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二百九十二章拉孿作


    第二百九十二章   拉攏合作

    何桂靜首先將史林和姚金銘分別向自己反映公安係統大規模行賄、受賄的事情向許立作了簡要匯報,最後道:“許市長,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市委、市『政府』又是什麼見?”

    許立到目前還不想暴『露』自己,所以沉思片刻後道:“何書記,這件事情我想先和董副市長溝通一下,然後再給你答複!”

    電話那邊的何桂靜聽後,半天沒有開口,過了半響才聽到何桂靜輕笑道:“許市長,不知道你跟江寧的縣委書記趙寶剛熟不熟?我和他可是老同學了,可是沒少從他那聽說你的事兒!”

    許立聽了可是一愣,沒想到何桂靜竟然還認識趙寶剛。趙寶剛對自己可是了解的很,自己當年在江寧上山擒匪,後來又大鬧省紀委調查組,趙寶剛可都一清二楚,要說自己現在變成了三好市長,成了別人的應聲蟲,別人也許會相信,可趙寶剛要是聽說了恐怕會笑掉大牙!

    何桂靜見許立一下子沒了聲音,道:“許市長,要是電話不方便的話,我馬上到你辦公室去,當麵向你匯報情況!”

    許立暗自歎了口氣,看來自己瀟灑的日子已經到頭了,本想把趙國慶推到最前麵,而自己則隱藏在背後,等到關鍵時刻再給鄭鈞波一夥人致命一擊,可現在既然何桂靜都能通過趙寶剛了解到自己的情況,那別人當然也能通過各自的渠道找到相關信息。前段時間之所以沒有人識破自己,不過是因為自己來的時間還短,打了這些人一個措手不及罷了。可要是再繼續裝下去,恐怕會事得其反,成了別人眼中的小醜。

    “那好吧,你到我辦公室來,咱們商量一下這個案子的處理辦法!”

    何桂靜此時卻在暗暗感激趙寶剛,如果不是前段時間在鬆江遇到趙寶剛,聽趙寶剛說起許立的事情,恐怕自己現在也會以為許立不過是個來渡金的高幹,根本不會把他放在眼。就算是聽了趙寶剛的敘述後,何桂靜也是半信半疑,她不相信許立如此年青卻會隱藏的這麼深,幾乎是把望江幾十萬幹部群眾都蒙在了穀。所以這次何桂靜才會第一個打電話向許立匯報,就是想看看許立是不是真如趙寶剛所說的那樣大智若愚!

    當何桂靜趕到許立的辦公室時,許立早已等侯多時,兩人客套了幾句後,便直入主題。

    “許市長,這次公安係統人事變動從一開始就在全市傳得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局長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全麵整治公安係統,給望江市民一個交待,是個好幹部。可也有人說天下烏鴉一般黑,趙局長是借人事調動之機大肆收取賄賂,是個貪官。連我都聽到傳言,說趙局長在這次人事調動時為各個職位明碼標價,農村進城,至少一萬,副股級每人三萬,正股級五萬!現在如果咱們不能盡快給全市廣大幹部群眾一個交待,恐怕事情會更加麻煩!”

    許立聽後卻隻是一笑,並沒有給何桂靜一個明確的答複,而是道:“何書記與江寧趙書記是什麼時侯的同學啊?”

    何桂靜明顯被許立的話嚇了一跳。現在正在研究案件,許立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不過何桂靜還是回答道:“我們是大學同學,畢業後也一直有聯係。”

    “噢!”許立點點頭,突然抬起頭望向何桂靜,冷靜的道:“何書記,既然你與趙書記是同學,而且也聽他提起過我,對我來望江上任的目的,應該也能猜到幾分,隻是不知道我能不能信任你?”

    在何桂靜沒來之前,許立就已經暗自盤算了半天,趙寶剛的為人自己是了解的,雖然有會有些勢力眼,當年要是不是因為自己有與範傑的關係,趙寶剛也不會那麼重視自己。可這也是官場上的常情,畢竟黨委『政府』的公務員多如牛『毛』,如果個個都照顧那還不『亂』了套。而其他方麵不管怎麼說,趙寶剛都可以算得上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好領導、好幹部。

    而趙寶剛也不是個不知深淺的人,既然他能與何桂靜說起自己的事,那說明趙寶剛對何桂靜還是比較信任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既然是趙寶剛的朋友,想來何桂靜也不可能壞到那去。而自己現在在望江除了趙國慶卻再沒有任何朋友,如果能拉攏到何桂靜,確實能幫上自己不少忙。

    更何況剛才自己也已經向趙寶剛求證過,這個何桂靜確實是他的老同學,而且趙寶剛也承認是他對何桂靜提起過自己,同時趙寶剛對何桂靜的評價也很高,畢竟一個女人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其中的艱辛的確比男人要多十倍。所以許立幹脆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問何桂靜。

    何桂靜卻被許立的話嚇了一跳,從政這麼多年,與各種級別的領導都打過交道,可從來還沒有見過這麼直接的人。看著許立望向自己的眼神,查過大案要案無數,見過犯罪份子無數的何桂靜還是被許立的眼神震懾住了。

    當初趙寶剛跟自己說許立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自己還不信,今年看來趙寶剛說的一點沒錯,至於三好市長的稱號,隻能說許立隱藏的太深了。

    不過怎麼回答許立卻又難住了何桂靜,難道自己直說,你可以信任我?這也太直白了,而且沒有任何說服力。所以何桂靜低頭想了片刻,才抬起頭迎上許立那犀利的眼神,道:“許市長,我以我二十六年的黨齡向你保證,我從事紀檢工作以來,不敢說沒有放過一個壞了,可從沒有冤枉一個好人!至於能不能信任我,那就看許市長的意思了!”何桂靜並沒有直接回答許立,不過她的話中卻透『露』出一個意思,那就是我何桂靜始終堅持著黨的紀律和黨的原則。

    許立對何桂靜的答案非常滿意,僅從剛才一句話就可以看得出,何桂靜不僅僅是一個優秀的領導幹部,更是一個頭腦反應靈活,作事說話也能夠講究一些方式方法的人。

    

Snap Time:2018-07-19 21:42:58  ExecTime:0.212