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那這次公安係統行賄受賄的案子該怎麼辦呢?”

    “江寧的趙寶剛書記既然跟你提起過我,想必對說起過趙國慶局長吧,畢竟趙局長可是江寧人,而且還是他趙書記的老部下,趙書記對他可是更加了解一些!”

    “趙書記確實跟我說過趙局長的為人,所以這次的案件我也不相信會是趙局長索賄所致,應該是有人在栽贓!”

    “何書記,我也可以實話告訴你,趙局長是我特地向市委葛書記建議調到我市任局長的。原來的史局長為人如何,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所以望江公安係統的這次改革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是同意的。”

    許立說完這句話特地看了看何桂靜的反應,不過何桂靜卻並沒有流『露』出什麼吃驚的表情,看來趙寶剛早就將自己和趙國慶的關係告訴過何桂靜。

    不過在何桂心卻也因為許立這句話,對許立和趙國慶又高看了一眼。許立竟然能決定望江一名市委常委的人選,由此可見許立在鬆江市委、市『政府』領導心目中的地位。

    許立又接著道:“雖然我和趙局長曾經研究過在這次改革中,必然會有一部分利益受到損失的人搞風搞雨,我們甚至還想趁著這個機會將那些出頭的人一網打盡,盡快恢複公安係統的戰鬥力和幹警隊伍的純潔。隻是我們沒有料到那些人卻是無所不用其極,竟然傳播謠言,擴大影響範圍,把一些本來與鄭鈞波沒有關係的人也牽涉進來。據趙局長向我匯報,現在他們全局中層以上領導幹部已經有百分之七十的人給他送了錢,如果真要一查底,按照政策辦事的話,這些人恐怕都要受到黨紀處分,起碼他們的官職是不保了。人事改革的名單剛剛公布一天時間,就有百分之七十的中層領導幹部被查處、被撤職,你說他們的改革還能進行下去了嗎?公安係統還能形成戰鬥力嗎?到時侯咱們還拿什麼去查鄭鈞波這夥人?”

    何桂靜點點頭道:“公安係統不改革是肯定不行的,不然他們隻能是為虎作倀,根本不可能發揮他們應有的作用。可現在望江公安係統大規模買官賣官、行賄受賄的事兒已經傳遍了全市,要是不嚴肅查處,恐怕在全市幹部群眾中會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所以我認為這個案子不但要查!而且要大張旗鼓、一查到底!”

    對何桂靜的話許立也是一愣,不知道道何桂靜是什麼意思。

    不過何桂靜馬上就作出了解釋,道:“許市長,案子要查,不過卻隻 能由我們市紀委來查,至於到時侯該查誰、怎麼查,隻要你與趙局長商量出一個名單來,我可以保證這些人一個也不會漏網,而且查出來的也決不僅僅是這次的行賄這麼簡單,甚至可以從中找出突破口,也許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

    許立聽後笑道:“何書記,你可真是足智多謀啊!本來是一件壞事,卻被你充分利用起來,讓他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好,就這麼決定了,這次所有行賄的人員都由你們審查一遍,情節較輕的警告一下就可以了,情節嚴重的就由你們負責一查到底!”

    “許市長,你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情辦好!”何靜向許立保證道。

    許立突然又想起來,這件事可是全市的一件大事,自己雖然身為市長,而何桂靜又是紀委書記,完全有權利決定這件事,可不管怎麼說,市『政府』上還有市委,自己頭上也還有市委書記,這麼大的事不向市委書記劉洪濤通報一下可是說不過去的。

    “何書記,現在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恐怕市委的劉書記也已經聽到不少傳言了,咱們是不是應該向劉書記通報一下咱們的商議結果,也聽聽他的意見?”

    何桂靜想了想卻搖頭道:“許市長,你剛來望江時間還短,對劉洪濤書記還不了解。”

    許立聽了卻是眉頭一皺道:“怎麼劉書記難道與鄭鈞波他們還有牽連?”

    “這倒不是,隻是劉書記至從五年前孫子意外走失後,『性』情大變。當時劉書記可是動員了全市的力量找人,可找了近半年卻一直沒有下落。可能是他覺得他堂堂市委書記卻連自己的孫子都找不到,有些心灰意冷,從那以後對工作就不再那麼上心了,不然鄭鈞波一夥人也不可能在望江搞風搞雨,如此囂張。就連年前在站前發生的槍擊案,鬆江市委、市『政府』下了那麼大的力度,要徹查此案,我聽說劉書記也是無動於衷,甚至曾說過,如果案子真破不了,他願意承擔全部領導責任,就是被免職也無所謂。”

    

Snap Time:2018-06-19 12:23:32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